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8宗主听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所以天地很快平息下去,而在戚炼辰的识海内,那神胎的双眼发出光芒。

    这一次,他不再是感受然后才“目睹”,戚炼辰是真正的看到了自己识海里的一切。

    和想象中不一样。

    真正的识海没有天地,唯有一点孤光照耀方寸间。

    人身就如牢狱将他的真我无情的禁锢着。

    好在有枚缠绕法则怀抱精血的银戒,在他眉心出转动,似给他作伴。

    耳!天地间的波动再起。

    鲁直横疯了,什么鬼,这地方邪门怎么着?不对,莫非又如上次天道眷顾那样,就是那小子惹出来的事情吗?他嗖一下跑隔壁,扒拉着窗户看。

    但戚炼辰看上去只是寻常的修炼。

    鲁直横疑神疑鬼之际,戚炼辰的神胎念及:鼻。

    方寸之地有灵气芬芳的味道扑鼻而来,神胎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戚炼辰微笑着看着自己那只晶莹似玉指纹都清晰可见的手,再念:口

    “唯正唯直斩尽天上人间不平事!”神胎大喝一声。

    天地有所感应,从虚空里响起一声滚滚冬雷。

    鲁直横完全懵逼的回看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又回看脸上也露出笑容的戚炼辰。

    “到底是不是这小子?不会吧,不会,别尼玛疑神疑鬼了,一定是其他原因惹的天地波动,都特么五连发了。”

    鲁直横还没哔哔完,戚炼辰的神胎或觉压抑,于是起身,上手撑天下足蹬地用力一分。

    随即又用臂膀往左右狠狠一拉。

    呼啦——天地间罡风大起,吹的八品器师裤衩都倒卷起来,腿毛瞎几把乱抖。

    而戚炼辰的识海却因此被开天辟地,瞬间扩成方圆里许大小的世界。

    那戒指自然而然成为星辰悬于天中。

    戚炼辰这才心满意足的躺下,意念再催生白云草地溪水山林。

    看着天空大地逐渐成型,戚炼辰笑了:“一步成功,如今我已得胎中胎,却还未曾养气筑基结丹,倒是荒谬却又幸运,虽如此还是按部就班再走一遭修仙路吧。”

    他决定以胎中胎再从养气起,滋润魂体,然后筑基结丹。

    虽然戚炼辰以后的修炼要是寻常人的两倍功夫不止,因为他既要练外也要修内,但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而戚炼辰的识海色彩缤纷时,鲁直横总算看到了他身上的一抹不寻常。

    因为这一刻,戚炼辰的眉心忽然绽放出丝毫的神光。

    但人家鲁直横就是不信啊,他一揉眼,这不就没了嘛。

    “一定是错觉。这小子要是有这么牛逼他特么还搭理我?”鲁直横整理好裤衩就又回去睡了,去特么的爱谁谁,老子困死。

    和这个**相比,五百里外剑宗山上的那位大能却不同。

    天地灵动的刹那间,剑宗之主陈落河就从修炼中惊醒,他御剑一跃登上天际按着感知遥看此处。

    在他眼中,洛安区域的天道规则震荡,九天之外凭空而起的雷声如同欢呼。

    随后有七彩光芒冲霄而起,再瞬间落下。

    那边的世界经历足一刻功夫才真正的恢复了常态。

    目睹仙魂在下界养胎初成盛景的陈落河其实也不知真相。

    但他从天地之间的波动中似有所得,然后他清瘦的脸上不由浮现出笑容:“居然是我剑宗的奥义韵味,莫非是我剑宗哪位在外游历的子弟有所大成就吗?”

    陈落河心生欢喜,不过下一刻,他忽然见百里外还有道熟悉的气息。

    这会儿英明神武的少年英豪陈别江正在前往洛安的路上。

    他感受到异常也窜上了天,然后就给他爹逮到了。

    “逆子,你又去哪里?”陈落河吐气开声问。

    已是三品剑王的他,神思到处就有感应。

    “。。。。。。。”陈别江耳边如响起个雷,他顿时灰头灰脸的落下“云头”,侠客梦碎,这下自己跑不掉了。

    是特么谁啊,半夜三更惹这么大动静害的我去看?

    来自陈别江的怨念1000,戚炼辰从修炼中醒来后吓一跳,这孙子半夜三更搞什么东西,怎么又算计上我了呢?

    目睹宗主驾临,蛊惑陈别江出行为自己“声张正义”的孟海东和周小达抖的都成个筛子。

    “杂役子弟在山头上欺辱同门,赶回家后还联合符宗灭了他们家的门第,并抓了城主?”陈落河问。

    换做寻常时候,堂堂剑宗宗主怎么也管不到这等小事。

    但这不是有他儿子参合在里面了吗?

    夜深人静的郊外,陈落河负手而立,脸上都没什么情绪,心中却在想,符宗既晓得这个孟海东开启了剑心,还如此做派,说明此事必定是那个叫戚炼辰的杂役占理。

    到他的境地观人有术。

    陈落河只扫了孟海东一眼就晓得这个肥头胖耳的货色不是什么好东西。

    相貌丑陋不是问题,气质中的戾恶却是多年行为造就的心境养成的,孟海东的品性在他这等大能面前根本无法隐藏。

    这种玩意不去欺负人就是好事了,居然还被人欺负的灭门了?

    且那城主还是他舅舅,呵呵。

    陈落河再看跪在边上瑟瑟哆嗦的周小达,比起孟海东这等杂鱼,周小达已是正宗的剑宗外门子弟。

    也正因为此,他的语气就严厉了几分,道:“周小达。”

    “弟子在。”

    “实情到底是什么?”

    周小达知道个屁的实情啊,但他确实也有点小委屈,这厮就避重就轻说起自己和戚炼辰结怨的过程。

    听这厮说戚炼辰信口胡诌个名字竟能和他碰上,才导致罗长老完全不信任他的。

    陈落河心想简直鬼扯,世上还有这等巧合?

    至于孟海东和戚炼辰的恩怨,周小达表示不是很清楚,他只是出于私怨才参合其中的。

    “算了。”陈落河挥手示意他先滚,周小达如释重负撒腿就溜,跑出半里地才敢御剑爬走。

    看着他的背影,陈落河冷笑。

    周小达虽然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但这种小伎俩对他来说何用?

    陈落河不过是假装放他走,只为单独盘问孟海东罢了。

    令孟海东抬头后,陈落河神思动处,双眼闪出精芒逼迫在他内心深处。

    孟海东此刻就如给人脱光,在九天烈阳下爆嗮似的,剑王的威压岂是开玩笑的,这杂碎不由自主就交代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