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8谁会干这种蠢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到戚炼辰浑然天成似的运笔如飞,身为三品,堪堪要突破四品符师的姜志文竟从其笔划轨迹里发现了一种凌驾于自身之上的韵味。

    他不禁惊喜的想,莫非戚炼辰在符修方面还真有天赋?

    要是这样的话,倒是值得保他一下。

    边上的罗平喜眼界不如他,却也从戚炼辰的气势中感受到了凌驾自己之上的自信沉着。

    尤其空气中土水两系灵力的共鸣稳定异常,他们身为符修都能清楚的感觉。

    他扪心自问,自己在其这个年岁绝无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谁晓得,就在这关键时刻,门竟被敲响。

    罗平喜心中一喜,姜志文已凝声怒喝出口。

    他是符师聚气成线只对外门那人,不会影响到室内。

    可他骂的太简略了,高进这货要弄戚炼辰之心则太过坚决,听到个滚字,高进居然不依不饶,继续捶门嚷嚷。

    姜志文眼看戚炼辰就要完工收笔,又将开创一个记录,他杀了高进的心都有。

    但这个时候室内灵气微妙,有些波动就要影响到了入门符士的创作。

    所以他只能咬紧牙期待奇迹快些出现。

    戚炼辰自然也听到了外边的动静,他眼神一闪心想,我每每完美成功太过明显,干脆借这个机会装个怂。

    众人就见他面色忽然剧变,手腕猛一歪斜,笔尖倾出,已堪堪凝聚的水土两系灵力噗的声散开,将整个符画都扭曲的不成样子。

    放下笔,戚炼辰苦涩的道:“被影响了。”

    外边的高进这会儿竟还在捶门大喊:“长老,戚炼辰就是个骗子,长老。。。”

    姜志文这等符修看到美妙的符画就如见到超级美女一样。

    你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在最关键时刻遇到意外他能不火?

    就连看的目眩神迷的付若非都急了,骂道:“无耻。”

    姜志文直接大步走去狠狠拉开门,高进的手还举着:“长老!”一下打空好险没扑姜志文怀里。

    他一愣,刚要说话,姜志文咆哮如雷:“谁让你在考核之际惊动室内的?你的符宗条例都学狗身上了吗?”

    说着一掌劈去。

    高进见会长面色铁青,刚要辩解。

    姜志文含怒一掌已经打上他的胸口。

    三品符师听着是文化人,却是筋骨强健灵气满身的修行高手。

    高进整个人直接给他劈的倒飞出去十来米远。

    你说一个人得多偏执,才会这么的恨一个萍水相逢没主动惹你的人?

    轰隆声落在地上的高进口鼻都开始滴血了,还鬼哭狼嚎着说:“会长,弟子是好心,戚炼辰冒充剑宗子弟一事已被洛安城主抓住证据,您可不能不察啊。”

    姜志文打他的原因其实就是为了堵他的口。

    以姜志文的智慧只听他之前的只言片语就晓得不好。

    谁晓得高进这厮恨戚炼辰恨的太狠,被打的这样居然还讲出这种话来。

    罗平喜果然逮到机会喝道:“你说什么?”

    他怒视着戚炼辰:“此话当真?”

    与此同时心中杀机明显。

    这种情况下姜志文也只能先等戚炼辰回答再说。

    无需系统提醒,戚炼辰都明白这厮的用心歹毒。

    戚炼辰冷冷的看着他,心想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强要参合进我和孟家的事情中简直是找死。

    他便一字一句的问道:“罗长老,高进那厮是剑宗长老吗?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付若非立刻说:“就是。那个小人分明是信口雌黄。”

    罗平喜闻言却马上问她:“付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其实知道此事?”

    这畜生的用心相当险恶,要是付若非承认知道此事的话,他就能咬住她将事情闹大。

    这样一来,付四海最少能落个管教不严的罪名。

    但姜志文是何等的聪明?他见这厮竟要将师妹卷进来,当即怒道:“罗平喜你以为老夫真办不得你?”

    高进什么都不懂,满脑子要搞死戚炼辰。

    就在边上吐着血叫唤:“就在刚刚,洛安城主搜出了这厮藏在马车内的剑宗外门弟子的衣服。另外全城的人都看到他穿着剑宗衣服跑浮世绘来的。”

    罗平喜立刻逼问戚炼辰:“说,你剑宗外门子弟的衣服哪里来的。”

    然后恶狠狠的向戚炼辰伸出手来。

    付若非急的一步拦住他面前:“罗长老,你没权力替剑宗动手。”

    她到底是关心则乱且经验不足,居然变相承认了对方的问罪。

    罗平喜顿时呵呵起来:“付小姐,我劝你不要自误,这件事关系着宗门之间的关系,你担当不起。你说呢,会长?”

    姜志文脸色难看的摁住小师妹,冷冷的道:“罗长老,他如果冒充剑宗也是剑宗的事,扣押可以,却轮不到我们来处罚。”

    看着他的背影。

    戚炼辰心想他到底还是站在了自己面前。

    虽然他都断定自己有冒充剑宗的大罪。

    这当然是源于付若非的缘故。

    戚炼辰心中一叹,这次老子欠兔儿爷的人情可大了去了。

    罗平喜说:“我不是正要扣押他吗,会长你莫非说是扣押其实要护着他?要是惹起两宗之间的不快,您担当的起不?”

    姜志文不由进退两难。

    罗平喜这就露出得意的笑容,但他刚要继续哔哔,戚炼辰忽然道:“奇怪了,我什么时候承认我冒充剑宗外门子弟了?”

    罗平喜大叫:“你还敢不承认?”

    “你难道还想屈打成招不成?”戚炼辰冷笑着问他:“要是我没有冒充,你准备怎么收场?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在自说自话,简直荒唐透顶。如高进这等蠢货都晓得不能碰的事,你觉得我会去干吗?”

    见他如此自信,罗平喜气势不由一滞。

    地上那傻鸟也愣住了,来自高进的怨念100,100,100

    兔儿爷闻言焦急的道:“戚炼辰,这其中要是有什么误会,你赶紧说出来。我师兄定会为你做主的。”

    戚炼辰当然不会端着。

    这会考核室的门已打开,所以周伯惨叫的声音也从大门外传来,这明显是动了手的。

    救人如救火,因此戚炼辰立刻和姜志文解释起剑宗外门子弟服装的来历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