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9陈落河训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厮交代说其实是他一直看不惯戚炼辰的优秀,逮到戚炼辰剑心未开便去欺负人家,还抢了人家的女人,然后却给对方耍了。

    接着他又和周小达联合起来写信回家要灭人家满门,甚至都买通了周小达亲自出手。。。

    旁听的陈别江都气炸了,他这个年纪的骄傲少年最容不得欺骗。

    陈落河看到儿子铁青的脸,心中一叹,老子精明一世却生你这么个蠢货,被这等鼠辈一忽悠就去显摆,要是造出什么后果来怎么得了?

    “去将周小达抓来吧。”宗主下令道,陈别江立刻窜了出去。

    心惊胆战逃走的周小达感受到背后电光如梭,他晓得不好,吓得忙落下地求饶:“我错了,师兄,少宗主,弟子错了。”

    “错你阿妈。”陈别江劈手揪住他头上的发髻,就这么提着他往父亲那边回程。

    这时,陈落河已彻底了解了所有的事。

    一个长相出众天赋出众,惜乎剑心未开的少年,聪慧狡诈甚至有些贱贱的形象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剑宗宗主想这等少年才是我剑宗的好少年啊,要是人人都如我儿子那般二傻子似的,我剑宗还如何和衍宗对抗?

    到他这个层次的斗争,满口正义只做好事有屁用,一些手段是必须的!

    戚炼辰明知不敌对手,故意激将约战,找到良机毫不犹豫就先撤退。

    回去后,虽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却联络上符宗,击溃对头家族。

    他这一系列操作的结果是敌死他存,这就是本事!

    另外陈落河认为那小儿还有运气。

    修行者的运气因素不可忽视。

    要不是天地灵动惊醒自己,被两个鼠辈蒙骗的陈别江过去后,必定要给戚炼辰造成很大的麻烦。

    就算有符宗护着那小儿,那小儿的家人呢?

    宗主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那么做,但两个鼠辈要是做了什么也等于是儿子做的啊。

    戚炼辰的家人一旦被这些鼠辈用下作手段害了,以那小子的本事定要死咬住陈别江不放。

    到时候剑宗这脸面可就。。。

    嗖。

    陈别江抓住周小达落在父亲面前,满脸惭愧的请罪道:“父亲,孩儿错了。”

    回来路上他也想到了此事的后果,但他想的其实不深。

    陈落河先没忙着教训他,而是对周小达道:“你可知罪?”

    “弟子错了,弟子再也不敢了。”

    “若没被我发现,你带吾儿前往洛安。”陈落河说话时忽然心中一动,刚刚那阵波动的来源不就是洛安方向吗,此事会不会。。。

    但他想想就摇头,怎么可能呢,那般波动岂是一个剑心未开的小子能惹出来的。

    跪在地上的周小达听宗主的话只说半截,他又不晓得宗主走了神,这厮忽然觉得没动静了心中越发忐忑,就再度哭求道:“弟子以后一定洗心革面,断不敢。。。”

    “本座在问你,如果你抵洛安,准备怎么对付戚炼辰?如实说来。”

    陈落河说着单手摁住了周小达的头颅,周小达立刻痴痴的沿着本心讲道:“弟子到了洛安,一定先鼓动少宗主躲开符宗去找戚炼辰,然后抢在少宗主前面对他就下毒手。”

    “要是找不到对戚炼辰直接下手的机会呢?”

    “弟子就会瞒着少宗主悄悄对他家人下手,引他出来。”

    “如果此举惹起符宗的不满呢。”

    “不会的,有少宗主在,加上那小子剑心未开不过是个废物,符宗地方上的人一定会退让。”

    这厮真是有啥说啥,陈落河冷哼一声将他震昏后看向儿子,这才问他:“你现在知道小人的可怕了吧?你堂堂少宗主好大的威风,我剑宗门第好大的脸面,却不过是这些小人欺辱他人的道具而已。所以人生在世,交友需要谨慎,是非需要明辨,做事更要知后果。”

    “孩儿有罪。”陈别江灰头土脸的道,同时心中暗恨这两个小贼,竟然如此玩弄他,但这厮不知道,在他爹心里,他就是个二傻子。

    好吧,戚炼辰也是这样认为的。

    刚从修炼里退出的戚炼辰忽然收到:剑宗宗主陈落河的好感200,200,200.

    戚炼辰大吃一惊,这个时间的恩师如何晓得自己的名字?

    紧接着:来自少宗主的好感100,100,来自他的愧疚200,200。

    来自孟海东的怨恨500,500

    “莫非恩师发现了別江这二货被骗,查出真相,所以我才有这种感应的?”戚炼辰喃喃自语。

    他继续琢磨,要是这样的话恩师会如何做呢?

    因为戚炼辰晓得恩师对陈别江的期许。

    这会儿陈落河出手将孟海东也打昏,然后叮嘱儿子:“你虽被蒙骗,但还好未造成后果,以后当吸取教训。另外你既参合了此事,那就做到底。”

    “父亲的意思是?”

    “笨,你以为人人像你这么好骗吗,何况是大举出动拿人灭门的举动。戚炼辰这个剑宗杂役子弟,是如何靠什么使得符宗为他这般付出的呢,这其中的缘故你就不好奇?”

    “是是是,孩儿这就去。”陈别江这就要跑。

    “站住。”陈落河继续骂儿子:“毛毛躁躁的东西,我的话说完了么,我夜观天象发现洛安方向有些异常,刚刚那阵天地规则的波动宏大浩瀚,诡异的是其中竟有我剑宗的奥义韵味。所以你此次去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悄悄摸排此事,尽量找出些蛛丝马迹来。”

    “是。”

    陈落河随即又交代他一句:“你要是查出那个戚炼辰确实是冤枉的,你就替我观察下他的品性和资质到底如何。”

    “爹,你这么做的意思是?”陈别江做深思状,试图了解老子的真实意图。

    然,并卵,他想不出啥因此他问。

    陈别江见他又拿出这副聪明在表皮的样子就火大,爆发起来踹他一脚咆哮道:“你老子的意思就是老子说什么你就去做!”

    陈别江屁滚尿流的赶紧飞走。

    看着他的背影,陈落河叹息,儿啊,你飞的倒是像个样子了。

    但剑宗的少宗主岂能成别人的剑,你应该是拿剑的手啊。

    真不晓得你什么时候长大。

    要是这个戚炼辰品性可以天赋也可以,我倒不如让你和他接触接触,这样你多少还能从他身上学点小人物的挣扎之道,体会到平凡出身的不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