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5得逼系统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回到识海内之后,感悟了下自己之前的修行。

    经过三天的小闭关,戚炼辰已经完全巩固住了自己的二品剑士境界,换做在前世的剑宗,他还必须学习相应的剑术和奥义,才能适应现在的身躯力量,再往下走。

    但站过制高点的戚炼辰,对此无所谓。

    他强大的意志力足以让他很快解决协调问题。

    也就是说,戚炼辰现在身躯的灵力运用达到什么境界,他就是什么境界,绝对的不打折!

    另外戚炼辰还发现,因为自己运行奥义时的心窍全部盛开,加上越用越活的缘故,他的第二心窍也有了些松动的迹象。

    唯一的遗憾就是,灵力的来源不够。

    哪怕三天过去了,哪怕他全力的以超越同年数倍的吸纳来积累,他丹海的灵力也才堪堪有三旋。

    丹海有旋,如星海之央。

    九旋,才可升级三品!

    但戚炼辰不急,因为他自己盘算了下,自己重生至今不过半旬不到,这速度比起前世比起他所知的一切天才都已经快了太多太多遍。

    接着戚炼辰又琢磨了下。

    他想:“如今我除了帮鲁直横为那丫头做点事之外,也该为荒野大泽的事做些准备了。”

    他盘算来盘算去。

    当戚炼辰眼睛扫到转盘上的几个选项时,他一咬牙:“我马上要去参加荒野大泽了,手头没有什么趁手的剑,我现在开始积累正负值准备抽奖。要是我没武器死在那边,你也别想好!”

    系统:。。。。。

    如果系统开口,一定会说:“你特么逼我咯。”

    戚炼辰还真就打的这个主意。

    他怎么都觉得系统这尿性太像个人了,绝逼有智慧。

    要不然怎么会分分钟搞的自己死去活来。

    既然你做初一那我就做十五,我还就赖着你了。

    系统出品必须精品,戚炼辰很期待系统里的那把剑会多惊艳,但他不能不做预防啊。

    这破系统到时候万一又玩他,让他抽出个剑镡剑鞘剑柄剑饰,然后就没了,然后就没了。

    他难道在剑镡前塞根树枝去战斗吗?

    这厮要挟完系统便回归了身躯,当他的神识回到身躯的刹那,本在他身体里缓缓流动的灵气瞬间加速了一把。

    澎!只见戚炼辰的衣衫震动,丹海处闪过道三旋灵光一闪即逝。

    等他睁开眼,正盯着他的付若非顿觉心神剧震。

    因为她似从戚炼辰的眼中看到了无尽的星空海洋。

    旁观的鲁直横忍住了惊呼,我滴个妈,三旋丹海,三天三旋你是不是九天会九旋,一年半载就能破碎虚空的那种?不行,我怎么也得为我器宗争取他一把,我不能说漏,我得当众打击他,私下再跪舔他。

    于是鲁直横冷下脸来:“装神弄鬼的小儿,修炼好了?”

    “你到什么境地了?”付若非问,戚炼辰支吾了下秃噜了嘴说:“我没老师,知不道。”

    小兔崽子见美女乱了吧,什么叫知不道。

    鲁直横赶紧打岔说:“你这样一声不吭就闭关,之前又没个师傅教导奥义替你把关,万一出事怎么办,以后要修炼去我那边,我给你看着。”

    你这么好?戚炼辰确实感受到了他的好意,忙对他致谢。

    鲁直横本要再说些什么,但忽然心想此处不宜久留,主要戚炼辰那个要给儿子收尸的母亲太犀利。

    鲁直横就拉起戚炼辰:“你妈太厉害了,我们还是先回九鼎坊,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但已经晚了。

    他话音刚落,戚明远夫妻听到动静就过来了,付若非见鲁直横黑了脸,顿时笑的花枝乱颤。

    她刚刚目睹鲁直横都解释过了,但王静娟依旧固执的敲盆戳针试图唤醒儿子的一幕,戚炼辰的妈妈太好玩了还好看,她想。

    王静娟扑上来就骂戚炼辰:“你要吓死为娘啊,好好的坐在那里都没气儿了,我拿个铜盆在你耳边敲你也不理,那针戳你还戳不动。”

    戚炼辰不由哭笑不得,他目前还是剑士境,不能做到灵气护体,飞叶不能落的剑师境。

    且母亲对儿子没有杀意,他自然不会警惕,至于自己六品剑士之躯,自然是柔弱的母亲拿针戳不动的。

    鲁直横在边上头大如斗的说明:“哎呀,戚夫人啊,老夫之前就和你说过,他是在闭关是不是。”

    “是呢是呢,但是鲁大师啊,母子连心您不知道我这做娘的心呀。”

    戚炼辰赶紧道:“妈,我先和鲁大师去有事。”

    “哎。”王静娟挽着丈夫,看儿子和仙师们走远,她忽然有些难过,就和戚明远说:“凡俗里说悔教夫婿觅封侯,怎么儿子修炼有成我反而舍不得了呢。这几天我这个心都悬着,再说我当时就舍不得他上剑宗山,我听人家说,有些仙师闭关就是几十年,要是儿子也那样,我们都看不到他了,那我们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说完她就哭了起来。

    戚明远也有同感,可是他明白这对儿子来说是好事,至于难受,他只能压着。

    因为他是个男人,他总不能和妻子一起哭吧。

    戚明远只能默默的搂着妻子的肩膀,低声劝慰。

    一抵九鼎坊,鲁直横就将器宗发下来的客卿资格递给戚炼辰。

    九鼎坊的客卿标志是一个能别胸口上的徽章。

    仅铜钱大小,形为双耳方鼎,上面有九鼎坊三个字,和客卿两个小字。

    字是白色的。

    鲁直横和他解释说:“这是初级的地方客卿标志,但等总部的程序走完,灵剑获得列装,你必定能成为九鼎坊的行省客卿。”

    他又告诉戚炼辰,有地方资格的客卿,在另外六大宗受保护,并且购物都可以九折,本宗八折。

    如果成为行省客卿,购物就能全部八折,但本宗六折。

    然后鲁直横又和他说:“我这几日要为付丫头打点东西,你就在这里好好修炼。”

    “好。”

    他既提到这个事,戚炼辰就将手上的方寸灵梭和怀里的避风甲胄取出递给付若非。

    “干嘛?”付若非手背着后面不肯要。

    但她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其实付若非已经听师兄说过了,师兄说这家伙听到自己有麻烦第一时间就将宝贝拿出来了,还算有良心。

    菇凉心里很甜,但她得矜持的装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