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3岳惊神的野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时在遥远的符宗总部。

    魁梧高大的岳惊神看完弟子李连璧给自己的信,他才明白付四海派女儿去关山是怎么回事。

    李连璧事无巨细都和他说了。

    包括事情的起因结束,甚至自己受到的屈辱都没有隐瞒。

    岳惊神看后喃喃的道:“我就说嘛,付若非本该三年后再去测试,怎么提前了呢。”

    回想自己当年,再看看弟子现在,岳惊神心想我这弟子比我倒是舍得,使的手段也是极好。

    如此一来,付四海毫无退路可言。

    我当安排人在今年前往关山的符修弟子里散播,要不是付四海好名,想用他们的命捧自己女儿立功,他们断不会被直接派往前线送死。

    如此,符宗人心怀恨,付若非在前线滋味就会更加难过!

    然后他又冷笑起来。

    关于那个戚炼辰,付四海这厮还没有我弟子看的通透。

    他宗之雄既我宗之敌。

    你为儿女私利竟扶持剑宗的杂役针对我的弟子,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想想他便亲自写了份信传往衍宗的长老夏武恒处。

    因为夏武恒是今年荒野大泽试训的主考。

    要是付四海的女儿在前线不测,他推荐的狗屁地方客卿又横死荒野,那他的脸面可就光鲜了,一死死一对才好,哈哈。

    安排好这些后,岳惊神走到了浮世绘总部的最顶层。

    浮世绘总部的金字塔正在大雍国土的正中央。

    塔顶,就是岳惊神最喜欢的那个能俯瞰俗世和他宗之处!

    在离地数百米的高台上,放眼一望无际,举手便能触天。

    站在此处的岳惊神猩红的大氅振振。

    但区区寒风压不下他的心潮,他双目中吞吐着野心,得意的盘算起仅他自己知道的秘密。

    “付四海你如今为儿女事情牵扯,却不知老夫孤独半生后,苦苦修炼。过去压你半头成为宗主,现在还摸到了空间法则的边缘。要是老夫能研究出其奥义,制出纳戒便不是幻想!到时候,不仅仅器宗要对我俯首,其他的天下修士乃至衍宗也不敢得罪老夫。”

    纳戒,是故老相传的一种神物。

    传说神王就有一枚。

    此戒如心窍连接异度空间,可存放物品。

    但展现在此间却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戒指。

    所谓纳须弥于芥子,正是此物的功能。

    修士有了这等宝贝,就不必随身背负所需,凡俗用上这等宝贝,大军行进就无需担心辎重运输。

    但此物只在传说的原因是因为,诸宗穷尽所有也无法感受到五行之外,世间最玄妙的空间法则的奥义。

    唯一能接触这种法则的机会大概就是有去无回的飞升了。

    但岳惊神失恋后化悲痛为力量苦苦钻研,竟让他摸索到了些门路。

    掌握空间奥义后,其实弄个什么纳戒还是小事,修士念及便能身至,甚至能穿梭天人神冥数界都如履平地。

    等至高奥义唯有自己掌握,到时候自己请动早往天界乃至神界的历代祖师下凡,轻松就能碾压世间。

    断绝他宗后续基础后,再养精蓄锐积累人手,最终颠覆三界也不是幻想。

    而自己居功至伟,或可。。。

    岳惊神越想越兴奋,这就仰头狂笑起来。

    这货却不知,在他之前早有人已经在布局三界!

    要不然,神王岂能落难。

    要不然哪怕是戚炼辰当年都已经贵为剑帝了,他也不能获得空间法则,更别提回到此年间。

    追逐力量的旅程中充满了背叛。

    在幽远深邃的冥界,不为人知的九幽深渊中,一具伟岸的身躯融合在无尽的黑雾里,正沉睡而不朽。

    人间,离衍宗总部八百里路的洛安城内。

    神王翻盘的依仗,此刻还是个重生少年。

    离开器宗后,戚炼辰老老实实的叫了辆车,躲在里面免得给付四海摁住。

    回家陪父母吃完饭,宣布要修炼后,戚炼辰就盘膝坐在了室内的床上。

    他将神识沉入脑海后想:“这样的二品,倒是来的容易,只可惜这种事只能做一次。就不知道系统的商店里将来会不会出现灵石之类的物资了。”

    不过现阶段的他也不是很急。

    因为他将行的奥义和人间界剑宗的不同。

    修炼万载的他早就掌握了更好的修炼方式。

    如今他虽然才开了一个心窍,但寻常入门者运行灵力时获得的灵力不过是屋檐下的滴水,一夜也不过少许。

    除了心猿意马影响进程外,这就是修行耗费时间的原因。

    但戚炼辰掌握的办法却能将心窍完全使用到极致。

    盘膝凝神于胎灵后,戚炼辰伸出手默默的按着天书笔划在识海内写出天界剑宗的聚神篇:“彼岸有风吹落星,五蕴皆空始见真,斩断长河入海流,一切苦厄俱离身,”

    一笔一划,识海愈亮,当他写到星字,识海的天空里就出现了漫天星辰。

    这是他呼应到了灵气所在的异域景色。

    当他写到真字时,整个外识寂静,雷打不醒,唯有胎灵真我熠熠生辉。

    当他写出河字时,星辰大海就化为了一道汹涌长河从天而降,似落非落。

    身字收尾时,他胎灵的心脏位置闪现出个红点。

    那是呼应他心窍所在。

    与此同时他身躯上的心窍猛的一颤,就扩到了极致。

    这一刻,天河轰鸣垂下。

    磅礴灵力便沿着识海天空也沿着他的心窍,灌入他的胎灵和**中。

    两者同源,看似同体,其实不在同一时空之中。

    也就在这一刻,戚炼辰脑海里围绕系统的那道空间法则微微颤动,本来如龙如云盘旋戒指之上的法则竟分出丝毫的雾气来,缓缓笼罩在了戚炼辰的胎体上。

    戚炼辰惊喜极了,这是法则之雾吗?

    虽然这些微末比起法则本体不值一提,但水滴石穿,如此下去终有一日他能将这道法则吸收消化。

    到时候他就真正能掌握它了!

    这可是天上人间无数修士苦求不得的五行之外,最神秘的奥义啊。。。。。

    一天过去了。

    戚炼辰依旧不动,要不是器宗的弟子跑腿过来找他,王静娟都哭着准备为儿子叫仵作来验尸了。

    第二天也这么过去了。

    到第三天的时候,付若非这丫头不晓得怎么脱离了她爹的魔爪跑来的。

    她在见到戚炼辰状态的一刻,付若非有些摸不着就去找鲁直横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