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4忍看你的花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这句话是有含义的。

    鲁直横和他上报情况时,这么安排是为戚炼辰考虑。

    因为此剑注定会立下大功,设计此剑的戚炼辰却还是个无名之辈。

    陆树铭便要将此事先敲定在他头上再说。

    不然,万一有些混账眼红功劳和名声,抢了戚炼辰的设计说他是偷的自己的创意。

    那戚炼辰岂不倒霉?不是亲眼目睹,他们自己都不信这孩子有这本事。

    戚炼辰明白他的好意后,感激的拱手,陆树铭却按着他的手腕笑道:“应该是我们器宗感谢你,前线将士也该感谢你才对。”

    戚炼辰闻言心中一动,对哦,此剑要是在前线大放异彩,万里关山的军马尽数装备此剑后那我能得收到多少的好感值啊。

    之前他以为作恶容易,谁料阴差阳错之下,如今反而是赚取好感轻松,惹人憎恶不易。

    世事之难料莫过于此。

    见他有些发愣,陆树铭心想到底是个孩子,口中说不要好处,但能得到大名也是开心的啊。

    器宗子弟们等戚炼辰将第一把灵剑轻松制成,并试验有效后,都对他佩服不已。

    鲁直横不晓得出于什么心理,也很是骄傲,就在那里吹嘘说他的弟兄没一个差的。

    平白被降为戚炼辰侄辈的陆树铭顿时一脸的膈应,周遭弟子则哄堂大笑。

    但就在九鼎坊内其乐融融之际,大批的城主府军马却围住了码头。

    “戚明远,你好大的胆子。”

    周柳章带着铁甲森森的亲兵们分开惶恐不安的人群,来到库房前冲戚明远厉声道。

    戚明远吓了一跳:“周城主,我怎么了?”

    “你怎么了?”周柳章心中搞他的理由其实有些牵强,而这里百姓众多他便老道的没说,只讲:“你玩的过火了,来啊。”

    “在。”

    “给我将此人和他一众手下拘拿,将现场封存。择这些百姓中的十人一起带回城主府再说。”

    兵丁们这就冲上来。

    其中些还是上次奉命抓捕戚家,而后被符修拿下的老兵。

    这些货当时只是帮凶,说起来是奉命行事,所以王东升倒台后他们除了少数头目,其余都给释放。

    但在被关押的两日内他们也吃了些苦头。

    因此这些人对戚家怀恨。

    现在他们逮到再度抓捕戚家的机会,这些货立刻爆发出了超远上次的战斗力,只见人群里很快就响起了哭喊。

    戚家在场帮衬的工人也纷纷被拳打脚踢捆绑束缚。

    戚明远惊恐的站在远处,不解的问周柳章:“周城主,在下到底犯了什么罪过?”

    他很担心这是因为儿子那边又有什么变故引起的。

    要是戚炼辰又出意外,可怎么得了。

    周柳章要跪舔李连璧,哪会和他解释啊,冷笑道:“本官行事需要和你解释吗?”

    说完他指着戚明远:“本官和你讲话你竟敢在台上站着,果然是个悖逆狂妄,藐视朝廷的祸害。给我拿了。”

    他一声令下,随他前来的嫡系就扑了过去。

    但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横在了戚明远的面前,喝道:“谁敢!”

    周柳章正要骂是谁这么放肆,却见这个人穿戴着器宗子弟的衣服,黑色长袍的胸口绣着一朵鲜艳的鼎中火。

    俞德邻早就感觉出了不对,但他是个想法多的机灵人,心想师傅让我在戚家做好事时过来看着,还要我记录下此事,原来师傅是算到有人要针对戚家啊。

    他就一直没吭声只管用记录符记录一切。

    直到对方要动戚明远本人了他才出现,威风凛凛的站在人前喝道:“谁敢。”

    周柳章见居然有位器宗的子弟护着戚明远,不由大吃一惊。

    他从俞德邻这会才出来的细节感觉到,这位是存心躲着的,那么器宗这么做是何意啊?这厮想的多,顿时脑洞大开,哎呀我曹,怪不得李大人要针对戚家,赶紧是器宗符宗搞起来了啊。

    怎么办?

    俞德邻见自己出面就震住场面心中也很骄傲,但他表面平静有威,只问:“周城主,戚明远犯了何罪,你倒说给我听听呢。”

    轰!远处人群里一道光华闪动,李连璧直接掀开车顶飞来此处。

    他那身赤黑大氅迎风烈烈。

    五品符师一出场,僵在原地的周柳章如释重负,慌忙道:“下官参见总督府李大人。”

    他周遭的心腹,以及远近兵丁见状也如雷似的喊道:“参见总督府李大人!”

    “发生了什么事?”李连璧问,随即看了俞德邻一眼:“器宗如何和一个商贾参合在一起了。”

    俞德邻本想交代,但他见李连璧居高临下一副官场口吻,就没说同时心想,你特么明知故问分明有些套路要使,那我就先不忙出底牌。

    这厮三十出头,能成为九鼎坊对外的负责人不是白给的。

    正因为他沉默,李连璧便没将他的出现往深处琢磨,周柳章汇报道:“下官今日听闻许多百姓奔走相告,说城内有大善人散财赠物,百姓还纷纷说此人乃万家生佛。下官细思不妥,再思极恐。”

    “哦?”李连璧落地问。

    “下官以为,赈灾救济都该是我大雍朝廷的举措。区区一商贾却用钱财买动全城喊好,加上此人手下众多,所运营的行当又联系南北各处,我担心此人有不轨之心,于是前来查询。”

    戚明远听的都急了眼了,喊道:“周城主,你岂能。。”

    “放肆。”李连璧这就挥手一掌打来喝道:“本官问话之际轮到你插嘴吗?”

    五品符师的本事岂是寻常人能抵御的,现场一卷狂风直冲戚明远去,要是被打中的话戚明远半条命都得丢掉。

    俞德邻大惊,立刻从伸出左臂厉声道:“起!”

    灵力催发,他手上的铁镯瞬间解散,凭空变为一道盾牌,轰!盾牌上光芒大盛,俞德邻足足退了三步,将背后的戚明远都撞倒才停稳。

    俞德邻吃惊之余也变了脸色:“李大人,一言不合就下次死手,这就是你的盘问?”

    “本官要做什么轮不到你指摘。你竟插手凡间俗事,就不怕宗门律令森森吗?”

    俞德邻一听,行,你特么老有理了是吧,我忍!我继续先看看你的花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