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9太过优秀也是种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而本是事件中心点的戚明远晓得这位是当代符王,他见九天上的人物居然对自己赔礼,戚明远惊慌失色的忙疯狂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您这样可折煞我了。”

    就算他儿子再出色,仙凡之间的等级森严。

    戚明远不得不惶恐难安。

    付四海却很诚恳的再度对他拱手:“此事是我符宗做的不对。”

    然后他问陈别江:“別江,你父可好?”

    “回您,我父安好。”陈别江遇到这等人物也不敢放肆,毕恭毕敬的道。

    “嗯。”付四海这才对戚炼辰道:“让你受委屈了。”

    又说:“我有事找你。找个无人的地方或去器宗现场看看可好?”

    “好。”戚炼辰有预感他找自己应该是问灵剑的事,要不然他怎么会去器宗呢。

    到付四海这个层次,他自然能知道新式军器的消息何况还有个女间谍呢。

    说话时他看了一眼换回女装今天穿着一身紫色衣衫,被衬托的肌肤雪白明眸皓齿的付若菲微微颔首。

    付若菲俏脸一红,眼睛扫到戚明远也盯着自己呢,她就慌了:“伯父,您没事吧。”

    “啊。我没事我没事。”戚明远更慌,感情这是符王的女儿啊,我的天啊,我儿子上辈子积大德了啊。

    他还不晓得,他儿子都躲着人家呢。

    周遭百姓,包括器宗子弟等见付若菲竟对戚炼辰的父亲口称伯父,意外之余也不免把目光变得玩味起来。

    陈别江这货更是如此,他忍不住就问道:“你们认识?”

    “我认识她哥行不行啊。”戚炼辰没好气的说。

    值得人玩味的是,付若菲听他这句话气的跺脚。

    付四海这堂堂符王竟哑然失笑,然后付若菲就急了:“爹,你也欺负我。”

    啥意思啊,为什么要说也啊?鲁直横如此耿直的一个人都有些好奇。

    至于陈别江,这厮虽然喜欢端着,但他对自己看得起的人从来随和。

    他无所谓戚炼辰的口气,还呵呵起来:“哟,脾气蛮大的嘛。”

    “我脾气是大,这些破事一个接一个的,神烦。”戚炼辰说。

    陈别江很赞同:“是啊,你不知道,你下山后孟海东和周小达还忽悠我要来找你麻烦呢,呵呵,但他们也不想想我是什么头脑。”

    你要点碧莲不,戚炼辰啼笑皆非的看着他忍不住说:“只怕是宗主他老人家发现了吧。”

    “啊?没有的事,没有的事。”陈别江很狼狈,左顾右盼气势尽消,开始扯:“洛安的风景还不错,是吧,哈哈,哈。”

    戚炼辰直接不搭理他了,这货三千多岁时做亏心事之后都是这德性,烦!

    器宗等见他对剑宗少宗主说话如此随意,态度仿佛多年老友,顿时信了陈别江的胡诌。

    至于知道陈落河并无这个弟子的付四海见戚炼辰对上剑宗的少宗主,态度自如不卑不亢,也暗暗称奇。

    不过他转念想到这小子居然能将他女儿弄的昏头昏脑,不顾矜持飞长安逼自己来收他为徒,也就淡然了。

    一行人接着便往器宗方向去。

    戚明远在他们走后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摸了摸头上的汗之后老有气势的道:“老子就乱政了怎么着,我儿子是器宗客卿,剑宗宗主的弟子,谁特么再敢欺负我家试试!”

    他的狐朋狗友们赶紧捧哏:“炼辰还是符王女儿的朋友呢。”

    “这可不能乱说。”戚明远忙把脸色严肃起来,其实心里偷着乐。

    再看城主府的兵丁正垂头丧气的撤走,百姓们纷纷唾骂,至于周柳章也给他的心腹弄走了,他们走的面如死灰。

    如今戚炼辰的身份彻底曝光了,人家竟是剑宗宗主的弟子,又是器宗客卿,符王还都出面了,周柳章绝对是完犊子了啊!主家都完了那他们呢?

    这会儿罗平喜也在浮世绘里瑟瑟发抖。

    但他转念一想,李连璧不至于卖了我,我应该没事啊,想到这里他又活过来了。

    可他不知,戚炼辰此刻正和付四海说:“根源应该在罗平喜的头上。”

    “哦?”

    付四海毫无架子的道:“你且将事情细细和我说一说。”

    “恩师让我下山后。。。”戚炼辰才开个头,付四海道:“落河收没收弟子我岂能不知道,你说些真正发生过的事就行。”

    戚炼辰不由尴尬,陈别江硬着脖子:“我爹真关照我带他回山的。”

    “那就让你爹来和我要人!”付四海毫不客气的冲他道。

    陈别江顿时怂了。

    而付若菲心中暗喜,只是不好意思笑出声来,我要做师姐了,她想。

    过去的事其实没啥好深究太甚的。

    孟海东已绝无翻身可能,事情明朗后李连璧这种做事爱冠冕堂皇的人也唯有偃旗息鼓,区区罗平喜自然不足为虑。

    所以戚炼辰只简单的把事情一讲。

    说的既客观也无私人情绪。

    可他越这样,付四海除了高看他一眼之外越觉得罗平喜可恶,因为李连璧此来贸然针对戚炼辰,必定是那厮挑拨。

    鼠辈竟将自己女儿当做工具,这对符王来说简直不可饶恕。

    但他将此事先放在心里。

    到了器宗后,陈别江还死皮赖脸跟着却被鲁直横抓走。

    人家符王要考核符修,你剑宗的在边上算怎么回事嘛。

    这厮却搞笑,大叫警告戚炼辰:“我爹还在山上等你呢,你可不能叛宗啊。”

    付四海都被这家伙怼的无语,戚炼辰心中既感动也好笑。

    他感动恩师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果然一如前世那样和自己有缘,这是打不断的师徒情。

    好笑的则是陈别江这货永远说话不经脑子,叛宗的罪名都出来了,他还有什么不能讲的啊。

    可是陈别江并不知道自己的所图。

    如今家族的虽然危机过去,但在荒野大泽试训时,剑宗子弟的身份还是太过醒目了些。

    衍宗那些杂碎一向和剑宗儿郎死磕,但对符修器宗却还算友善。

    所以为了获得朱雀,斩断敌宗的崛起,我一时半会还不能回去啊。

    不过现在又有个的问题出现了,戚炼辰心想,看付四海的架势,其实他的目的已经明确。

    可是符王因为自己的天赋要收自己入符宗的话,那怎么办?

    自己之前没有那等表现就不会引起符器两宗的瞩目,换不来保护。

    有了这等表现后却又如何拒绝他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