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7戚炼辰有大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王东升的这段话说完,戚明远终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原来事情都被这厮看破了,辰儿麻烦了啊。

    高进则不然。

    他惊喜的问:“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王东升说:“我虽为城主也是凡俗,岂敢信口雌黄诬蔑宗门子弟。此事洛安人尽皆知。”

    “那我可得和长老汇报去。”高进闻言激动的道:“冒充他宗子弟事败,就来我浮世绘,他当我们浮世绘是什么?”

    王东升一笑:“正是。”

    他这就转头正色对戚明远道:“戚老板也是体面人,你家产业走水烧了贡品,事到如今只能麻烦你去公堂一趟,可不要在这里继续打搅了仙长。你看如何?”

    高进则直接破了脸,对戚明远喝斥道:“我还当你儿子是个什么人物,尔等再敢在仙门之外逗留,莫要怪我出手无情。”

    王东升顿觉这厮是个二杆子,但不由期待,要是这厮真出手杀了戚明远他倒省事了。

    他便在边上撩拨戚明远道:“戚明远,人得要点脸,仙长都赶你走了,你还不滚?”

    戚明远却笑了,他能为一方大贾,岂是好欺负的?

    他当即对王东升道:“狗官,仙凡两分,你别把事情往浮世绘身上扯,你要抓我可以。但你千万记清楚了得按着规矩来,但凡有点差错就不要怪我死咬着你一个人不放。”

    说完戚明远又叮嘱妻子道:“什么都不要说,也无需惊慌,此事必有转机,你先随周伯回府等辰儿就是。”

    然后戚明远就独自往台阶下去。

    他发怒时有凛然之威,高进这鼠辈居然愣住。

    而王静娟见丈夫如此镇定,心中的慌乱稍停,周伯上来搀扶她道:“夫人,我先送你回去。万事都有老爷和大少爷呢。”

    王东升却在边上长笑一声,继续吓唬人说:“烧毁贡品是灭族的罪,你们就回去等着吧。”

    王静娟听到灭族两字,终于变色,她忙喊丈夫道:“老爷,怎么会是灭族啊?”

    谁知就在这时,那王东升竟忽对王静娟狠狠一耳光:“贱人,竟敢咆哮仙门?给我拿了。”

    王静娟一个弱女子哪里吃得消男人出手。

    她顿时给对方打的口鼻流血。

    刚走下台阶的戚明远没想到王东升如此下作,他怒吼道:“王东升,此事和我妻子何干?你竟敢。。。。。”

    但这时王东升的心腹已到他身后,几个人七手八脚将他摁住。

    接着就连王静娟都给他们捆绑成个粽子。

    周伯试图阻拦时,也给打断了腿。

    对方人多势众,戚明远无奈之下喊道:“浮世绘对这等恶行都不闻不问吗?”

    台阶上的高进却轻蔑的看着他:“不是仙凡两分吗?”

    一阵夜风吹过,风里忽然传来孟长江的狂笑:“看看这是什么?”

    众人回头,只见孟长江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戚家的马车,这厮现在正拎着件剑宗外门子弟的衣服在那里嘚瑟。

    王东升喜道:“证据确凿!他要是无鬼,为何藏着这身衣服才敢进浮世绘呢。”

    台阶上的高进见状也露出了狞笑,道:“鼠辈好胆。”

    他是修行中人,当然明白他宗一些最起码的规矩。

    何况他自己考核之后不也做看门狗至今都不能转正吗?

    那戚炼辰凭什么能短短三月就成剑宗外门。

    再说要是戚炼辰真是剑宗子弟,他还跑浮世绘来干什么,谁会脑残的一下得罪两大宗门。

    高进这就断定,王东升说的都是真的。

    “那畜生死定了!”高进得意时忽然想起那厮竟还在考核,他就主动和王东升说:“城主且去处置他的家人,我这就和长老禀告去。”

    王东升见他这么配合乐的不行,拱手道:“多谢仙长,要的好,还劳烦仙长通知剑宗,如此那小贼就将逃无可逃。”

    高进这杂鱼似的人物有什么资格代表浮世绘联络剑宗啊,但他满口答应道:“行,我一定联系剑宗通知此事。”

    说完他就往室内去,王东升则带人押解被堵口的戚家两口子往城主府去。

    在路上,孟长江毫不遮掩的对含恨满胸的戚明远讥讽的道:“我看他高楼起,我看他高楼塌,哈哈哈。”

    周遭兵丁等其实都心知肚明怎么回事,但戚明远的口碑哪怕再好,他们又能如何呢,尤其戚炼辰还犯下冒充剑宗子弟身份的大罪。

    王东升比孟长江要藏得住情绪,脸皮也厚多了。

    他没做落井下石的姿态,只大义凛然的说:“戚明远,你们父子竟将仙门律法凡俗律法都犯了个够,我要拿你也是不得已!我劝你老实承认罪过,不然白白受苦又是何必。”

    戚明远口不能言,心中愤怒也只能憋着,风里传来被打断腿的周伯在浮世绘门口的哀声。

    他再看看身侧的妻子脸上的红肿和眼中的泪水,戚明远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

    这时,他忽然想起儿子在进浮世绘之前的交代。

    戚明远不由暗叹,辰儿,你怕是当时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但你哪知道这些狗贼的无耻啊。

    不过他又想,自己的儿子岂是这种无脑之人?

    莫非事情另有玄机?这或者,反而是儿子的一个设计吗?

    琢磨到这个可能,也是家族唯一的生机,戚明远只能暗暗的向漫天神魔和列祖列宗祈祷,保佑他孩儿事无不成!

    这会儿高进已经跑到了考核室的门外。

    但他兴致勃勃的伸出爪子才敲了下门。

    里面就传来声怒喝:“滚!”

    高进并没看到会长和付若非到考核室的一幕,他还以为罗平喜在和他说话呢,他立刻大声解释道:“长老,长老,我有急事。戚炼辰这厮有大问题啊!”

    考核之时,不得打搅,这是规矩。

    这会儿戚炼辰堪堪将符画到大半。

    只见他笔尖生出炫目的灵光,那笔划似颗璀璨流星在淡黄色的符纸上拖曳出美妙的痕迹。

    凝神,沉肘,一个呼吸,符引入纸。

    两个呼吸间,银钩转折再折便将此符中最关键的蓄力部分构建完毕,并精妙的营造了释放环节的起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