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2智珠在握的亲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万年过去了啊。

    戚炼辰策马踏入久违的洛安城后神思都有些恍惚。

    凡俗人等以为他去了又回,春去冬来也不过区区数月。

    唯有他清楚,自己离家已万载。

    戚炼辰记忆里的父母的容颜都已经有些模糊,这不是他忘恩。

    是时间太久。

    在以百年为闭关跨度的天界中,凡人几十年的生命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花啊。

    更何况,早过了一百个百年呢。

    但戚炼辰踏入洛安城的一刻,就记起了回家的路。

    他策马直往家的方向去。

    沿途有信义和的招牌在风里摇晃,站在门外的伙计们看到大少爷穿着剑宗外门弟子的长袍,无不欢声雷动。

    因为戚炼辰虽然聪慧顽皮却不盛气凌人。

    年纪轻轻的他对人友善亲切,从不居高临下,他能教一个小伙计识字,也能陪老掌柜下棋,所以戚炼辰在信义和很得人心。

    这会儿见大少爷不是孟家那群王八蛋编排的那样,信义和上下都沸腾了。

    有脾气急躁些的在路上就冲戚炼辰喊:“大少爷,孟家编排你坏话呢。”

    “老子就是回来收拾他们的。”戚炼辰叫道。

    马蹄声清脆,城主府的巡街见他的打扮也不敢阻拦,片刻之后戚炼辰就来到了矗立有两尊含珠石狮的戚家大门前。

    沿途信义和旗下店铺的伙计早用昂贵的传音符将这个消息告知了东家。

    戚明远和妻子已带着下人们站着门口等待。

    看到英气勃勃的儿子策马冲来,然后利索下马,额头还有累累的汗迹,戚明远心疼坏了。

    戚炼辰的母亲王静娟更是早一步扑上来要看看儿子的模样。

    戚炼辰下马之后却忽然跪下,喊道:“爹,娘,不孝儿回来了。”

    来得及就好来得及就好,见到安康的父母,戚炼辰心情激荡。

    要是自己此生来过依旧要面临前生的悲剧的话,他宁可入魔也要灭了这无情的人世!

    说完,戚炼辰就将头重重磕在地上。

    戚明远夫妻见状大惊失色,忙扶着他连声问:“辰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哭什么?是不是在外边受气了?”

    这就是爹娘啊。

    哪怕他们正处险境之中,一见到骨肉就顾不得其他,生怕他受到委屈被人欺负。

    见不得他有任何的辛苦受罪。

    戚炼辰感受着扶住自己的双亲的手上传来的温度,努力控制着情绪,挤出笑容道:“爹娘,孩儿只是想你们了。”

    王静娟心中一颗石头落地,抱怨道:“这孩子。吓母亲一跳。”

    戚明远看出儿子似有些不同,又不知道哪里不同,他忍着疑惑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且进去说话。”

    戚炼辰却一把拽住二老:“不忙,现在还来得及。”

    戚明远不由愣住,不懂他的意思,戚炼辰问:“可是孟家对我们家有些不对?城主是不是也有些不对劲?”

    “你如何知道的?”戚明远更意外了。

    王静娟也焦急起来:“谁把这些告诉你的?大人的事你不要操心,总能抗过去的。你只要好好修炼就行,如今你已经是剑宗外门子弟了吧?”

    戚炼辰为安抚父母的心笑道:“当然。”

    王静娟顿时跺脚骂道:“孟家那些人真是缺德,编排我儿名声。。。”

    戚炼辰从刚刚母亲的话里已嗅出不详的味道。

    如今自己回来的事想必也已经传到对方耳朵里,孟家在自己前世既能做出那般举动,此刻定也不会留手。

    念及此,戚炼辰脸色一整:“爹娘,有些事我现在来不及和你们说,不过仙长在我临下山前已有安排,你们现在先随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啊,你才回来你都不洗漱一下。。。”王静娟毕竟是女人,在那里絮絮叨叨。

    戚明远却面色一变,神态凝重起来问儿子:“到底怎么回事?”

    戚炼辰没有犹豫的道:“爹,赶紧随我走万事都来得及。你得信我。”

    这是男人之间的对话。

    能掌握一个庞大家业的戚明远也不是寻常凡俗,听出端倪当即喊门房备车,也让妻子不要再唠叨。

    然后当真就随戚炼辰走,其他一概不问。

    戚明远夫妻和儿子动身前往浮世绘时,孟长江正收到戚炼辰回来的消息,他先意外自己儿子不是说要对那小畜生下手的吗?然后又听说戚炼辰穿着剑宗外门子弟的服装,顿时懵逼了。

    到底不是亲生父子啊,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家那胖杂碎又吹牛皮了。

    城主王东升和他的反应却不同。

    王东升几乎同一时间知道了戚炼辰回来的消息,他也一惊,但很快琢磨出不对来。

    戚炼辰上山才多久,就算开了剑心要成为剑宗外门子弟也得经过历练才可。

    这一折腾最少还有半年才行。

    再说了,剑宗外门子弟衣锦回乡时,还特么骑马?

    他立刻询问目睹戚炼辰回家的兵丁:“他奔马进城时身上可有疲倦之态?”

    “汗流浃背。”

    王东升瞳孔一紧心弦却松了半截,立刻再安排人去查戚炼辰现在的动向。

    当他得知戚炼辰到家后都没进门就叫他父母坐马车往外走,方向似去城外。

    王东升顿时长笑起来,厉声道:“小儿好大的胆子,想必是听到什么不对劲的风头,便偷了剑宗外门子弟的衣服撑起场面,来接他父母逃命。”

    接着他又自得的道:“可惜啊,到底是年轻人,急智有余定力不足。要是你进家门消停半宿,明日逃走,说不定我还真有些顾虑。”

    他随即下令:“封锁四门,查到他去哪里立刻带兵包围并通知我。”

    接着他又和孟长江联络分析以上。

    接盘侠这才恍然,跺脚道:“我弄死这小畜生。”

    王东升是个又做什么又立牌坊的人,喝斥他道:“慎言,戚家犯罪自有朝廷法律制裁。”

    这会戚炼辰带着父母已将抵达城市东南的浮世绘。

    他从远近的巡街和些动静里发现了些杀机。

    “看来这王东升,和孟家真的联手了啊。”戚炼辰琢磨之际识海里浮现几个名字。

    是因为某些人靠的太近了吗?

    所以系统为了区分和确定某种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便做出简要说明。

    来自孟海东养父孟长江的恶意50,来自孟海东生父王东升的恶意20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