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4等钱的杂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文文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如货物一样被赌注而不快。

    她还因为戚炼辰至今念着自己而窃喜,虽然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但这种虚荣感是她无法舍弃的。

    张进在边上神助攻:“大哥,和他打。”

    “好。”孟海东咬着牙,他也有自己的狡诈,反正戚炼辰没说几个人打他一个。

    他怕戚炼辰反悔这就咬死道:“今晚三更,就在这里,谁趴下谁是孙子。”

    “你趴下,就把王文文还给我。”戚炼辰执着的很。

    张进的负面值15,孟海东的负面值10,得不到的果然是最好的吗,张进这狗腿居然比孟海东还介意这个赌注。

    咿,王文文的好感值12,小感动?搞不懂女人。

    戚炼辰一摆手:“这里没你们的饭,滚吧。可别不来啊,你们不来你们就是狗。”

    说完他就进屋了。

    孟海东等也就先走了。

    在路上,孟海东得意洋洋的和张进说:“那个蠢货剑心失败后就露了原形,我说将王文文给他,人家就肯吗?再说了,他说谁趴下谁是孙子,可没说不能让我叫人!”

    张进心想,死胖子你真无耻,口中却道:“大哥英明。”

    因为剑宗的伙食可是很贵的,除非你成为剑宗正式的弟子另说。

    而孟海东家有钱,他得跪舔才有肉吃,王文文则沉默着,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今天来这一趟,可是。。。

    她转头看了看对自己一脸仰慕的孟海东,她和张进其实一样。

    她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侥幸上得剑宗后,生存不易。

    过去有戚炼辰照顾她,她才衣食无忧。

    但戚炼辰不是没用了吗,开启剑心的她怎么能跟着一个没前途的废物呢。

    至于孟海东,等我过三个月,正式成为剑宗外门子弟后就不理他了,目前就先忍着吧。

    孟海东并不晓得自己身边的绿茶心机如海深,他其实在容貌出色的王文文的面前,往往还有些自惭形秽。

    所以他都不敢对她太放肆,生怕惹翻了女神。

    其实他哪知道,他现在就算把王文文摸的蜕了皮,人家都无所谓的。

    他更不知道,戚炼辰这会儿给他留了个纸条后,正挑着水桶假装去打水,其实蹑手蹑脚的下山。

    约你三更来,就为赌只破鞋,你就真来啊?反正我走了。

    爱过,摸过,最后还是路过吧。

    一万年前的那杯绿茶啊,在本仙帝的心中已翻不起任何的涟漪!

    今日寒露,半个时辰后,走到山脚的戚炼辰回望剑宗山。

    这时忽有阵微雨。

    郁郁葱葱的剑宗山被滋润的灵气盎然。

    天上白玉京十二城五楼,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诗里说的白玉京就在此山之巅。

    在凡俗看来,这里就是仙境,在此修炼的子弟就是仙人。

    戚炼辰仰望高处。

    云霞之上红日依旧,于是玉京辉煌巍峨。

    恩师陈落河现在已是剑宗之主,他老人家此刻应该正在修炼吧。

    想到恩师在天界为维护自己,被衍宗的天才夏武雀操纵玄兽朱雀焚烧至死的惨烈,戚炼辰放下了水桶,对山巅缓缓跪下,三叩九拜。

    再抬头已泪流满面。

    守护山门的剑宗子弟惊讶的看着这个仆役打扮的孩子。

    今日值守的外门长老张景湖耳目灵动,依稀听到戚炼辰喃喃低语:“弟子迟早会回山门。。。拜于您的座前。。。斩尽不平。”

    好大的口气。

    可他感觉这个孩子并非口出大言。

    戚炼辰跪在那里在想,夏武雀在杀死恩师后曾在外吹嘘过,他就是在七大宗的试炼场荒野大泽处获得朱雀的,时间就是他初次参加宗门试验时。

    七大宗历代子弟无数,唯他获得如此神物。

    这说明衍宗天眷,他夏武雀也被上天眷之!

    比夏武雀晚了三年出道的戚炼辰再掐指一算,这不正是三个月后,剑宗这批开启剑心的弟子们入门试训那时吗?

    看来符宗客卿这个身份我必须要拿下了。

    因为只有成为客卿,才有机会参加七大宗的试训。

    想到这里,戚炼辰起身便往山门外走。

    来自剑宗外门长老张景湖的好感12。。。。

    嗯?熟人?戚炼辰一愣,一个人忽然拦在了他的面前:“你叫什么?”

    戚炼辰抬眼看去,那个在天界成为自己左膀右臂的张景湖正在自己的面前。

    天人两隔,达者为先。

    飞升之后,人间的一切都会被颠覆,当然除了直系的人伦血脉关系等。

    师傅还是师傅,但师叔却未必还是师叔。

    戚炼辰当年以剑宗之主的身份飞升天界,直接成为内门子弟。

    先他而去的张景湖在天界却只是剑宗外门子弟。

    然后张景湖就成了他的属下,直到最后他成为天界剑宗之主,为人忠正的张景湖是执剑长老,是他的左膀右臂。

    戚炼辰压下思绪,回道:“在下戚炼辰,剑宗杂役。”

    “你这是要去哪里?”

    “回长老,在下因家中有些急事,所以得先回家一趟。”

    张景湖见多了杂役眼看修炼无望退出剑宗的场面,但因为他听到戚炼辰刚刚的喃喃自语所以没有担心戚炼辰这一点。

    相反他对剑眉星目的戚炼辰很有好感。

    张景湖便顺口关心了一句:“可有盘缠,多久能回?”

    戚炼辰心想,咿,你在天界欠我一把灵剑,到我死你都没还,现在莫非是来还债的?

    这厮立刻道:“回长老,在下短则数日长则半载定回剑宗。只是没什么盘缠。”

    来自张景湖的怨念8

    戚炼辰就不开心了,你特么舍不得借钱那你哔哔个什么盘缠呢?

    周遭弟子都觉得新鲜,入剑宗多少年了就没见过这么顺杆爬的杂役。

    长老关心你一下已经是你的福分,你还实打实的说没有盘缠?

    再看张景湖已经在摸兜,然后很尴尬。

    七大宗的外门长老在俗世已能和俗世朝中的封疆大吏平起平坐,你见过高官没事往兜里塞了百八十块的吗?

    来自张景湖的怨念11

    没钱丢人啊,张景湖唏嘘着,但戚炼辰就站在他面前,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