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0恩师的念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接着陈落河回宗门时正遇到外门长老张景湖。

    抛开自己儿子卷入此事的原因之外。

    以陈落河的地位去看问题。

    周小达孟海东的行为虽然恶劣,但这等事对他来说毕竟只是小事,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处置。

    于是陈落河就将两人丢给张景湖,简单将事情一说。

    让他意外的是,张景湖听完后道:“宗主,弟子正想择机和您禀报这个戚炼辰的些事情呢。”

    “嗯?”陈落河纳闷了:“你和此子熟悉吗?”

    张景湖就解释了下自己认识这孩子的过程。

    陈落河听他说戚炼辰在离山之前跪对山巅三叩九拜,并信誓旦旦要再回宗门为天下斩尽不平,他有些想笑,那小子癔症了吧,也是,每个少年都有英雄梦嘛。

    但耿直的张景湖见宗主这样不乐意了。

    张景湖正色道:“宗主,弟子开始也觉得这孩子口气颇大简直可笑,但当弟子看到这孩子的眼睛时,就信了!他真的是有这个雄心壮志的,他对我剑宗的热爱也没任何虚假之处。”

    接着他又将戚炼辰在出山后收拾青皮的事一说。

    陈落河闻言也想到了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处,怒道:“还有这等混账事情?”

    “是。弟子开始也没在意,还是那孩子盘问青皮后才听的心惊肉跳的。弟子随即就将此事呈文上报给了内门,只是至今还未有回复。”

    “本座会亲自过问此事。”陈落河想想又道:“你很好,我看先由你来负责调查一下,我历年来的出山杂役的生活情况。我许你有直陈我的权力。”

    说完他摸出把剑令打入自己的神思递去。

    张景湖往日虽没什么钻营的心思。

    但他见自己竟得到了直陈宗主的便利也相当开心。

    当然了,把事情办好才是正经的。

    张景湖便毕恭毕敬的接下后禀告说:“不瞒宗主,弟子其实已经暗中在查访了,就目前查访的三家杂役来看,处境很不乐观。甚至可以用受尽欺辱来形容。人心之恶劣简直难以想象。”

    “查,你外门子弟是干什么的?给本座去查实然后上报我,然后斩尽不平去。”

    “是!”

    “其他还有事没有?”

    张景湖想了想,忽然想起件事,道:“还真有,还是关于戚炼辰的。”

    剑宗子弟成千上万,人人认得陈落河,陈落河却只记得部分。

    要是让剑宗上下晓得,今晚陈落河单听戚炼辰这个杂役的名字就听了十几遍,估计都要嫉妒死。

    张景湖随即和陈落河解释了自己借外门衣服给戚炼辰的事,然后道:“奇怪的是,昨日洛安符修方面竟来函询问此事,在下如实答了是我借衣给戚炼辰使用的。但他们为何要问我这件事呢,是不是那个戚炼辰在洛安干了什么坏事?可我观那孩子的气质不像啊。”

    陈落河晓得他为人古板严正。

    听他变向的在为戚炼辰做保,他都乐了,就说:“你倒是看他顺眼的很。行,这件事我知道了,你先处置他们吧。”

    陈落河说完就直接向山巅去。

    张景湖站在原地又感慨了会儿自己今晚的际遇。

    剑宗弟子成千上万,内门之外的外门长老又何止数百,目前除了外门长老之首的宋清峰,也就自己有直陈宗主的权力。

    说起来,这还是借了戚炼辰那小子的事呢。

    想到这里,张景湖就下定决心,就当是还个因果也都为戚炼辰将这两个杂碎收拾成狗才行。

    而回到白玉京最高处的陈落河,他站在剑台上仰望长空里璀璨的星河,沉思半响后依旧觉得不明。

    因为他搞不懂自己为何对那个戚炼辰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缘分这东西玄之又玄。

    今晚自被洛安的动静惊醒后,陈落河觉得自己耳朵里关于戚炼辰的事就没断过,也正因为此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杂役小儿有了异常深刻的印象。

    尤其,张景湖禀告的那段事。

    “说起来我剑宗等于欠了这小儿一个大人情呢,这等事可是不知不觉里能动摇我剑宗跟脚的大事。当年符宗推出仙凡不分,接纳一切人等进行入门考核一事看似昏庸,结果却使得他们势力大涨。治国如烹小鲜,治宗亦如此,许多好坏变故都是这些点点滴滴积累造成的啊。”

    想到这里,陈落河低声道:“罢罢罢,要是此子确实如张景湖认为的那般品性上佳,就给他个开启剑心的机会吧。”

    他倒不是认为戚炼辰有什么前程。

    被外力辅助才开启剑心的人能有什么前程?陈落河此举说到底还是为他儿子打算。

    而他时刻念叨着戚炼辰。

    戚炼辰自然没会儿就感受到一**来自他的善意。

    中间还夹杂着陈别江二兮兮的,或者内疚,或者恼火,一会儿正一会反的两种极端情绪值。

    曾和这对父子相伴数千年,亲如一家的戚炼辰顿时笑岔气。

    还要说吗,肯定是宗主查出真相,然后将那二货收拾了一顿,于是那个本来要搞自己的二货,因为发现自己才是最初的受害者,才一会内疚,一会儿又要迁怒自己的。

    活该!戚炼辰才不同情那厮。

    如此一来,陈别江已不是问题。

    他单独要对付的唯有符宗的李连璧和罗平喜了。

    两路大军先去一路,这是个好兆头啊。

    戚炼辰正笑着,识海里忽然冒出些零碎的感谢。

    他猛抬头看向窗外,见深秋的夜空东边已泛起丝鱼肚白,这是天要亮了!这是那些穷苦人起床后听到戚家要行善举的消息后传来的好感!

    戚炼辰赶紧再度进入自己的识海,准备第一时间看看好感值那个三万关卡忽出什么东西。

    他刚入定,鲁直横起床后转到他门前,见他还在修炼。

    晓得这孩子至今未开心窍的鲁直横不由感叹,苦心人天不负,这孩子这么努力,要是不能开心窍才叫没天理啊。

    然后他就蹑手蹑脚的走开,还吩咐器宗弟子们不得打搅。

    这会儿姜志文披衣起床,收拾一番交代了手下些事情后,他便踏上了前往行省省会真州的灵梭。

    但他刚走没多久,总督幕僚,本省浮世绘总会的执行长老李连璧就抵达了洛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