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7本官就是如此的冠冕堂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躲在戚家门外的陈别江头发都等白了,也没等来谁搞事。

    英雄梦碎的他都气死了。

    这会儿他见到器宗居然为戚家出头了,他心中疑惑好奇就回头也往那边去。

    片刻之后。

    器宗弟子子弟们出现在了事发现场,戚炼辰冷冷的看着目标,你就是李连璧啊。

    区区鼠辈,本帝还真不认识。

    这么一个在天界并无声明,完全沉没于修行长河里的人,现在却有伤害自己和家人的本事。

    戚炼辰心中的怒火实在难遏。

    因为这已经是他重生以来第二次有人对自己的家人下手了!

    尤其当他站在鲁直横身边看完记录符显示的一切后。

    戚炼辰便扬起头来:“李大人真是好大的官威,我父亲面对杂碎扣下的乱政帽子只是试图解释,你就一掌打来!要不是器宗的仙长替他挡了,只怕他现在已经重伤了吧。”

    “得死,这一巴掌你爹吃不消的。”鲁直横说。

    话难听,但事是真的。

    戚炼辰拱手道:“李大人,这个恩情我戚炼辰记下了。”

    陈别江堪堪赶到,见此一幕很满意,硬气!怪不得你能搞的孟海东灭门呢。

    而李连璧见戚炼辰这个没开心窍的符修晚辈敢对自己如此,鼻子都气歪了。

    不过器宗的人在,他就没落了风度,心中虽然怀恨口中却道:“上官问事是不容随意打断,这是官场常识,再说我出手时知道器宗子弟就在他身前,当然了你要因此记恨我也行,我等着就是。”

    “你是得等着。”戚炼辰冷笑。

    李连璧闻言呵呵起来。

    神态里的倨傲自负狗都能看的出来。

    戚炼辰正要发怒,俞大嘴却也呵呵起来,笑的还和李连璧一模一样。

    他也不和李连璧扯,只冲周柳章问:“戚家发放衣物慈济百姓之举,是怎么被你这城主定义成利诱威逼百姓邀名,还有建生祠之类的。你之前既说是有人告诉你的,你且喊出来让他当众说说如何?”

    戚炼辰此刻心中冷静了些,晓得现在不是对付李连璧的时候,也将矛头对准周柳章:“是啊,周城主,麻烦你将人喊来给我看看呢。”

    李连璧见状开口:“放肆!官府做事还需你这草民反查?看来周城主认为戚家跋扈飞扬,藐视朝廷还不是假的。”

    “草民?”俞大嘴又呵呵了声:“我器宗指定的运输商是草民吗?”

    “戚家私自发放财物收买人心是他的私举,和器宗无关。我看你非要将事情往器宗头上拉扯,你是何居心?”

    下面的百姓们见他们唇枪舌战都觉得热闹。

    当然大家的人心是偏向戚家的,手里都拿着人家给的东西呢是不是?

    但这么纠缠下去总没个头是不是?

    谁知就在俞大嘴正要继续回击时人群里忽然又响起个嗓子:“荒唐。戚家成为器宗运输商在先,发放慈济物品在后,周狗头说他们乱政更在其后,这是器宗往自己身上揽事吗,这分明是周狗头将破事往器宗的运输商头上扣,还不许人家说话了?”

    李连璧闻声看去只见个嘴上没毛的漂亮少年在那里讥讽的看着他。

    那小儿周遭空了一片,是百姓们见他乱插嘴吓一跳都闪开的原因。

    李连璧指着他厉声问:“你又是哪根葱,竟敢口出狂言当众辱骂朝廷命官,给我拿了。”

    戚炼辰见到陈别江时都傻眼,你怎么来了?

    没等城主府的人动呢,陈别江灵气转动凭空悬起,周遭的百姓见他竟是个仙家都哗然。

    李连璧也吃一惊,陈别江随即将外面的简陋青衫扯开,露出剑宗内门子弟的衣服,腰间盘着的软剑也瞬间弹直。

    剑宗要清白做人,于是崇尚白衣。

    只见阳光下翩翩的白衣美少年眉梢发尖都是风流,他睥睨万方的俯视着目瞪口呆的李连璧:“在下这根葱是剑宗的少宗主陈别江!李大人,你敢拿我?你只要敢认,不才倒要试试,能否越级斩你这五品!”

    这厮修为不足一提,但他是修真界的太子党啊。

    谁欺负他试试,剑宗三万剑修直接出动把你全家都剁成狗你信不信?

    自以为是个人物的李连璧遇到这种家世背景强悍的纨绔也不由无奈。

    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远处有一道灵光闪动,转眼到了面前,一个面色铁青着的中年文士带着个容貌出众的紫衫女孩从灵梭里走出。

    见来人居然是付四海,这可是当代符王,鲁直横忙要上前打招呼,但付四海先对这边拱手,而后走到李连璧面前,一言不发的盯着他。

    众人也就先看着。

    李连璧欲言又止时,跟着父亲的付若非对他露出嫌恶的表情,道:“你好意思的!戚炼辰怎么得罪你了?”

    她一开口,李连璧就爆发了。

    他冷着脸说:“付小姐的意思我不懂了,我何曾针对区区一个戚炼辰。”

    “你!”

    付四海摁住女儿,淡淡的道:“连璧,心思要正。”

    “在下行事但凭本心,不知符王此话何意。”

    “冠冕堂皇。”俞大嘴讥讽的道。

    李连璧之前就想到种种可能,但他没想到陈别江躲在这里之外,付四海还亲至。

    不过事已至此,符王又如何?尤其付若菲那种嫌弃眼神!

    自诩天骄的李连璧听到俞大嘴的四个字,这就丢出早准备好的包袱。

    他毫不慌张的长笑起来,道:“戚家的冤屈上报至总督府时,正是本官亲自加急面呈总督大人,也是本官亲自批复周城主,要照顾无辜被害的商家的情绪,催促他提前将孟家赔偿发于戚家的。如果这是冠冕堂皇的话,那么本官听闻戚家违法乱政时,示意城主按律处置也是一种冠冕堂皇。”

    然后他对俞大嘴一字一句的道:“本官确实冠冕堂皇,俯仰无愧。”

    和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周柳章赶紧作证:“戚明远你也曾亲见我昨日提着发于你的安抚赔偿时,那执行令上的签名吧。今日我告诉你,便是这位李大人的签字。他一心为公,你吃亏了他帮你,你违法了他抓你,这等冠冕堂皇难道不对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