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30上万的恶意针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打着这个主意,戚炼辰也就和鲁直横热情起来。

    两货,一个老来不着调,一个重生的腹黑心机表,居然很快一见如故说的那是个口水四溅。

    半天后,当他们走掉。

    姜志文摸着一头冷汗进屋和师妹说:“你听到没,这个戚炼辰今天可算赚到了。。。你去哪儿?”

    憋坏了的付若非脸红红的急急忙忙往厕所跑,看她去的方向,姜志文哑然失笑。

    他的弟子张明月盘算着五行奥义,昏头昏脑的去方便时正见女扮男装的付若非低头出来,他就没多想,很自然的进了付若非出来的那个门。

    没多久,里面响起几声尖叫。

    戒律房的弟子闻讯赶到时,只见张明月捏着雀雀却比人家菇凉还急呢:“你们怎么进来的!这不是耍流氓吗?”

    罪魁祸首却早跑到了城外,装神弄鬼的搞了辆马车来到戚家大门前:“敢问老伯,这里可是戚炼辰的住处?”

    “您是?”周伯纳闷的问。

    “哦,在下是他的朋友。”付若非努力粗着嗓子,周伯很膈应的看着她:“是吗?”

    没多久戚炼辰出来了,见到这丫头的装扮也很无语:“你来啦。”

    没法热情是不是,你真当我是个傻子吗?

    付若非道:“你什么态度啊。要不是我妹妹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要是你在路上和我说一声,我也能帮你解决啊。”

    周伯等下人在边上听这娘炮口气如此之大都不由收起鄙视,暗生敬畏。

    戚炼辰见她演的入魔却很惆怅。

    谁知就在此刻,他脑海里忽然生出一个巨大的负面值。

    来自五品符士李连璧的恶意10000!

    五品?比姜志文的品级还高的五品符师!

    戚炼辰不由面色一变。

    付若非见状忙问:“你怎么了?”

    戚炼辰忙问她:“你可认识一个五品符师李连璧?我听说他很厉害?”

    “你听说过他?”付若非皱起眉头:“你听谁说的?”

    这丫头怎么抓不住重点呢,戚炼辰道:“你先告诉我,他是谁,这个人怎么样。”

    谁知还没等付若非回答呢。

    他识海里又飘起一个熟悉的名字。

    来自剑宗少宗主陈别江的怨念200,200,200.

    我特么!

    戚炼辰也是醉了,陈别江是他恩师陈落河的儿子,剑宗少宗主,天生正义凛然无脑自负。

    人,是极好的。

    总是,被坑的。

    当然两人感情极好,戚炼辰前世为这弟兄不晓得擦了多少屁股。

    想不到自己重生回来,他还怼上自己了,这莫非是孟海东搞的鬼?

    果然,孟海东的名字接着也闪动起来,大片的负面值送的是没完没了。

    付若非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关心的问:“你到底怎么了?”

    “你先说呢,那个李连璧到底是谁。”戚炼辰不耐烦了。

    付若非也不晓得自己为啥有点怕他发火,估计是给欺负习惯了,赶紧就介绍起来。

    原来这个李连璧是符宗宗主岳惊神的弟子。

    他如今在中豫行省身兼仙凡双职。

    他既是浮世绘本省总会的执行长老,也是总督孙卫东的幕僚。

    关于这点,戚炼辰倒理解。

    仙凡两分是指修炼者不参合凡俗内部的事务。

    但大雍和玄兽帝国之间常年撕逼,这种事修仙者当然不能置身事外,于是七大宗都有弟子在行省级别的衙门里坐镇,既为保护凡俗官吏也为联络宗门,调配双方的资源力量能对外。

    付若非其实还有句没说。

    她不好意思说,那就是岳惊神曾为李连璧向他父亲提过亲。

    只不过她的父亲付四海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女孩子嘛,正在天真烂漫的年龄,感情的天空不容亵渎。

    付若非天生就反感岳惊神这种政治式的提亲行为,因此也反感李连璧这个人。

    而她既想到这种事不由自主就将面前的人和那个可恶的家伙比较。

    比来比去,付若非觉得还是戚炼辰好。

    他年轻,帅气,天赋杰出,还好玩,还傻,都不晓得我哥就是我。

    嗯,要是我。。哎呀,我在想什么呢。

    兔儿爷赶紧掐了下自己,但脸还是红了起来。

    戚炼辰哪知她在脑子里扯这些。

    这时他识海里又闪过一个人的名字:罗平喜的怨念100,艹,这老狗在这儿等着呢。

    戚炼辰顿时恍然。

    李连璧一定是罗平喜怂恿来的,陈别江则是孟海东怂恿来的。

    这两路同时针对自己,只是巧合!

    但戚炼辰也不禁感受到了些压力。

    无他。

    陈别江那厮太轴了啊,从来先入为主,一言不合上去就干。

    他却不好对他下狠手。

    至于李连璧,这个人对自己的恶意竟然达到上万。

    罗平喜这厮到底给他上了什么眼药?

    戚炼辰要是孤身一人也就算了,但现在父母俱在。

    他岂能不考虑他们的安危?

    其中陈别江还好对付,因为陈别江绝对是给孟海东之流欺瞒的,符宗拿出现场证据自然就能让他消停。

    但是李连璧呢?

    看来我要做的事得趁热打铁抓紧时间了。

    拿定主意的戚炼辰这就回去翻箱倒柜找出点好酒,然后往器宗去,兔儿爷屁颠颠的跟着,路上见到糖葫芦还买下来叼着,那双诱人的红唇于是更显得鲜艳欲滴。

    戚炼辰看她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儿态,就提醒她:“别整天像个娘们似的,大老爷们得喝酒吃肉!我看你还是个童子**,不如这样,我找完鲁长老晚上带你去逛窑子怎么样。”

    他其实也是存心装粗鲁,以让这丫头绝望。

    付若非果然惊呆了,你要带本菇凉去逛窑子?

    “你别和我说话。”付若非气鼓鼓的转过身去,顺手将手里的糖葫芦砸出,窗外传来声“汪”。

    来自三岁京巴的怨念1。

    狗一岁如人七岁,戚炼辰一盘算,我曹这狗已经是个小青年了啊。

    边上的付若非脾气发作又开始跺脚,扯靠枕。

    因为她看戚炼辰这口气,之前就常去是不是?你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简直是我符宗之耻。

    她在边上碎碎恨,戚炼辰也懒得管,等车到了九鼎坊门口他就拎着酒跳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