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6一定要收他为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戚炼辰主意笃定的道:“现在正好快过冬了,父亲你的朋友中不是有些做棉麻生意的吗,他们肯定有积货是不是?购买棉衣棉被木材木炭,送给穷苦百姓!口头只说,虽然孟家害了你,但你还拿孟家的钱为他们积德。”

    戚明远一听叫了起来:“妙啊,如此一来百姓们反而更晓得孟家不是东西。”

    “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王静娟还没从丈夫又想娶妾的气愤里走出来呢,于是出主意的戚炼辰也倒了霉。

    父子闻声一滞。

    反正事已说完,戚炼辰便提醒父亲道:“事不宜迟,父亲你不如现在就找那些朋友商议,并组织人手。如此一夜之间全城都会晓得你要做个大善人了。”

    戚炼辰确实急,因为天晓得李连璧何时会来。

    早一分准备就能多一份生机。

    之前他得知这厮的庞大恶意后,为何在器宗展现手段呢,还不就是为了防范这厮吗?

    但戚炼辰不确定鲁直横会不会维护自己,毕竟自己是“符修”嘛。

    所以他才有了以上的操作。

    现在戚炼辰只等此事宣扬起来他连夜就会去器宗,找鲁直横商议家族参与器宗货运事宜。

    有之前帮助鲁直横设计灵剑的功劳人情在,想必他不会拒绝。

    更重要的是父亲此举必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好感值。

    要是真的能有剑心果实赠予这回事,他什么都不管就先让父母开启心窍,然后让他们加入器宗再说!

    麻痹的,你符宗的五品了不起啊,我爹是器宗的你敢怎滴?

    当然戚炼辰要他老子赶紧去办事还有个原因就是,他老娘现在坐在那里轴轴的模样,分明是要炸了,要是让老爹还待在家里,只怕明天他都没脸出门。

    那可就耽误大事了。

    戚明远秒懂儿子的孝心,撒腿就跑,王静娟果然扯着戚炼辰含泪说:“你也不管管你爹,你都不护着你娘。”

    “他敢,他敢娶谁我就娶那菇凉的老娘,我让他叫我爸。”

    王静娟听的瞠目结舌后破涕为笑:“还是我儿子好。”

    她也好哄,居然这就没事了。

    这会儿时间还不算晚。

    戚明远如今风头正劲,到哪儿都有面子都得到人的恭维,他的些朋友又都是夜场玩家。

    这个点被一召集,都和家里说戚明远找他们商议事情,很快聚集到了王静娟耿耿于怀的燕子楼。

    戚明远已在那儿了。

    身边还有个眼睛特别媚的菇凉。

    那是他不能娶的银。。。

    “老爷,您朋友们都来了。”菇凉叫潇儿,歌喉委婉身姿妙曼芳龄十六。

    自戚老爷点了她之后她就不抛头露面了。

    这个菇凉除了有进戚家的梦想外也是个有良心的,前几日戚家有事时她也垂泪不少,还拿出积蓄想请人打点,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能有什么门路?

    好在不久事情峰回路转,和她一样大的“戚家孩儿”犀利登场华丽反杀,救了她的身上人。

    戚明远拉着她的手端坐不动,不是他装逼,妈的巴子的这些玩意在自己落难时支支吾吾,这会儿一喊就到这是热情给谁看呢?不是因为儿子的叮嘱他才懒得搭理他们。

    估计是心虚,也因为戚明远现在不是废材的爹了,那些商贾上来时见他拿捏姿态,没有不满反而赔尽笑脸。。。。。

    青楼从来是消息的凡俗里散播地。

    男人喝点逼酒不和身边弟兄或者怀里女人吹嘘几句,都觉得自己今儿这钱花的不值得。

    也就短短半个时辰,戚明远想做的事就通过这些狐朋狗党,和青楼里来往敬酒的些客人的嘴传遍了洛安城。

    连周伯都晓得了。

    隔壁王家的二杆子穿着木屐就跑他面前套近乎:“哎呀,周大爷,您家老爷可不得了啊。”

    “我家老爷怎么了?”周伯不懂,我家少爷不得了才对啊。

    “哎呀,您还不知道啊。”二杆子一顿哔哔说完后,他忽见自家院墙上有个黑影,他就嗷的声冲过去:“谁!想睡我的谁?”

    一看,还好是野猫。

    戚炼辰听完周伯的转述,晓得事情已经开始发酵。

    加上他又收到了李连璧的一窜负面值。

    戚炼辰这就动身赶往九鼎坊。

    他出门时,天空中一道流光闪过,前往帝都的付若非坐在灵梭上回看脚下的洛安城,心想既有恼火,也有羞涩。

    穿帮了啊。。。。好尴尬。

    之前她碍于脸面没好意思和姜志文说,自己目睹的戚炼辰在器宗做的事情。

    但她好歹也是三品符士,最起码的眼光还是有的。

    月满楼的威力证明戚炼辰构造的新符是有效的。

    一个没开心窍的符修,竟能做出这等事!

    如此人才哪里去找!

    我一定要让我爹收了你,我非要做你的师姐不可!

    这丫头信誓旦旦着。。。。

    戚炼辰抵达九鼎坊后,和鲁直横陆树铭说完自己家要做的事和自己的想法。

    这对陆树铭和鲁直横来说其实都不是大事。

    尤其陆树铭已经听说戚明远策划的满城风雨的事情。

    但陆树铭没有上来就一口答应,而是先不客气的道:“你父亲这是要花钱竖口碑吗?”

    戚炼辰晓得瞒不过他们,叹道:“陆会长,我父亲也是不得已。上次孟家联合城主王东升陷害他的事,已弄的我家上下都胆寒。尤其我到现在还未正式踏入仙门,所以思来想去才想找您做个靠山。”

    “器宗的名声不可轻掷啊。”陆树铭也不提符宗,他说着还撇了师叔一眼,他的意思卖人情的时候到了哇。

    谁晓得鲁直横没啥心眼,大大咧咧的说:“你管这么多呢,人家花的银子可是真的。再说了,就他这样的能坏哪儿去?帮了帮了!”

    戚炼辰多贼的一个人,闻言大喜,立刻躬身到地:“那就多谢鲁大师和陆会长了,我明日就让我父亲来九鼎坊签约。”

    陆树铭遇到自己这师叔真是哭笑不得,他此刻要是说不,岂不是反而做了恶人,他只得去扶起戚炼辰,换了套路亲热起来道:“不急不急,既答应你了,就不会返回,你且让你父亲明天将事情做好,到时候我上报时也有个由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