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1付若非的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想孟长江说的话,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妹夫虽然长得磕巴了些,毕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分析起事来严丝合缝,计划也很有执行性。

    王东升走去月下,回想自己青春年少时。

    哎,表妹!其实为兄一直没忘了你啊,要不然为兄怎么会走大皇子的门路调来这里。

    这些年,你为维护我的声誉,单独抚养我儿海东,还要委身一个猪头,真是委屈了你。

    如果将孟海东王东升的相貌比较,两人十足相似。

    外甥像舅嘛!这是正常的。

    “就算为了你和海东,我这次也得做点什么了!”王东升握紧了拳头。

    天快亮起时。

    信义和的码头上忽然然起了冲天大火。

    大火趁风卷起,还将边上的货栈点燃。

    不多时,大批的官兵到场逮捕戚家的管事,消息传出,是户部存放在此的粮食被烧了。

    如果是普通粮食也就算了。

    其中有一库是上供给皇上的来自江南的灵米。

    戚炼辰的父亲戚明远得到消息后大惊失色,做到他这个层次的商人当然有自己的门路。

    但这次他在城主府的关系却没个准信。

    “不必急着对他家动手,要是那样也就太明显了,用拿下的掌柜来攀咬他人,编制出事情来罩住戚明远,到时候一旦动手就不留情!”王东升吩咐心腹道。

    制造,捏造,网罗,再一击毙命。

    作为一个官吏,王东升将自己的手段用的淋漓尽致。

    反正戚家家大业大,人又跑不掉。

    钝刀子割肉才是本事,也才稳妥,一切都为了我儿,王东升想。

    孟长江听说戚明远四处求人无门,在家中哈哈大笑:“他也有今天?居然将皇上用的灵米都烧了,这是用钱能赔偿得了的吗?”

    他随即吩咐手下:“你们出去散播戚明远的儿子戚炼辰,如今剑心未开,已被剑宗山驱逐的消息。”

    “真的?”他手下不信,戚炼辰在洛安素来有天才之名。

    孟长江骄傲的大骂:“当然是真的,你以为那小子是个什么人物,值得我这么埋汰他?我告诉你们,我孟家的种就是比戚家强。”

    他老婆边上暗叹,对不起,老公,孩子其实不是你的。

    下午时,城内就传遍了关于戚炼辰被驱逐,而孟海东成功开启剑心将为剑宗子弟的消息。

    经过一夜的发酵,次日中午,当确定这个消息后,戚明远简直不敢置信。

    但成年人很容易判断出事情的整体情况来。

    尤其他终于摸出王东升和孟家的隐秘关系后。

    他琢磨再三,不由面色灰白。

    是了,皇上的灵米被烧肯定是真的。

    但这件事绝对是孟家在其中捣鬼,然而他们和王东升有亲,王东升自会将这种帽子扣在戚家头上。

    至于他们为何敢这么放肆,做的又如此的激进呢?

    自然是辰儿真的出了状况!

    要是这样的话,我戚家在这等小人营造的罗网中还能有个活路吗?

    此时此刻,换回女装的付若菲正坐在一处房间内。

    她皱着眉头听完所有的情况后,轻声道:“只要他们没动戚炼辰的家人,就先不要参与吧。”

    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颔首:“先观察再说。总之这件事太古怪了。”

    付若非歪着头忽然和他撒起娇来:“我不管,反正戚炼辰是我朋友。要是你不帮他,我和你没完。”

    中年人顿时头大如斗:“知道了知道了。”

    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惊讶,因为这个中年人叫姜志文,是洛安浮世绘的会长。

    同时他也是帝国的三品符师。

    世间修炼者被神王统一划分为士师侯王,每等再分九层。

    不要小看符师这个称谓。

    符修到了师这个级别已能沟通天地灵气凭空画符作法。

    三品符师很低吗?举国仅一王三侯,十九师!

    姜志文确实是其中最弱的一个。

    但他另外还有个身份,他是付若非父亲的徒儿。

    付若非的父亲付四海乃符宗宗主以下第一大长老,符王之下第一人。

    之前付若非调用灵梭就是通过姜志文的弟子做的。

    那么姜志文自然就知道了,小师妹为个男人急吼吼赶来洛安的破事,作为兄长他当然得关心。

    好在询问后他得知那小子不过是阴差阳错吸引了师妹的注意,有点小交情而已。

    但现在,问题有些滑稽了。

    商贾孟长江除非吃了屎才敢诬蔑戚炼辰这样的剑宗外门弟子的名声,他还能说动妻兄一起设计戚家。

    可付若非又信誓旦旦,戚炼辰不仅仅穿着剑宗外门弟子的衣服,还正往这里赶。

    那么这也就该排除了戚炼辰冒充剑宗外门弟子的可能。

    话说,谁敢冒充七大宗的弟子?

    既然两者都可信,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好在一向刁蛮的小师妹这次没给他出难题,只让他护着戚炼辰的家人就好。

    姜志文也就踏实了些。

    但等姜志文走后,付若非脸上却浮现出了点担心。

    她和师兄的分析一样,孟长江绝对不敢说谎,能做到城主的王东升肯定也不傻。

    而她回忆戚炼辰一路上,根本就没出过手,甚至连把佩剑都没有。

    他这么急着赶路都是骑马来的,换做真正的剑宗外门弟子,御剑爬行也比骑马快吧。

    “虽然你叫我兔儿爷,我还是当你是朋友的,不管怎么说,这次我努力保住你家人吧。哎。”付若非已不敢想,戚炼辰冒充剑宗外门弟子的身份被戳穿后的下场了。

    “要不,我找阿爹去帮忙?”

    这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子心中充满了对那个吸引了她的男孩的担忧。

    就在她的这片担忧中,暮色降临。

    戚炼辰则在城门堪堪关闭前冲进了洛安。

    他是故乡的名人。

    七岁能背古诗,八岁能做文章,九岁逛过青楼,十二岁怼晕私塾学究。

    没几年落的清秀俊朗,还被仙长选中带去剑宗山。

    大街小巷的人们都还记得戚炼辰被剑宗外门长老带走时的万人空巷的场面,他们当然也记得昨日起在城内流传的关于戚炼辰其实是个废物的话语。

    但在这风口浪尖,话题里的戚炼辰居然回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