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3小鬼难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养父和生父?

    戚炼辰还以为自己感觉错了,他赶紧复读一遍,然后他就迷茫了。

    感情孟海东这货的身世坎坷情节曲折啊。

    有只表哥睡了表妹生出条白痴,接盘的智障不辞辛苦的将他抚养大,白痴就有了两个爸爸一个妈,他们一家人从此开开心心的生活在森林中,系统说的是这个童话吗?

    此时已近天黑。

    大路两侧的路灯已经亮起,但行人稀疏。

    而在路尽头那栋用白石构建,上面刻满玄妙花纹的金字塔式建筑就是本地的浮世绘。

    就如神王原生文明认为的一样。

    这里的文明也发现了金字塔构造的奥秘。

    符宗直接以它为图腾旗号,和建筑模式。

    甚至连符宗总部都和其他门派迥异,他们不选择灵山大川而是用巨石在大雍的中心点上,建筑了一尊高达五百米的巨大金字塔。

    那是天下符修的圣地。

    跟着戚炼辰的城主府卫士见他们抵达浮世绘,赶紧回报但不敢做主上前抓捕。

    借这个机会,戚炼辰直接将马车停在了浮世绘的大门口,脱下外衣。

    然后他请二老和亲自赶车的门房周伯下车,便踏足二十层的台阶往上走。

    戚明远摁住妻子不让她唠叨,他自己也不问,只沉默的跟着儿子。

    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是信辰儿一定在做一件有十足把握,并对家族有利的事。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

    值守的浮世绘实习符士高进是好不容易够到符士的级别线的杂鱼。

    他因为资质太差,还需走一段考核之路。

    修行者的时间是金贵的,既然来个杂鱼,浮世绘的符士们也不介意多用用他。

    一来二去,高进就成了个全勤的门岗。

    能修行的人哪个不是心高气傲的人?

    偏偏门内谁也比他牛逼。

    来访者往往都需他仰视。

    高进只能憋屈着受罪。

    但今天,居然有个毛头小子这个点过来,还拖家带口的,你要干嘛?

    高进再仔细一看,哟,戚炼辰他不认识,戚明远这种凡俗里的名人他却认识。

    凡俗里的名人也是凡俗,高进的傲气就来了:“站住。”

    来自实习符士,校长,高进的恶意5

    戚炼辰很意外,系统怎么还结巴了,四个字的名字?

    这厮有病吗,萍水相逢你特么和我是哪儿来的仇?

    但他不想节外生枝,便客客气气的道:“麻烦校长转告符宗本地考核长老,在下想考核符士。”

    高进火了,校长是什么?

    来自高进的怨念10

    世上真的有他这种货色。

    这种人在弱小时受过的罪,在有实力后不会体谅弱者,相反他会变本加厉的报复不相关的人。

    这是人性里的恶,并会在渡劫时成为修行者致命的心魔。

    心不正,天地不容,还妄想飞升?

    只可惜,世间能达到飞升境地者渺渺,纵有这等歪才能有此境地,灰飞烟灭后他怎么告诫后人?

    要是能侥幸飞升,自然以为这些都是考验,不以为然。

    所以,世间之恶生生不息。

    听戚炼辰说完目的,高进张口就喝斥道:“你把我浮世绘当什么地方了,再说这都几点了?给我退下。”

    说完他还老有气势的狠狠一甩袖子。

    王静娟见状心惊胆战的拉住儿子:“辰儿。。。”

    她本要劝儿子先走,这个人太怕人了,谁晓得高进竟就对她喝骂起来:“这妇人不得在浮世绘门口纠缠不清,要教你儿子滚回去教去。”

    戚明远闻言色变:“你。”

    戚炼辰已瞬间炸毛,劈手揪住这厮怒喝道:“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特么区区一个看门的货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阻拦要考核符士的修者?符宗广招天下英才,上任符王就有旨意告诫门人,但凡有修行者考核,无论何时都需接纳!你哪里来的狗胆敢违背王意?”

    上任符王正是他在天界的好友,所以他晓得这个规矩。

    说完戚炼辰将高进恶狠狠向后一推。

    他是仙帝再世,意志如刀。

    高进被他揪住,对上那双眼时就被震慑的神魂发麻,再被他一推,整个人都跌进了浮世绘虚掩的门内。

    轰隆!

    符士在浮世绘被攻击,自然引动护阵。

    浮世绘的大门前立刻竖起一道屏障,但将戚炼辰包括在了门内。

    王静娟见状不由慌了,戚明远也喊道:“辰儿,先别动怒。”

    “辱我父母,老子打你一顿都是轻的。”戚炼辰却没答应,冲高进又一声痛骂后才回头吩咐父母:“爹娘,你们就在这里等,我去去就回。”

    想想他又道:“爹,无论发生什么,不要反抗,但必须告诉他们,就算杀人也得走朝廷律法程序,你们绝不会畏罪自杀,因为你们无罪。这句话要当众大声喊出来。符宗此处有记录符能记载一切,他们便不敢下毒手。”

    “到底怎么回事啊?”王静娟手足无措着,戚明远安抚着妻子,对儿子道:“好,你好好考,你一定会成的。”

    他现在隐约明白了,儿子的剑宗身份只怕是假的,孟家没有撒谎。

    但家族遇到危机,走投无路后的儿子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出。

    看着儿子坚毅的眉宇,戚明远忽然觉得很欣慰。

    特么的老子被小人坑害的输了又怎样,我就是死又怎样。

    我戚家就是有种,至死都要搏上一搏。

    想到此,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都妻子道:“不要哭了,别丢了儿子的脸。”

    门内的高进这会儿被戚炼辰用话堵的无言以对。

    只能在那里跳脚说他打人。

    戚炼辰冷笑连连,丢出一句:“你这蠢货非要闹的丢人现眼吗?我是你,我就赶紧去禀告。”

    高进想起门口有记录符能监视发生的事,他不敢在纠缠只能含恨去考核室那边敲起灵讯。

    他不知道的是,下面这般动静早为姜志文和正缠着他的付若非看到。

    当看到高进对戚炼辰的母亲出口无礼时,付若非就相当不满的皱起眉头:“这人很不好。”

    姜志文赞同的点头:“此人心性确实不行,但天赋尚可,我本以为还能挽救一二,所以才将他安排在门房处磨砺。谁知他依旧媚上傲下,哎。”

    付若非却说:“什么傲下啊,人家戚炼辰可比他强多了。”

    姜志文苦笑道:“小师妹,你和为兄说老实话,他到底是不是剑宗外门子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