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2月满西楼征人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鲁直横闻言却假正经的很,他还猛摇头:“不能这样,只要超过之前威力就算你赢。”

    “真的?”戚炼辰已经不相信他的人品了,送人东西后总琢磨着要拿回来,这种人有人品吗。

    鲁直横感受到了侮辱,就吹胡子瞪眼嗓门都大了八倍:“你赌不赌吧!”

    要是戚炼辰说不赌他就准备翻脸似的。

    戚炼辰也火了,赌桌上面无父子,何况你个大胡子,这都是你逼我的!

    戚炼辰便说:“你按着图纸打造剑胚,再拿符修的文房四宝给我,咱们这就赌上一把。”

    鲁直横立刻道:“好,一言为定,谁赖皮谁是个孙子。”

    边上的陆树铭实在受不了他,飞快跑出去拿符修的文房四宝来,出门时见只娘炮扒拉在门外,他一愣,付若非忙对他摆手。

    陆树铭直摇头,今天都是什么事,索性也不理这孩子,拿了东西很快回来。

    他回来时鲁直横已经在那里卖弄起打造器械的技巧来。

    到底是大器师,巨大的锤子在鲁直横手中如绣花针似的,他对火候的掌控更是惊人。

    只见能传输灵力的钢材在他手下很快变成个火红的面团,再被巨大的锤子用或是底或是侧面敲打碰撞后,眨眼功夫就成了剑胚。

    “给,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这么牛逼哄哄的,是哪里来的自信。”鲁直横还有心情在那里哔哔。

    显然是觉得自己的宝贝要回来了,心情很好。

    戚炼辰冷笑连连也不回嘴,但脸上就写着“你输定了”的字样,不要说鲁直横,陆树铭看的都来气。

    他就帮他师叔出气道:“戚炼辰,你这是何苦呢,你可知道你手中的方寸灵梭价值几何?”

    “要不我和会长也加点赌注试试?”戚炼辰怼人一流。

    陆树铭顿时卡壳,我堂堂会长和你一个刚入门的符修杂役对赌,那成和体统,你以为器宗人人是鲁直横那个出了名的老不修吗!

    识海里闪过陆树铭的反感200,200,200

    咿,识海里浮现鲁直横的好感500,500,1000.

    大胡子好像预感自己能拿回灵梭,所以才快乐的不得了啊,戚炼辰充满恶意的站在那里心中想,你就等着哭吧你。

    没多久,鲁直横就按着图纸将剑胚打造成功,淬火后他又给剑装上剑镡和可嵌灵石的把柄。

    戚炼辰也没犹豫,接过剑拿起符笔,但加了句:“我现在画符你可别打搅我啊。”

    鲁直横顿时气的胸口是个风箱似的,陆树铭晓得师叔的脾气屁都没敢参合,就在那里冷冷的看。

    只见戚炼辰左手倒持长剑后,笔头二话不说就往剑镡上落去。

    令人惊艳的场面这就出现了。

    只见戚炼辰将灵符主体画好后,随即提起笔尖贴着剑镡狠狠的往下连续三点。

    然后他将剑身抛起,只见淬火后如秋水一样明亮的剑胚在半空,在他的面前笔直的竖着转个半圈。

    恰恰将另外一面呈现他面前。

    戚炼辰提笔在手,左手都不去扶,直接又是一个三连点睛。

    之前一幕两人没来得及细看,剑身就转过去了。

    这次,他们总算看清楚了。

    就见戚炼辰的笔尖落出后,竟有灵光透过剑镡直穿剑胚,准确的贴着引导血槽往下延续。

    明明他是三连点,该有个前后。

    三道浅浅的灵光却齐头并进,一起往下延伸,堪堪抵达漕头停止。

    两面六道两两相对的灵符线,同时在剑胚内融合通透。

    下一秒,铿,大放光芒的剑身落地插入地砖时,竟发出声中品灵剑成器后才有的清鸣。

    此剑已成,只需开刃,便可无坚不摧!

    别的不说,这符,这画符的功力是个还没灵力的符修能搞出来的吗?

    旁观的都在哆嗦。

    “我看你拿什么宝贝赔我。”

    戚炼辰心里嘚瑟着如文豪喝多那样将符笔一丢,单手抓起灵剑,抛动倒持再递给瞠目结舌的鲁直横,眉毛一挑:“长老,试试?”

    “此剑,此符。。。”鲁直横真正的震惊了。

    剑一入手他就感觉出它和之前制式剑的天差地别。

    “此剑一出,当让明月满西楼,照尽万里关山,征人回!”戚炼辰微微一笑,说。

    傍晚余晖照在少年神采飞扬的脸上,屏息观望了半天的兔儿爷扒拉着门框,看着他的鸟,不对,看他这么鸟,都被迷痴了。

    噗——利刃过处衣甲齐平。

    鲁直横犹不死心,拿起边上的一叠钢材,剁!

    再用剑身照着铁锤砸!

    亏他因为师侄在边上看着,没好意思不灌输灵力。

    三番五次后鲁直横强自笑道:“好剑。”

    还有什么好说的。

    灌输灵力后的月满楼,在灵力的输出,在切割的锋利度上,将月满堂甩了八条街不止。

    制式剑在寻常士兵手里要戳五六下才能洞穿一品玄兽的皮。

    一品玄兽的皮也就堪比两个钢锭,这还是因为它有韧性和邪恶的肌肉收缩卸力才这么强的。

    但你再牛逼,你能比得上五块钢锭那么硬不?

    月满楼只一斩,钢锭就两分!

    陆树铭心痒难耐的上前拿过此剑,测试后他一改之前的不信任,激动的冲戚炼辰道:“戚老弟,此剑远超前者之外,制度费用和前者相差无几啊。”

    这才是最重要的,要是花百倍代价,当然能造出好东西来。

    戚炼辰现在是用一模一样的代价造出的东西超越前者三倍不止。

    这才是让见惯好东西的器宗长老和本地会长激动的地方。

    但是,陆树铭很快想到个问题:“那个符真的是你自己构思的吗?”

    “是。”戚炼辰说,不然呢。

    陆树铭和鲁直横有点不敢信。

    但两人转念一想,戚炼辰就算敢剽窃其他符修的设计,他也没这么个途径去搞啊。

    而这件事要是真的话,此子在符修方面的天赋何止是出众了,简直是惊才绝艳才对。

    “我们器宗买了,你说个价。”陆树铭是个果断的人,当机立断道。

    到底是手艺人吃够盗版的苦,所以陆树铭的版权意识很到位。

    戚炼辰却摇头。

    鲁直横在边上有些想岔了,以为他不肯,就拉下脸说:“小子,你什么意思啊?”

    亏他还是八品器师,之前没品也就算了,这会儿还威胁起来了。

    看我等会和你要赌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