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历史军事 -> 本相在此有何贵干

第七十四章 赔罪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儿香蟹居生意尤其的不错,趁着过年估计又是一大笔进账,陈大相感觉自己在那儿有点儿碍事儿,所以拿着秃黄油端溜溜逛一圈儿就回府了。

    感觉这过年的气氛,天下都是一家,见到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笑盈盈,难得的舒心。

    躺在后院椅子上晒太阳,边上一堆瓜子儿花生果脯,日子倒是真的舒服。

    这古代空气没污染,呼吸间都是浓浓的太阳味儿,就像晒过的被子,一钻进去就一股暖洋洋的气息。

    “求您帮个忙,让我们进去见一面丞相大人……”

    “是啊,犬子此事确实是有错,我们是专程来赔罪的,求管家通融一下吧!”

    “没错没错,管家,这是上好的野山参,您留着补身子,我们不会告诉丞相大人的……”

    “不不不……我不能收,我不能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捣乱的话我马……”

    一阵声音嘈杂,端的是从墙外传来,陈大相无奈揉揉耳朵,真是想听不到都难。

    他们也忒过分了点儿吧,不知道我管家是老实人,不能欺负老实人不知道吗?

    左右瞧一眼,边上有梯凳,陈大相搬过来爬上去一看,顿时笑了——

    哟呵,这会儿想起来了吗?还以为老子和儿子一样嚣张呢?

    “喂……”

    陈大相歪坐在墙头上,遥遥一声喊,算是帮管家给解了围,不然忠心耿耿的管家非得被他们给烦死。

    声音一出,一伙子人都盯过去陈大相的方向,管家还没开口,许杰立已经仰头怼回去:“你谁啊!看热闹的一边儿去!”

    管家在边上默默退了一步,怕自己被这位的低智商给传染了。

    别人都是吃一堑长一智,这位倒好,脑子长到嘴上去了。

    边上跟着的其中一人盯着陈大相半晌,脸色忽的一变,当场就一个扑腾给许杰立按到地上:“快!快给丞相大人道歉!”

    “他……”

    许杰立正想说这人怎么会是丞相,毕竟丞相哪儿有爬墙的,然而脑海里闪过今天撞到的那人——

    明显,好像,是有点儿像……

    神色明显多了几分慌张,虽然平常嚣张跋扈,但这位可是丞相大人。

    对方一句话,管自己有没有错,那小命儿都是留不下的。

    “对……对不起……请丞相大人恕罪……”嘴里囫囵出声,听着不太熟练,估计因为道歉次数屈指可数的原因。

    “求丞相大人恕罪,犬子知错了,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犬子这次吧!”

    边上许洪呈也是跟着一跪。

    一句犬子倒是让陈大相知道了这就是传说中,许家酒楼的许家父子,然而另一位……

    转过去眼神,瞧向之前开口的那位,总觉得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脑子有点儿抽抽,这怕不是老年痴呆的前兆。

    倒是那人像瞧出来陈大相的想法,恭敬一拜开了口:“丞相大人,此处人多眼杂,要不我们进去说吧……”

    他们刚才就是凑巧在这儿遇到了管家,所以趁着前后没人,打算在这后巷密谋一下。

    结果好巧不巧,竟然直接撞在了枪口上,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陈大相瞧一眼巷子口好像有人好奇往这边看,似乎是瞧着这儿动静奇怪,半晌点了头:

    “行吧,管家带他们进来吧……”

    “是,老爷。”

    管家点头,带着外面三人往正门口走,陈大相这才下去梯凳,让人多搬了几张椅子出来。

    不多时间就见到三人紧张兮兮的进来,许杰立越走越紧张,远远的就能瞧见额头冒汗。

    陈大相忍不住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这人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咋知道有一天会不会惹到惹不起的人。

    然后你就栽了。

    “坐吧!”陈大相躺在摇椅上随口道。

    许杰立正要坐下,却被自己老爹一脚给踢到一边:“跪着,你还有脸坐吗?”

    “……”悻悻瘪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许杰立也是个人精,跪着就跪着,动作干脆利落。

    许洪呈这才转头腆着脸笑:“丞相大人,我已经教育过犬子了,他是因为初来睦疆城,所以太高兴了,惊扰了丞相大人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呐!”

    “是吗?”陈大相抬眉笑笑:“我听说你家这位公子,经常在这睦疆城中横冲直撞,反正出事儿就赔钱了事,你这个父亲当得也是不错嘛!”

    “这个……”

    许洪呈一时语塞,喉头滚了滚:“不是不是……这都是误会误会……”

    “你是说,撞着我这事儿,也是误会吗?”陈大相一抬手直接打断了许洪呈一句话。

    “不不……”许洪呈登时一阵紧张,自己说着说着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之前听说香蟹居在打听自己儿子的事情,尚且还没觉得怎样,直到清楚这香蟹居背后竟然是丞相大人。

    许洪呈才惊觉事情大条。

    忙着问自己儿子咋回事儿,也就是说刚才路上好像撞了个死老头。

    然而,一番打听之后,终于确定了自己儿子撞了的是什么人……

    许洪呈只觉得后悔,后悔之前没好好管教自己儿子。

    现在闯出来这等天大的祸事,掉脑袋都是轻的,只盼着丞相大人能网开一面,都是他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请丞相大人放心,这是最后一次,这许家少爷顽劣不堪,这次将他带来睦疆城,也是为了让他进入巡捕营历练,在下一定好好管教,定然不让他再出现这种事情。”

    正在许洪呈语塞之际,边上那个年纪相差不太多的男人开了口。

    满打满算的一句话,让陈大相面露疑惑:“巡捕营?”

    “在下巡捕营营长董怀成,和许家父子是同乡,所以会照顾一些,此事丞相大人若信得过在下,可以交给我。”

    既然话已出口,也就不在乎多说两句,董怀成还真打算大包大榄,把这事儿给装自己兜里面。

    陈大相笑笑没说话,真当自己是个傻子吧……明眼人都瞧得出来这三人的关系。

    同乡吗?可不止同乡那么简单?

    “大人,不如今日去酒楼一聚,就当做赔罪如何?”董怀成试探性开了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