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法医神探章桐

正文 第二章 吞噬 第二节灰烬里的答案 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

    一个死人是不可能活过来的,除非她根本就没有死。

    看着眼前这张毫无表情的脸,章桐可以立刻确认上面绝对没有被覆盖任何种类的硅胶面具,而这双冰冷的眼睛,让她恍然大悟,随即轻轻出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齐媛媛,死的是邹小琴,而你根本就没有死。”

    对方没有说话,算是用沉默认可了自己的身份。

    章桐的视线顺着对方的手臂看过去,这把刀,刀刃长度在八公分左右,上面有道细细的凹槽,刀背却非常薄,不到一公分,所以能够轻易地就刺透自己的肝脏,虽然外部伤口会非常小,但是自己却会因为血管大出血而死,确切点说这并不是一把刀,而是一把刺,一把能够用来杀人的军刺。

    “这就是你用来杀害黄法医的凶器,对不对他可是你的丈夫,你怎么能下得去手”章桐皱眉看着她,自言自语地说道,“等等,江城的火灾现场那天我也在,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到的放火的人并不是你,难怪他被抓的时候在不断地说没有杀人,只是放了火而已,当时,却并没有人相信他语无伦次的话,人们都被愤怒的情绪所包围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茫茫人海中,无论你做了什么,很多人反而会视而不见。”

    “你错了,我不是故意要杀他的。”齐媛媛平静地说道,“事后,我也自责过。”

    章桐一阵冷笑:“自责你真要是自责,你为什么不投案自首为什么还要杀害黄法医的助手等等,你们的病历,难道是被换过了死者明明患有脑瘤”章桐的思绪一片混乱,她不安地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冷冰冰的女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她是个好人。”齐媛媛眼中的泪光转瞬即逝,“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把邹小琴的东西交给我,我们两清。只要你不说出我的事,我就不会伤害你。”

    “她没有给我留下过任何东西,我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一个多礼拜了,一个死人是不可能给我东西。”章桐果断地说道。

    显然齐媛媛并不相信她说的话,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推翻,便沉声说道:“你现在带我去解剖室,我要看看她的尸体。”

    “这不可能”章桐脸色沉了下来。

    正在僵持之际,走廊那头传来了脚步声,齐媛媛皱眉说道:“我还会来找你的,即使找不到你,我也会去找李医生,他可是个很善良的好医生,从不会让人失望呢。”说着,她轻轻一笑,便灵巧地爬上走廊的大玻璃窗,跳窗走了,身形很快便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出于安全考虑,章桐没有去追,因为只要位置对了,齐媛媛手中的那把刀子是足够可以夺人性命的,所以她不能冒这个险。

    很快,脚步声在离自己不远处停了下来,是童小川,他看到章桐站在窗口发呆,不禁有些意外:“章主任,你还没下班”

    章桐转头看他:“童队,你怎么来这”

    童小川晃了晃手中的备用钥匙,那是解剖室所独有的,嘿嘿一笑:“我以为你下班了,就去问安保处要了你这边的备用钥匙,我想再验证一下。”

    “什么”章桐心中一紧。

    “好吧,我想确认下死者齐媛媛的真实身份。”见章桐依旧没吭声,童小川便解释道,“我下午跟你说的黄俊和法医的助手叫邹小琴对不对”

    章桐点头:“没错。”

    “她已经失踪很久了。”童小川紧锁双眉,“江城的朋友通知我说自从黄俊和法医出事后,邹小琴的情绪就非常不稳定,很快,她便主动要求调离了岗位,去了一家研究机构,可是上班没几天,她又离职了,据说也来了我们安平市。我调看过她来到安平后的暂住地周围监控录像,看了两个钟头,终于发现了一个人”

    回想起刚才的一幕,章桐轻轻叹了口气:“齐媛媛。”

    童小川有些吃惊:“你怎么知道”

    章桐伸手一指窗外漆黑的夜色,无奈地说道:“她刚才就在这儿,她没死,死的应该就是邹小琴。”

    话音未落,童小川急了,就要转身去追,被章桐一把拦住:“没用的,她身上带了致命的凶器,而且后面的巷子里老宅子居多,我怕她狗急跳墙。放心吧,她还会来找我的。”

    “为什么”童小川不解。

    “因为她要一件东西,我可以肯定我这边没有她要的。也就是说邹小琴必定留下了很重要的证据,她在凶案现场之所以停留那么长时间,很有可能是就是在寻找这件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死者邹小琴才会在受到致命伤害后,还生存了这么长时间。但是齐媛媛最后还是失望了,因为那件东西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了凶案现场。”章桐转头看着童小川,“童队,邹小琴和齐媛媛都没有被我们警方打击处理过,所以我们的数据库里不可能有她们留下的dna或者完整的指纹样本,她们两人的身高长相年龄都差不多,而案发现场的尸体因为伤在头部,又过了一段时间才被人发现,以至于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辨识,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因为对方是死在那个房间就自然而然地认定死者是屋子的住户,现在看来,是我们大意了。”

    童小川无声地点点头:“我再去案发现场周围看看,同时找老田聊聊,这边就拜托你了,确认下死者的真实身份。我总觉得,江城的这个案子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明白。”章桐心中感到了阵阵的不安。

    夜深了,徐老伯一个人躺在床上,刚有了些睡意,门口却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这个时候会有谁来难道是警察不会啊,都快凌晨了。徐老伯不由得感到有些生气,本想不搭理那略显无礼的敲门声,可是对方却一次又一次,根本就没有停下的打算,这大半夜的听起来,尤其显得刺耳。

    徐老伯从床上坐了起来,还好老伴儿又去了女儿那里,他便下床穿了拖鞋,睡眼朦胧地走过玄关,伸手打开门。

    门外站着一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年轻女人,她笑眯眯地对徐老伯说:“老伯,打扰了,我来拿我放在你这里的东西。”

    徐老伯呆呆地看着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不是死了么”

    年轻女人也不恼,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老伯:“徐老伯,死人就不能来拿寄放在你这里的东西吗”

    徐老伯顿时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手脚冰冷,眼前一黑便向后重重地倒在了地板上。

    “唉何必呢”年轻女人轻轻一声叹息,跨过徐老伯的身体,走进了房间,门在她身后被缓缓关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