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鼎中幻境居然崩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付若非是夜里悄悄递交材料试图转换符籍的。

    所以付四海和姜志文都不知道。

    谁知李连璧那厮竟立刻将付若非的材料夹杂在了本年度前往关山前线的名册里,直接递给了中豫总督孙向东。

    “我们在总督府的人说,当总督早上起来看到师妹的材料在其中后,他就问李连璧这是怎么回事。那狗贼竟说这或是符王为培养女儿,也为激励符修守护人族才有此举的吧。于是孙向东大为赞叹,立刻向大雍朝廷汇报。”

    万里关山是和玄兽帝国厮杀的最前线。

    修士们前往那里历练以及守护人类是应有之义。

    不过那里危机四伏,每日每夜都有修士战死。

    而付若非才不过一个十五岁的女孩,因为家世的原因,还很是单纯天真。

    这样的小女孩去了前线,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但有李连璧的推波助澜,总督报给朝廷批复下来后,付若非不去都不行了,不然的话,符王就要让对手抓住把柄。

    戚炼辰心想李连璧这狗贼还真是一个会借力打力,得不到就毁掉的无耻之徒啊。

    “我恩师为此事气的发狂却又无可奈何,他现在正在骂师妹呢。”姜志文叹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挽回了吗?”鲁直横问。

    姜志文沉着脸:“我们做什么,对方也会针对,事情只会越闹越大。”

    他说的没错。

    要是符王通过手段让女儿退出,对手必定要抓住这个不放。

    所以此事已成定局。

    前世也在关山历练了数年的戚炼辰便问:“去前线后将她安插在安全些的位置上总行吧。”

    前线也有安全的地方,比如大军宗帅处,比如后勤辎重处。

    姜志文闻言更火:“你以为我们不想?李连璧那厮早将这些预算在内,他上书时既将付若非捧起,自然口口声声表示今年的符修尽数要求前往一线!另外这杂碎还将此事直接行文去了关山帅府,在那里的三皇子李元吉都已附议赞叹了。”

    “这是特么的是把四海兄架在火上了啊。”鲁直横耿直的道:“我这就联络器宗的弟兄,尤其是前线的,一定要让他们关照好丫头。”

    但姜志文担心有人在前线故意撩拨付若非,或设置陷阱让她不得不冒险,那就麻烦了。

    说着说着,火上心头的姜志文就冲戚炼辰埋怨道:“还不是因为你,不然这丫头要半夜三更转职来这里干嘛?”

    戚炼辰张口结舌后无言以对。

    他能说什么呢。

    付若非为什么会好好的要调来洛安,不是因为他还能是谁?

    鲁直横见他尴尬,有些不忍,道:“坏是坏在李连璧头上,其实这小子。。。”

    他说不下去了,是啊,分明就是这小子勾人害的啊!

    惹事了吧!人家女方家长管你主动被动呢,肯定得找你!

    “你这几天最好躲着我师父些。”姜志文可不是在恐吓,他关照戚炼辰:“要得好你就待在鲁大师这里。要是给他逮到,你可得吃苦头了。”

    戚炼辰只能说是,然后垂头丧气的和姜志文将自己设计的新符的奥义一顿说。

    鲁直横看似粗犷其实也有心细的地方,等他们聊完就安抚戚炼辰说:“你也别内疚了,前线的皇子晓得丫头的身份也不会犯傻,真的让她去送死的。要是丫头出事他怎么和付四海交代啊。这两天我再抽身出来为丫头弄些防身的装备先。别的不敢吹,我打造出来的东西保她还是没问题的。”

    戚炼辰一想,对啊,前线杀怪,只要血厚防高跑的快,不就可以了吗。

    他立刻将避风甲胄和方寸灵梭都放在了桌上。

    “干嘛?”姜志文问。

    “你帮我给她吧,这两样东西对她多少能有些用处。”戚炼辰没什么舍不得的,边上的鲁直横却说:“哟。这么大方?看来人家没白为你来啊。”

    戚炼辰刚要辩解,一直冷着脸的姜志文也整出句:“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

    这尼玛是说不清了是吧。

    但姜志文终还是没要他的东西,转身走了。

    鲁直横呵呵起来:“热脸贴冷屁股了吧,符王的女儿可不是那么好娶到手的。再说你可以啊,你拿老子亏了的东西做人情,你自己就不担心你去荒野大泽时有麻烦吗?我可不觉得那个李连璧会放过你。”

    “我一剑在手,怕他什么?”戚炼辰非常老卵的说。

    鲁直横就奇怪了:“你的剑呢?听你吹牛逼青虹感应你的,剑呢?”

    “我真感应到它的。”

    “我知道是真的,但是剑呢?”

    “。。。。。。暂时还没有。”戚炼辰不牛逼了,很尴尬。

    “来,来,来。小子反正你现在被符王追杀无路可去,闲着也是闲着,我干脆也试试你在我器宗的天赋吧。”鲁直横看他来气,说着扯起戚炼辰就跑。

    戚炼辰现在剑心才开,丹海都没塑造呢,遇到八品器师简直没挣扎的余地。

    人都给他扯的横在空中,都横了!

    鲁直横将他横着拽到九鼎坊最里面的一间屋内后,把他往地上一戳。

    然后指着那尊大鼎对他说:“看到地上的蒲团没,盘膝坐上去将双掌贴鼎腹的掌印处。”

    “干嘛?”戚炼辰问,其实他知道此物名为鼎中山,是个幻境。

    器宗用此物测试内门级别以上弟子的炼器本事,只需耗费灵石即可。

    洛安九鼎坊的这座鼎中山规模不大,只可容纳五人同时进入演练。

    而在长安九鼎坊总部的那尊巨鼎却可同时容纳千人演练炼器过程。

    要知道大型灵器往往要几十上百人配合,且材料金贵还极难成功,所以此物看似消耗灵石其实为器宗节省资源锻炼弟子起了巨大的帮助。

    戚炼辰现在开了剑心,可动灵力,所以能进幻境。

    鲁直横和他讲解使用方法后,丢了块上品灵石进鼎腹,然后他也坐到了戚炼辰对面的那张蒲团上。

    但是当他进入鼎中山时却很懵逼。

    因为戚炼辰竟没了!

    紧接着鼎中山的环境开始急剧的崩解,好像它的灵源正被急速的抽取。

    鲁直横嗖一下给弹出来后,就见对面那小儿满脸的惊奇:“咿,我忽然多了好多灵力,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