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2天助我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连璧终于翻到了关于他的事情的日志。

    看完姜志文对戚炼辰天赋的如实记载后李连璧心想:“罗平喜这厮果然煽风点火信口雌黄,以姜志文的谨慎,要是他在其中做鬼的话,还会亲笔记于每年要上交总部的日志上,这是生怕人家不查吗?”

    但也正因为此,李连璧对戚炼辰更加的心生忌惮。

    作为才华横溢的五品符师,他当然明白戚炼辰展现出的天赋意味着什么。

    这是远超他当年的本事。

    要是这小儿真得到付四海的照顾点拨,只怕不出几年就能和自己并肩!

    他再一琢磨,姜志文必定已和付四海汇报了啊。

    看来此事不能在内部消化了,我得找到他的差错然后引到其他宗门身上将事情搞大,如此一来他天赋越好,其他宗门越不会放过他!

    拿定主意,李连璧立刻继续翻看关于戚炼辰的一切。

    当他看的张景湖的回执,再看到去信居然是罗平喜前日发出时,李连璧气的恨不得破口大骂,蠢货,你既发信给我,为何又私下去自作主张?不然我还能故作不知抓着这个先拿下他。

    但此刻纠缠既成的事实没有意义。

    唯,罗平喜不堪一用而已。

    李连璧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继续翻找。

    让他绝望的是,戚炼辰这小儿做事竟然滴水不漏。

    这小儿报复王东升后,对孟长江竟没有半点拳脚相加,还口口声声要按着大雍律法行事,害的他想把火往剑宗头上惹都没借口。

    看到这里,李连璧合上案卷问毕恭毕敬站在他面前已经半天的罗平喜:“付小姐呢?”

    “经查,付小姐得姜志文的安排,于昨夜已趁本会灵梭前往长安。”

    “看来是去找付四海了啊。”李连璧又问罗平喜:“此子平时言行到底如何,你如实说来。”

    他也不装了,直陈自己的目的。

    但他警告罗平喜不得加油添醋。

    可是罗平喜会吗?

    罗平喜立刻“公正”的把他近日看到听到以及派人跟踪到的情况和李连璧说了。

    这厮也有过青春,晓得年轻人最在意什么。

    因此他哔哔几句后,罗平喜仿佛疑惑的和李连璧说:“其他也没什么了,不过昨日傍晚时,我的人曾看到付小姐穿着男装在九鼎坊那边的街上哭。”

    “哭?”李连璧有些揪心的问:“你可知她为何哭?”

    “不晓得。”罗平喜的脑袋摇的拨浪鼓似的,但说:“只知道她是追着戚炼辰哭的。还一边哭一边喊什么不是故意骗他的。在下就想不通了这小子哪里好,居然让付小姐不顾形象当街。。。”

    李连璧哪怕城府极深,听到这种情况也炸了。

    “够了。”他断喝一声:“后来呢?”

    罗平喜假装一抖,道:“后来付小姐没追上他就回来了。一个晚上都没出去。”

    李连璧握紧了拳头。

    都特么过来人。

    罗平喜说的情况分明是小两口斗嘴生气了呗,还是男的将女的吃的死死的那种。

    这就要命了。

    可是他总不能因为这个就去找戚炼辰的麻烦吧,就在李连璧觉得戚炼辰无处下口时,罗平喜又丢出句话:“对了大人,在下刚刚还听到个事。”

    李连璧冷声道:“你有事情就一口气说完。”

    罗平喜见成功点燃了他的怒火,赶紧装怂的汇报道:“在下刚刚才得知,那戚家不晓得发什么神经,那小儿的父亲竟买了大量的棉衣棉被等在街头散发,说是用孟家的钱为孟家积德。”

    他说完其实没把这个当回事,李连璧闻言却一愣:“什么?”

    “戚明远重金受够大量棉衣,棉被,柴火,食物等散发给全城贫苦孤寡。”

    罗平喜一重复李连璧猛坐直了:“你再仔细说来!”

    罗平喜就详细讲起自己的所见所闻。

    让罗平喜没想到的是,刚刚还怒发冲冠的李连璧居然笑了,说:“戚炼辰身上无可挑剔,我倒没想到这老儿竟惹出此事。可谓天助我也。这老东西居然花钱收买人心,真是好胆。”

    罗平喜见他身上穿的总督府的黑色大衣猛然醒悟,李连璧还是官府中人!

    他自己是个符修,所以没这方面的思路,所以只在戚炼辰身上做文章。

    可李连璧不然,身为总督幕僚的李连璧看似没有真正的官职,却是总督在某些方面的代言人。

    戚炼辰就算再有天赋还是个凡俗,还不在仙门。

    至于戚炼辰的父亲等更是凡俗人丁。

    官字两张口,区区一个商贾管你什么理由,在城内自己花钱救济民众,受惠人数又如此庞大,那么李连璧扣你个收买人心的帽子并不为过。

    一想明白此事,罗平喜也不由喜笑颜开:“大人说的是,这老儿仗着自己有钱有势,竟敢在朝廷治下行这等暗藏祸心之举。他戚家的信义和如今掌握洛安至北往南的水陆运输,手下船工成千上万,要是有什么不轨之心必定会给行省带来麻烦,亏您目光如炬啊。”

    这个理由还凑合,倒是条坑人的好狗。

    李连璧看了他一眼吩咐道:“此事你就不要参合了,另外以后既将事汇报于我,就不得同时自作主张。”

    说完他就向外走去。

    罗平喜一头冷汗的回忆自己这几日的作为,却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

    而李连璧出去后并没有大张旗鼓。

    他就在马车内传讯周柳章独自便装前来。

    新任的城主抵达后见他这种装扮且脸色不虞心惊胆战,李连璧说:“走吧。”

    车夫按着他的意图往码头那边去。

    走不多远就见街头百姓穿着新衣抱着米面,柴火等正兴高采烈着。

    隔着车厢能听到这些百姓都在夸耀戚家如何如何仁义。

    李连璧这时冷哼了声。

    周柳章被他叫来后满脑子都在琢磨他叫自己要干什么。

    但他想不通。

    直到这时,他听李连璧的一声冷哼才感觉到了点东西,他不由忐忑的问:“大人可是对此觉得不妥?”

    李连璧淡淡的道:“你治下竟有商贾在替你行善百姓,我看彼可取你代之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