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24心如刀绞的会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就是人心啊。

    这厮才逃过可能有的报复,就在想更好的结果了。

    他这句话其实是想私了来着。

    戚明远闻言却斩钉截铁的道:“去尼玛的孟长江!老子告诉你,本人概不接受你的任何私了请求,更不会原谅你家的作为。你们孟家上下,我一个都不会原谅!咱们一切都按律法来!”

    聪明。

    心机表暗赞他的处置,如此一来大雍也就不会放过那厮。

    哪怕他有个儿子在剑宗,那也没用。

    因为这是凡人对凡人的构陷,仙门家属身份在凡俗律法中当然会受照顾,可戚炼辰的浮世绘身份是摆设吗?

    外因低消,公理就可以摊牌说话。

    见对方态度这么坚决,孟长江不由哀嚎起来:“何至于,何至于?我都认栽赔偿了你还要怎样?”

    在这种无耻之徒看来,他针对戚家的种种只算是商业操作!

    他的目的只为吞下戚家的产业,现在输了,我就把家业都给你不就扯平了吗?我都倾家荡产认栽了你还觉得不够的话,你也太那个了吧。

    这种货色坑人也好,求脱罪也罢,从来只从自己的角度去想问题。

    他特么也不琢磨下,事到如今还是商业上的纠纷吗?今天要是没有戚炼辰的横空出世,戚家都要家破人亡了好不好?

    周遭人都被他的态度给气笑了。

    戚炼辰看他还这么膨胀,心中极度恼火,这就上去直接给他两大嘴巴子,凑他耳边刺激他道:“告诉你个事,孟海东其实是王东升的儿子。”

    “啊?你,你。。。”孟长江一听这话老激动了。

    戚炼辰见他反应激烈很意外,怎着你其实也早就怀疑了啊?

    孟长江气急败坏的呸他:“你胡说八道,我儿子怎么会是王东升的儿子。”

    王东升遭遇重创后脑子都不好使了,迷糊里听到他这声大喊,便说:“表妹啊,既然他都晓得,我们就认了吧。”

    这尼玛。。。

    孟长江顿时疯了,老子最怕的事竟然是真的?

    嗷!他这就蠕动过去要咬他。

    符修们哪能坐看悲剧发生啊,赶紧拉架。

    姜志文虽纳闷戚炼辰怎晓得人家的隐秘事情的,他又不好问。

    见下面乱成一团,不忍再看再听这等破事的他赶紧挥手让人将这两连襟分开押走。

    可笑的是,这会儿孟长江家的人马竟还在对戚炼辰的信义和各处进行“扫荡”。

    城主府事了之际,符修等见到他们还在为非作歹,都觉得匪夷所思。

    无需姜志文发话,符修们就冲过去将这些货色尽数拿下,另外那些助纣为虐的城主府的兵丁也成罪证,给尽数拿下。

    一时间长街上跪满了刚刚还嚣张跋扈,现在却如丧考妣的罪人。

    洛安的百姓们被这神转折搞的目眩神迷,还是信义和的伙计们先反应过来,欢呼雀跃。

    当戚家的马车驶入城主府又缓缓驶出后,便点燃了沸腾的海洋。

    戚炼辰识海里的负面值暴涨之外,来自信义和上下的好感值也开始飙升。

    陪在父母车边的戚炼辰和熟悉的面孔打着招呼,人群里有人问:“大少爷,你到底是剑宗还是符宗的人啊?”

    “论贱我天下无双,论符我才华横溢,哈哈哈哈。”戚炼辰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轻狂的却不让人生厌。

    站在师兄身边的付若非被他的模样笑的前俯后仰,但远远听到他这嗓子的姜志文却感觉到了什么。

    他苦笑着说:“看来罗平喜这蠢货将他得罪狠了啊。”

    因为他从戚炼辰的话语里感觉不到他对符宗的归属感。

    陆树铭在边上幸灾乐祸的说:“谁叫你什么都喜欢忍着,年轻时候的女朋友忍成人家老婆了,现在的天才又给你忍养的罗平喜得罪死了。我说老姜,要不你再忍忍,回头说不定能画出什么灵龟符来成为符王还不一定呢。”

    “呵呵。”姜志文心如刀绞的强笑着,心机表继续忍。

    其实他刚刚蛮羡慕王东升的,毕竟人家和表妹有个儿子,他却只能看着表妹生下妹夫的崽。

    边上的付若非见他表情大惊:“咿,师兄,嫂嫂知道你之前有过个女朋友吗?”

    姜志文脸一黑,陆树铭也赶紧扯过话题:“罗平喜那边你们到底准备怎么办?”

    “让他自己滚吧。”姜志文一头火的扫了一眼呆在角落里不知在琢磨什么的罗平喜。

    满肚子气的他心想,我倒希望你再跳一跳呢,但这杂碎和老子一样做事冠冕堂皇,回想起来目前实在没什么把柄继续收拾他啊。

    陆树铭却不晓得他的算盘,还觉他怂。

    就在这时忽有一道狂风袭来,堂堂三品符士四品器师竟不能挡。

    再看一个胳膊粗壮满面胡须的红面老头已揪住了陆树铭:“大侄子,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啊,鲁叔。”陆树铭见是家族世交长辈鲁直横,他慌忙喊道。

    姜志文和付若非等见这位鼎鼎大名的八品器师也纷纷致礼。

    鲁直横急吼吼的摆摆手示意免礼,口中道:“刚刚到底怎么了,我看全场狂欢,可是有什么大喜事,你们得到什么好处没有?”

    一群修士心想,这叫个什么话。

    我们为戚炼辰,不,我们为天下公理和修士尊严赶个场子难道还会收什么好处不成?

    来自八品器师鲁直横的怨念200,200,200.。。

    堪堪进屋陪双亲坐下的戚炼辰满脸黑线,这厮谁啊?我特么偷他家大米了吗?

    “辰儿。”戚明远喊他。

    儿子怎么有点恍惚?

    戚炼辰忙回神托词道:“爹娘,你们无事就好,有什么明天再说吧。孩儿奔波数百里又在浮世绘耗费精力,实在有些疲倦。”

    其实何止他,戚家上下谁不精疲力尽呢。

    王静娟大仇得报就够了,她心疼儿子为先,忙说:“你吃点东西就去睡。”

    下人将稀饭小菜端上来。

    王静娟一看不行,吩咐赶紧弄点肉食。

    “吃点这些正好正好。”戚炼辰哪有什么口舌之欲,他如今进食只为身体需要而已,但母亲坚持他也没辙。

    于是在等菜的功夫,他一边先喝粥垫点肚子一边和父母说了个大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