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21我其实也没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原来鲁直横是来帮戚炼辰显摆的,古道热肠的他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忽然生出个趁付四海在这里,让戚炼辰成他徒弟的念头。

    他就来了。

    结果,他嚷嚷完室内三人却一言不发。

    鲁直横蒙了:“怎么了这是?”

    哦,他懂了,他看看低头不语的付若非,面色尴尬的戚炼辰,还有脸色有些难看的付四海,估计是这老头在棒打鸳鸯吧,那不能够!

    再说反正不是他女儿。

    戚炼辰这孩子多好啊。

    于是他晃晃手里的剑:“四海兄,你先看看行不行?我老鲁这点面子没有吗?你符王了不起啊。我和你担保,炼辰这孩子真的有大本事人品还好,你先看看。”

    付四海遇到这自说自话的混货实在忍无可忍的抱怨道:“是我看不上他吗?是他看不上我好吧。”

    “哈哈哈。”

    这一定是年度笑话,鲁直横龇牙咧嘴:“扯什么呢,你先看看这剑。”

    付四海看到新款的灵剑,无奈握住灵气挥发后,剑镡上的灵符运作灵气沿着血槽引导遍布剑身,其运转的流畅和聚集都让他惊艳,但越是如此,付四海越是郁闷。

    最终符王气度全无的将剑狠狠往地上一掷,问:“本座哪里让你看不上了,小子,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个说法。”

    鲁直横这才晓得他之前没开玩笑,顿时目瞪口呆,而后问戚炼辰:“你有病是不是?你脑子让我的炉门给夹了是不是?”

    但个这逗比的脑回路就是不同,他忽然想到个可能,立刻正色起来:“你莫非想来我器宗?”

    一定是这样的。

    对啊,为什么不可以,我傻啊,他对器宗的理解天赋也可以啊。

    鲁直横这就歪楼了:“这个,符王啊,要是孩子不愿意你也不能。。。”

    付四海不是知道他是个浑人,都能打他。

    被这货一搅合,戚炼辰心想我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不然的话只怕要得罪人。

    他只好对付四海拱手道:“符王前辈,晚辈绝无看不起您的意思。”

    直接被pass的鲁直横也不尴尬,就侧耳听。

    付四海到底是一代符王,这会儿也安静了下来,只静静的看着戚炼辰。

    戚炼辰努力委婉着:“晚辈当时离开剑宗时,外门长老张景湖曾借我剑宗外门子弟的衣服,并寄语晚辈,剑心唯正唯直。要不是那件衣服,只怕晚辈回洛安就会被王东升拿下,所以此恩晚辈不敢忘。且离山时张长老曾对晚辈殷切叮嘱,要我早日回山。男儿既承诺于人。。。”

    一个外门长老如何能和符王比。

    付四海直接摆手说:“这个事好办。我亲自去和陈落河说,并为你致谢张景湖如何?”

    戚炼辰一叹:“我。。。”

    他两世为人,见惯风雨,晓得世间除了父母对你之外没有纯粹的付出。

    比如付四海这般看重自己,一定有他除了欣赏自己天赋外的其他考虑。

    但不管怎么说,以人家如今的地位,这般对待自己,甚至急的说出“你哪里看不上本座”的话来,已可谓情真意切,且人家做出的承诺也不是假的,人家直接许了自己一个符王的前程。

    没错,这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但人间修炼其实是步步煎熬,士时还好,到了师级起哪个一步不要海量的资源啊。

    然而。。。

    鲁直横怕他年少无知错失机缘忍不住劝他道:“孩子,你在符修上面的天赋怎么样你也清楚,你在剑宗如何你还不知道,我想,怎么也不会超过你的符修天赋吧。修炼一路艰辛万险,俗话说不怕嫁错郎就怕入错行啊。”

    他这话一说戚炼辰心中一动,不是鲁直横提醒我还没想到这招呢。

    你们不是觉得我在符修方面的天赋牛逼么,那就只能让我在剑宗天赋更牛逼了。

    只有我展现出这种天赋,付四海才会罢休吧。

    这时付若非也劝他:“是啊,你在剑宗也许只能做个几品好手,你在符宗,我爹都认为你能成为符王呢。”

    之前付四海确实为戚炼辰这种天赋震撼了,但他堂堂符王总不至于利诱之后威逼吧。

    他看到鲁直横和丫头都在说话,便等戚炼辰的反应。

    戚炼辰拿定了主意就躬身道:“大师您古道热肠,小姐对在下也是。。。”他差点说个情真意切出来赶紧打住,改口道:“小姐也是天真善良,热心快肠。在下多谢你们的看重,可在下知道自己的事。”

    “你知道自己什么事?”付四海到底还是没忍住。

    戚炼辰没说话,他转身去拿起那把之前被付四海掷在地上的灵剑来。

    然后他单手持剑,手腕轻轻一抖,众人面前就吞吐出一朵剑花。

    紧接着他在室内闪转腾挪。。。

    随着他的动作付四海的脸色由不虞,到不信,到震撼。

    鲁直横同样如此,唯有付若非满脸的茫然,这丫头就晓得戚炼辰舞剑的时候真帅。

    半响后戚炼辰收剑在手,道:“晚辈当时无意见某位仙长醉后舞蹈,就记得了他的手段。私下里悄悄练习发现剑随身走,灵力固心。因此晚辈的剑心不是不能开,而是剑心太过牢固的原因。”

    他没吹嘘自己的天赋,只说见过仙长舞剑他就记得了。

    付若非不懂其中的奥妙,鲁直横和付四海却明白。

    剑宗剑法有百,出名且威能巨大的有十二。

    正是白玉京十二城五楼的十二之数。

    那五楼是藏经楼。

    弟子入门后经过考核分辨,各按所长归于所属学习修炼。

    戚炼辰刚刚展现的就是剑宗内门三品剑师以上弟子才能学的“星空剑诀”的招数,并似通透了其奥义。

    鲁直横喃喃的道:“这剑法我也是年轻时和剑宗的弟兄并肩杀敌时见的,外人只看也学不来啊。”

    付四海急迫的问:“你只看过一次?”

    “只见过一次,尝试舞动后即隐约感到期间奥义,然后胸怀碎裂星辰纵横长空的野望。那时候起,晚辈就晓得,晚辈在剑上的天赋出类拔萃。”

    “你之前说你的剑心未开,是因为太过牢固?”

    “是,测试时我已感知到了彼岸灵力,约有拇指粗细。但因为堤坝太厚因此只能缓缓冲刷。。。”戚炼辰话说一半面色忽然剧变。

    这货随即丢开剑,一跃去了边上盘膝坐下。

    付四海和鲁直横包括付若非见状都无语了,说的好好的呢,然后你的剑心就这么开了是不是?

    戚炼辰其实很想说,我其实也没辙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