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1群玉山头见瑶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周遭百姓以为他最多也就动手打那厮一顿吧,没想到他去扒拉人家衣服,再看李大嘴瞬间被戚炼辰扯光了上下,只留身棉絮鼻涕眼泪的在那里喊:“大少爷,大少爷,我错了,我不敢了。”

    那模样就好似只脱毛鸡似的。

    百姓们都哄堂大笑,戚炼辰也很满意,妈的巴子的这些小人真是惯的。

    他这才得意洋洋的回家。

    得知戚炼辰出关回家后,鲁直横抱怨说:“这小子是觉得九鼎坊没有他一碗饭?”

    周向铁叹道:“师弟啊,你太糙了。”

    “啊?”

    “你也不想想他才多大,且刚刚经历了诸多的风波,人家出关就回家有错吗?”周向铁想起自己当年,沉迷于修仙之路十年都不曾回家一趟,直到双亲过世后他才恍然什么是子欲养而亲不在,他的心中就有些疼。

    但也因此,他对戚炼辰没事就往家跑的习惯很欣赏。

    男人嘛,别做妈宝,但得顾家!

    被师兄一提醒,鲁直横不好意思的说:“是我太心急了些。”

    “走吧,那孩子既然回家吃饭,我也好久不曾饮酒了,且去你那边坐一坐等他回来就是。”

    鲁直横赶紧要人去备酒菜。

    但回头时他见师兄站在戚炼辰刚刚修炼的屋子内发愣,他就好奇了:“你站这里干嘛?搞得瞻仰谁似的这么肃静。”

    你特么真会说话。

    周向铁指着墙壁说:“你去看看,想清楚再和我鬼扯。”

    看什么啊,木头开缝了吗,鲁直横疑惑着凑去墙壁前,见墙壁上依稀有些仿佛利刃割裂划过的痕迹,那小子在屋内舞剑干什么啊,鲁直横这时还有些不以为然。

    但他回头见师兄盘膝坐在榻上后,他有些懂了,莫非。。。

    “开了双心窍,达到三品并给不可能,如果这样的话,我观看剑痕应该是御剑有成所留。”周向铁的脸色很不快,他盯着师弟:“你确定这小儿之前未开剑心?”

    鲁直横再憨也晓得他的意思,立刻发誓:“我确定,我当时在浮世绘还亲自测试过他的体质!”

    然后他说:“师兄,这只能说这小子天赋了得。”

    周向铁也就是刚刚心神激荡时乱想了下而已,其实他也知道,首先剑宗和器宗和睦无比,其次剑宗要是晓得戚炼辰如此天赋他们不自己培养,却丢出来做他宗的死间,这是有病吗?

    “等那小儿回来,帮他打造些前往荒野大泽的装备。材料从我这里出,就当结个善缘吧。至于挖他来器宗一事,就不要再提了。”周向铁又道。

    他从墙壁上那些转折之间圆润自如的剑痕里,观想出戚炼辰的御剑境界应该是四品不止。

    而他才入修行多久?

    这种子弟本一心向往剑宗,又有这种天赋,器宗是留不住的。

    再说其中说不定还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鲁直横没想那么深,只是很失落:“可是他在器宗方面的天赋也不差啊。”

    “是不差,甚至很优秀!”但周向铁坚定的一摆手:“此事真的不要再提了。”

    他不得不提醒师弟:“你也不想想,他以杂役身份下山后是如何晓得这些本事的运用的。”

    “这,这莫非是说有人将这些提前教他了?”

    “记得陈别江先当众说陈落河要他回山,然后此子又和你说过他观看一位长老练剑就会了星海剑诀。呵呵。”周向铁指着剑痕和师弟把话说透:“哪宗都有些狗屁倒灶的事,剑宗也不例外。但不管他们内部怎能斗,对于此子我们只结缘只施恩总是好的。你性子直爽坦诚,就当他是个小友处处吧。”

    “那行吧。”

    宗主都这么说了,鲁直横也只好认可。

    但他想到那小儿说不定背后有人教导剑术却不透露,害的他费尽心思,他就火大。

    这厮一火大,戚炼辰就又收到了来自鲁直横的怨念1000,1000,1000

    这又是为啥?难道是为我拿了你家的灵剑没还回去?

    戚炼辰看看自己手边的灵剑,很无语。

    但鲁直横自己很快想通了,人家无论是背负使命还是有难言之隐,接触下来对器宗对他都没有恶意,甚至还帮个设计了新式灵剑呢。

    他这种糙汉一想通也就不气了,甚至还因为灵剑的事对戚炼辰又生出些好感呢。

    戚炼辰彻底迷了,一个大胡子老汉对自己爱恨交加个没完,这算怎么回事,他都不敢去见他了。

    要是堂堂剑帝在崛起之前被个大胡子给。。。那不能够啊!

    世间七大宗。

    说起来最让人神往的还是只留女子的花间宗啊。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诗中瑶台说的便是花间宗的总山门所在。

    瑶台在群玉山之巅,形如花冠。

    而群玉山的山石通透雪白,整山外形则似美人。

    此山地处大雍苏浙行省,正对东南向的澜沧水。

    花间宗选择此处作为总山门后,又经历多年改造。

    使得这里春日漫山鲜花,秋日遍野的红叶。

    于是临江照影的丽人衣裳也就四季替换,缤纷迷人。

    随着荒野大泽试训的即将开始。

    今日花间宗也在聚集年轻的弟子们。

    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辛倾城端坐在台上,看着站在阶下容貌和她如出一辙,但还稚嫩的女儿辛寻月。

    下面的弟子们则都仰慕的看着她。

    拒绝皇室和他宗追求的宗主忽然生下辛寻月后,曾引起轩然大波。

    面对汹涌指责,辛倾城持柳叶双刀问天下:“男欢女爱乃是天道,更是私事。我以天道为夫行自我本心管你们何事?”

    阴阳宗有长老阴阳怪气,辛倾城直接出手斩之,阴阳宗主竟不能挡。

    加上剑宗陈落河,器宗周向铁,包括御兽宗人都纷纷表态支持花间宗。

    天下遂无声。

    经历此事后辛倾城名声不降反升,渐成天下女子的偶像。

    过去内闭的花间宗也因此走出世间广招门徒,十年过去后,花间宗身在七大宗之列,不再是因为名,也因为实力足够。

    如此宗主岂能不让门人爱戴敬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