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5不能惹的俞大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可怜李连璧见他不吭声,就以为他怂了。

    但他也不好得罪器宗,便缓和了态度对俞德邻道:“此事乃官方公务,你还是先走吧。”

    俞德邻自然不会理他。

    李连璧随即问周柳章:“他到底违法没有?”

    然而在场人等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刚刚李连璧出手时,人群里一个年轻人几乎冲出,这会儿正转头离去。

    他走出人群时,有几个过来看热闹的年轻女子见到他的脸,不由花痴,好帅,和戚家大少爷差不多帅!

    陈别江顿时乱了。

    戚炼辰有我帅吗?不可能!

    这厮昨晚抵达此处,找个青楼厮混了会,起来后就听戚家的善举,他正挤码头里看热闹呢谁晓得周柳章就来搞事了。

    他见对方这架势是要冲戚家玩阴的,但此处已有器宗在维护,陈别江想到戚家家里只怕没人保护,于是才转身先离开的。

    一袭青衫的英俊少年安静的走在石板路上。

    他出尘的显示下,是**的内驱。

    当城主府的人不久后下作的对戚家女眷下手时,他就会横空出世,于是戚炼辰那混蛋见到自己就涕泪交加的磕头感谢。。。本少宗主再大度的扶起他,如此我们扯平了。。。

    他在满脑子幻想时,码头上的闹剧还在进行。

    周柳章很痛心疾首的说:“下官经查,此戚明远还是上次烧毁贡米的嫌疑,虽然王东升等认罪,但火灾毕竟发生在其码头上,他多少有些责任。朝廷大度没有追究此事,谁知此辈竟敢这么猖獗。前事堪堪过去,就嚣张跋扈的广撒钱财,他这分明是藐视朝廷毫无敬畏之心啊!”

    他一脸的为国为民,李连璧却喝斥道:“荒唐。凡事论迹不论心,我在问你,他如此做可有违法之处?”

    “有。”周柳章叫道:“大雍律法祸乱篇有言,凡利诱威逼百姓为其宣扬名望,建筑生祠等举,以乱政论处。”

    “既如此,那无什么可说的了。那就把他拿了按章办事吧。”李连璧听完有律可循,于是很公允的颔首。

    但他这时发现俞德邻竟还站在面色惨白的戚明远面前,且面带讥讽。

    李连璧不由皱起眉头:“你当真要干扰地方行政事务?”

    俞德邻不答反问:“他们叫你李大人,看你刚刚出手又是符修的套路,莫非是总督府的五品符师李连璧先生?”

    “你又是谁?”李连璧这个时候才认真问对方名字。

    俞德邻依旧没答他的话,却和戚明远道:“亏得我器宗将你定为制定运输商家后,我器宗总部的八品器师鲁直横大师又派我来此再核实一下你家的实力,要不是我在这里你岂不被这些冠冕堂皇害人的家伙坑死!”

    他说完这些才回过头来。

    但俞德邻发飙的对象却是周柳章。

    众人就听他冷声道:“周城主好大的威风,居然要拿我器宗的运输负责人。你刚刚话里的意思,戚明远是在收买人心?那我跟你先谈谈我大雍的律法,祸乱篇有令:凡利诱威逼百姓为其宣扬名望,建筑生祠等举,以乱政论处。请问,他利诱在哪里威逼在哪里,生祠又在哪里。”

    周柳章没想到修仙的不干仗却普法,都晕。

    他一时词穷也只能强撑着道:“之前有人。。。”

    “人呢?我给你一床棉被你就跟我乱政造反啦?你疯了还是我疯了?去看看那些百姓的眼睛,谁特么的听的下你的鬼话!”

    周柳章哑口之际,俞德邻再一声骂:“就因为戚明远不想沾染仇家的金银,于是用以慈善,就被你扯出这么多犊子来,还蒙蔽高高在上的李大人信以为真。你这鼠辈真是好胆。”

    李连璧听到他说“八品器师”还有“指定运输商”已经晓得不好。

    现在见这厮只冲周柳章发作更觉得辣手。

    傻子都看得出,周柳章是按着他的意图办事的,可人家器宗只找周柳章的麻烦,你不维护吧,传出去你怎么做人?你维护吧,你。。。

    周柳章已汗流浃背。

    他才来此城,所以不晓得城内有几个不能惹。

    洛安的南门北门都没出人杰,只有动辄躺车轮下的西门王光棍和连克八夫的东门李寡妇。

    还有就是器宗的俞大嘴了。

    堂堂仙师能在红尘内有如此名声,可想而知他多狠。

    这不,怼完狗腿的俞德邻并没有放过李连璧,他拱手道:“李大人,在下只是本地九鼎坊一个普通弟子,比不上您位高权重一言九鼎。所以要是您不信的话,随在下去九鼎坊走一遭就能知道,此人是我器宗的定点运输负责人,不怕你笑,昨儿夜里刚敲定的牌子还在做呢,说不定晚上您都能赶上他家的贺喜酒。”

    李连璧只觉得这厮说话皮里阳秋,比公门里最油滑的小吏还难缠。

    他闻言道:“就算他是器宗的运输人,周城主也是公忠体国之心。”

    “不,他就是卑鄙陷害之心。”俞德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此刻有诸多的百姓在围观,俞德邻作为器宗的仙长直接指认城主对戚家有卑鄙陷害的意图,顿时惹的周遭哗然。

    只有李连璧晓得,俞德邻说的不是周柳章,对方说的是自己。

    区区一个器宗的器士人物竟敢对自己这般猖獗。

    李连璧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索性强硬着一字一句的说:“我劝你慎言慎行,本官要拿的人,你搬出器宗长老也无用。”

    说完他喝道:“给我拿了,如有反抗休怪我无情。”

    俞德邻没想到这厮竟真撕破脸,亲自带队向自己逼来。

    他既知道这是李连璧,晓得自己不是对手,但他也不肯退让,坚定的站在戚明远面前对李连璧道:“我劝你才要慎言慎行,有些人你还真的碰不得。”

    作为九鼎坊主陆树铭的弟子,他当然晓得戚炼辰昨日的制造出新剑的惊天之举。

    也知道鲁直横和师傅已将此事上报总部。

    李连璧在这个节骨眼上竟对戚家下手,还是用这么**裸的欺压,俞德邻都想问,你就算不要脸你符宗还要不要脸了?说起来戚炼辰好歹还是个通过浮世绘考核的符修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