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7一网打尽夏执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是大长老夏武恒和宗主一派的斗争。

    自衍宗宗主闭关岔气,伤重不出后,夏武恒就耐不住寂寞了,偏偏他有个好徒儿。

    现在才十八岁连破衍宗记录,已经是六品衍士的夏惊雀。

    而这位少宗主吧,天赋一般。

    他都到这个年岁了才不过区区三品衍师。

    偏偏还死读书读坏了脑子,管事毫无手段,做人高高在上,早让弟子们不满。

    反而是夏惊雀为人仗义,爱护子弟,且才华出众。

    假以时日,他必定能赶超少宗主啊。

    这是所有弟子的想法。

    见夏惊雀对自己讲话如此无礼,夏执白却不动怒,他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心想衍经有云,亢龙有悔。

    你毛毛躁躁自以为是,从不晓得进退,岂不知跳的高死的快!

    我让你跳。

    既有心理优势,他就淡淡的问对方:“惊雀,此次你为我衍宗年轻一辈的带头人,你可知你的责任?”

    “我自然晓得此去要为我衍宗扬威,震慑群丑。”

    “哦,你既知就好,希望你此去时戒骄戒躁,稳扎稳打,所谓自天佑之吉无不利。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吧。”

    今天本是衍宗为出行弟子分配装备而做的召集。

    你却在这里拿捏腔调逼逼叨叨教训谁呢?

    夏惊雀看他的样子越发来气,索性道:“今日我是带领出征同门来领装备的,不是听少宗主背书的。我说少宗主,你要是真有心希望我们吉无不往,那就麻烦你节约点时间,让我们早点熟悉装备为好。”

    “你既这么说了,那我就放心了。”夏执白居然还不生气,笑眯眯的一挥手。

    辅助他的长老就将衍宗配给弟子的装备发了下去。

    夏惊雀随即一个呼啸,都不和他打招呼就带那些子弟走了。

    夏执白依旧淡然的很。

    他这模样,让站在他身边的夏武东都替他急。

    夏武东说:“少宗主,无规矩不成方圆,夏惊雀这小儿仗着背后有大长老屡屡。。。”

    “无妨无妨。”夏执白摇摇头。

    外人以为他是个面团,他却知道自己不是。

    “我的天赋不行,便只能靠厚积薄发,力弱时和强者抗衡是不智,不然旁人还以为我嫉妒那小儿的天赋。所以我不如让他飞扬跋扈,养他的傲气。同时择机借力。。。”

    夏执白心中盘算着这些账,回到住处后他站在书房的墙壁前。

    本是雪白的墙壁上有一连串的七大宗要参加本次试训的人的名字。

    剑宗陈别江,花间宗辛寻月,器宗周五岳,御兽宗孙相与,符宗沈默然,阴阳宗曹温候。

    唯独没有夏惊雀。

    夏执白站在那里想这些宗门里剑宗是和我衍宗最不对付的,所以我反而不能用陈别江,不然就成污点。

    他随即将目光转向孙相与的位置,荒野大泽尽是异兽,要是夏惊雀横死异兽之手的话。。。

    为保险起见,除了孙相与还需加个帮衬,不如用沈默然?

    “少宗主。”

    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他的思绪,但能进此间的绝对是他心腹。

    夏执白头都没回的道:“何事啊忠伯。”

    “那小儿身边人传来讯息,符宗李连璧请那小儿杀一个身份复杂的人。”看他长大的老仆说。

    听完忠伯的禀告,一向淡然的夏执白也惊讶了,转身说:“本是剑宗杂役,剑宗要他回山,此子又成符宗客卿,还和付四海的女儿不清不楚?呵呵,这倒是好玩。不过我正在琢磨怎么安排呢,有此人参合其中倒是好事。”

    他这就拿出主意:“忠伯,你帮我约请孙相与和沈默然私下分别见一见。”

    “是。”

    “至于那个戚炼辰,关照你的人,等夏惊雀杀他后,他既离群,等信即刻前往符宗找沈默然,必要时当场作证哪怕搜魂,我保他无忧。”

    “是。”

    忠伯退下后,夏执白笑着自言自语道:“沈默然和李连璧同为岳惊神的弟子,却一向不和。我拿此事能帮沈默然去一对手。前提是他杀了夏惊雀并嫁祸孙相与。如此夏武恒必和御兽宗不和,但孙相与绝无可能卖我。这时事情爆发,剑宗符宗会向夏武恒问罪。如此一来,双方就成水火。”

    “等被外敌纠缠的夏武恒试图动用衍宗力量时,本少宗主联合其他长老断然拒绝。夏武恒必定要和我动手,这时假病之中的我父拿下他收拾残局。”夏执白双掌一和:“我衍宗内患消除,对外也有交代,到时候我再透露出去其实是沈默然杀的人,这样御兽宗和符宗决裂之外,野心勃勃的岳惊神还痛失两子!至于剑宗。”

    夏执白将手在陈别江的名字上点了点:“无脑小儿事后择机捧杀即可。”

    然后他又看着曹温候的名字,笑说:“娶妻当娶辛寻月啊,你不去碰壁如此衬托出我来呢。”

    天赋不佳的三品衍师在斗室之内,因为得知夏惊雀要杀戚炼辰的情况后,根据各种身份关系,竟在短短瞬间做出如此局面。

    简直一网打尽七大宗的优秀子弟。

    他有如此手段,难怪乎能对夏惊雀的咋咋呼呼不屑一顾。

    读书会读傻了吗?也许吧。

    夏执白随即走去父亲闭关的山门前,长吁短叹后,当众呆头呆脑的拿出书本坐在茅庐内继续苦读起来。

    夏惊雀听闻他的做派,说:“这种蠢货也能做我衍宗的少宗主吗?”

    众人都笑。

    而此时,不被夏执白放眼中的剑宗二货陈别江正跪在父亲面前。

    这厮被付若非“主动前往前线”的伟大精神感染,于是决定放弃荒野大泽的试训,要学习付若非前往万里关山杀敌去。

    陈落河听完他的豪言壮语后,道:“逆子,请侧头沉肩。”

    陈别江懵逼的歪了下脑袋,表情茫然。

    陈落河就问他:“可有水滴落?”

    “啊?”

    “啊什么啊,你脑子进水了吗?既然没有水,为何冒出这种主意!你当万里关山是好玩的,如今大雍三皇子和衍宗亲近,你去前线找死吗?再说你以为付若非是心甘情愿去的关山?此事能闹的这么轰轰烈烈,完全不似付四海的为人,其中必有缘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