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8背景惊天的戚大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除了戚炼辰,并无人知道李连璧其实早就针对他了。

    听完他们的话,鲁直横再瞅瞅满脸正义的李连璧都不由想,或者这厮做事就这个尿性,今天的一切其实是误会?

    与此同时,戚炼辰的识海里来自李连璧的恶意10000!

    可他又无法拿出来做证据,唯有俞大嘴继续不屑一顾。

    他呵呵着:“我买橘子你给我个西瓜,还说瓜甜。简直莫名其妙。冠冕堂皇是在说你吗?你这么展现自己的无私,那就请别说话行不?”

    李连璧。。。。

    俞大嘴管他几路来只逮一人去,死揪住周柳章旧话重提说:“周城主,到底是何人举报戚家威逼利诱百姓争取名望的啊?杀人也要个证据,你将人提来当众问问不就行了吗?”

    老狐狸心机表都是遮遮掩掩你来我往,但二楞子上来就是顿乱捅。

    何况这里还有个二杆子。

    陈别江铿的声长剑在手,也道:“戚炼辰不过是休假回家一趟,竟先被王东升这等狗头陷害,现又被周狗头扣个家族乱政的帽子。来来来,我这就和器宗鲁大师以及符王阁下联手,将此事上报大雍陛下面前,再请刑部搜魂严查周狗头此举是不是有鬼,你看如何?”

    他这么一搅合,比啥效果都好。

    听剑宗少主说要联合符王器宗等一起上书陛下,要对自己搜魂,就算李连璧撑腰又怎样啊,周柳章一下就乱了,他顿时浑身汗如雨下,求助的看向李连璧。

    李连璧见他露怯,怕他犯怂忙说:“你既秉公执法有何担忧?”

    现场这么多人呢,他总不能公开表示我一定护着你不让你遭受搜魂之苦吧。

    要是他那样说了岂不是不打自招。

    可周柳章听他这句话后感觉就不一样了。

    小人算起账来一向清楚,戚家vs李大人,李大人行。

    李大人vs剑宗少宗主+器宗鲁直横+符王付四海,李大人不咋地!

    要是真去刑部搜魂,他哪扛得住啊,周柳章这时再听李连璧一副“你有何担忧”的口气,就急了,说:“下官可都是听您的召唤才来的,您可不能不管我啊。”

    李连璧没想到这厮竟会这么的不堪。

    听这话他顿时疯了,勃然大怒道:“本官私来洛安查探事务时,见街头民情沸腾,于是按着程序叫你来此了解处置,这有何不对?”

    众人瞬间了然,你还做啥牌坊呢,这特么背后就是李连璧你在算计人家戚家呗。

    周柳章听他撇的一干二净,立马喊起来:“李大人,话可不能这么说,您将我叫上车时,说戚家再这样下去,彼可取我而。。。”

    李连璧恼羞成怒的运起灵气正要一掌飞出,却被近在咫尺的付四海轻轻松松就扣住了脉门动弹不得。

    周柳章见状惊骇大叫:“李大人,就是你要我去找戚家麻烦的,你居然要杀我灭口?”

    他把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周遭彻底哗然,鲁直横直接骂娘道:“李连璧你个鳖孙之前冠冕堂皇了半天,其实都是你指使的啊。你特么的算计我器宗客卿的家族,你想找死不成?”

    陈别江现懵的问:“什么器宗客卿?”

    鲁直横说:“戚炼辰是我器宗本地九鼎坊的客卿啊!信义和是我们的合作商家。”

    “他不是符修吗?”李连璧都急眼了,他虽自诩城府深厚手段了当,遇到这一连串的事也乱了方寸。

    陈别江听他说这话不由大怒:“放屁!我剑宗宗主看上的弟子怎么成你们符修了?老子这次下山就是奉父命接他回去的。”

    他是什么身份?剑宗少宗主是不会拿这种事胡说八道的。

    见戚炼辰身在符宗之外,又是器宗客卿,同时还是剑宗宗主的弟子。

    李连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百姓等更是哗然,因为戚大少爷这是何等的背景?

    戚明远直接摔回椅子上人都懵了。

    而一听到陈别江这么说,前世那么多年的情义早溶于血脉内的戚炼辰本能就问:“恩师真要你接我。。。”

    话说出口他才醒悟,这是前世,一切还没有开始呢。

    但陈别江管他呢,他兴奋的嗖一下收了家伙窜来戚炼辰的身边,对李连璧嚷嚷着:“他都叫恩师了,你还说他是你们符修的,我说李连璧,他就算想做符修也被你搞的寒心了吧。”

    李连璧不肯相信:“他不是剑心都没开的废物吗,如何会得你父亲收他为弟子。”

    俞大嘴却比他叫的还凶:“你这么关心我家客卿,存的什么心思?”

    鲁直横就在震惊的问戚炼辰:“小老弟,你真是陈先生的弟子?”

    “秘密收的。”陈别江扯淡的本事也是一流,信口开河:“要不是今天李连璧欺人太甚,我还不会说呢。”

    “这是真的?”鲁直横只管问戚炼辰。

    边上的戚明远震撼的想,儿啊,你连老子都忽悠吗,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啊?

    见这里乱成一团,付四海到底要照顾符修的颜面,终于开口对李连璧道:“你先走吧。”

    他既开口,俞大嘴没再纠缠,陈别江也就消停了下来。

    而现在走掉对李连璧来说是反而是个解脱,他强留下来不过是继续自取其辱罢了。

    最终他只能低头上了灵梭,至于周柳章他是不管了。

    周柳章见他这样急中生智眼睛一翻昏了过去,谁晓得倒下去的时候没人扶,这厮脑袋磕在地上又疼的坐起来,可谓丑态百出。

    百姓们见刚刚还飞扬跋扈的这两人,一人狼狈逃走,一人装死,现场顿时发出大片的嘘声。

    身材高挑的付四海虽已为当代符王,却才不过四十许的人长相也甚有文气。

    怎么看就如一个饱腹诗书的先生。

    但不算他的名声地位,就从他刚刚不动灵气,单手就将五品符师轻松制服的举重若轻里,就能晓得他的本事了得。

    赶走李连璧后付四海走过来先和鲁直横满脸羞愧的道:“鲁老弟,让你看笑话了。”

    “哎,谁家没几个瘪犊子啊,老哥你不必放在心上。”鲁直横说。

    付四海晓得他的性子,没放心上,他又对戚明远拱手:“戚老弟,实在对不住,万万还请包涵。”

    同时又对站在戚明远身边的戚炼辰微微颔首,心想:“此子果然心窍未开,却能悬符落笔还制得新符,真是后生可畏。不过凡事眼见为实,虽然有丫头拼命保证,姜志文也郑重其事的推荐他,等会我倒要好好和他聊聊再观察一二才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