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玄幻魔法 -> 腹黑剑帝重生记

12辛倾城的拜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等辛寻月禀告母亲,说试训弟子到齐请宗主示下时。

    辛倾城就言简意赅的道:“此去试训无非杀敌存己,这些我平时都教导过你们了,所以我就不废话了,朱长老。”

    “在。”一个年岁三十左右的妇人应声。

    “将宗门给她们的装备和丹药都发下去吧。”

    等弟子散去后她才露出母亲的一面,拉起辛寻月的手叮嘱女儿:“寻月,你虽然已是五品花士,但天下宗门藏龙卧虎,你不可轻敌,尤其需防备阴阳宗的小人。”

    “孩儿明白。”辛寻月乖巧的说。

    “七大宗内,剑宗器宗都值得信任,但也需留些心眼。我们女子比起男子来说太吃亏了。所以你出门在外凡事不可只看表面,你需用心去辨别对方的善恶。”

    “是。”

    “关于御下,女人又有比男人复杂的一面。她们现在服你是因为娘的地位,要让她们彻底心服口服,为娘告诉你三个办法。如果有人因为私心不听你的话,那么你用言语教训她,再不听就用鞭子抽打她,还不听就砍下她的头,明白了吗?”

    “女儿明白了。”辛寻月做坚毅状,辛倾城看她那副弱弱的样子却怎么都不放心。

    但,小鸟终还是要离巢的啊。

    辛倾城想想还是将昨晚就写好的那份信放了出去,一点灵光飘摇万里,次日就抵达长安,然后再被人转道发出,落在周向铁的手中。

    这会儿戚炼辰就在他的对面,正在翻着图册琢磨自己的一个想法。

    “当年还未能牙牙学语的丫头都能参加试训了,时间真的快啊。”周向铁看完信后目光落在戚炼辰的身上。

    他心想:“这小子机智百出且背景莫测,尤其还有本事,我让器宗子弟明面上照顾花间宗,私下再请他照顾一二,如此才更保险。”

    周向铁对年纪小她几十的辛倾城毫无邪念,纯粹就是欣赏那女子的刚毅杰出。

    但那个女子太出色了,她就好像夜空里的明月为万人瞩目。

    周向铁虽然心中无鬼,可世人的嘴就没个谱的。

    全世界都在猜辛倾城的野男人是谁呢,他为避嫌也和她并没有太多私人间的联系,不过逢年过节时辛倾城总记得给他这个老兄长送上点东西问候一二。

    如今侄女有事,他岂能不帮?

    于是他踢了踢还在看器宗图册的戚炼辰:“和你说个事。试训时帮我照顾个人。”

    随着这两日的相处,周向铁不知道怎么的,越来越看着小子顺眼,两人渐渐都成忘年交了。

    周向铁不知道,戚炼辰虽不是刻意讨好他什么,但戚炼辰曾和他相处多年,熟悉他的脾性,因此知道和他怎么相处,然后才会让他有这种感觉。

    至于鲁直横,那就是个打铁的弟弟,已经参合不进他们的圈子了。

    被他踢了一脚的戚炼辰就说:“谁?”

    “花间宗的少宗主,辛寻月。”

    戚炼辰一愣,都乐了:“周宗主您开玩笑吧,人家是七大宗里的少宗主,你让我去照顾人家?”

    “别以为七大宗的少宗主怎么了,衍宗的夏执白还是个书呆子呢,花间宗的那丫头啊单纯的紧,在荒野大泽这种地方遇到危险说不定能乱阵脚。所以啊,你。。。”

    戚炼辰直接摇头:“周宗主,不是晚辈矫情,人家花间宗都是些美女,我一个毛头小子凑过去算什么事。”

    “我没要你凑过去啊,只是要你遇到事帮帮她的忙。”

    “这样啊,那一定。”戚炼辰这就无所谓了。

    他随即和周向铁说:“周宗主,我想在鼎中山里模拟些东西,能不能麻烦你批准一下?”

    这两日里,周向铁和他相处融洽还有个原因,就是戚炼辰的一些构想能勾到他的痒处。

    闻言周向铁就说:“你也算器宗客卿,不需要我批准啊。”

    戚炼辰理直气壮的很:“可我没灵石啊。”

    周向铁呵呵起来,已明白戚炼辰心迹的他就调侃晚辈说:“那你得先告诉我,你想做什么,你小子分明是一个死心塌地的剑宗人,来我器宗敲竹杠我可不答应。”

    “您的恩情我都记得呢,我以后还好不好。”戚炼辰死皮赖脸着。

    周向铁哈哈一笑:“这些都是小事,我就问你想构建什么。”

    “我欠符王的恩情,想为付若非打造个护具,有些构思不晓得行不行。”

    “原来如此,只是单纯的为她打造护具?”周向铁坏笑着问,戚炼辰叹道:“不亏不欠才是修士,仅此而已。”

    其实他除了这个目的外,也想回报一下器宗的善缘。

    毕竟堂堂剑帝也是有尊严的,在人家器宗这边只索取不付出,没这个道理。

    要不然这两日他和周向铁“询问”器宗诸多东西然后引出自己的些所见干嘛呢。

    那都是伏笔。

    一块灵石对周向铁来说根本不是事,他也好奇戚炼辰有什么主意,于是就带着他往鼎中山那边去。

    戚炼辰老有心计了,沿途还拽上鲁直横。

    被他们冷落两天的鲁直横满脸的警惕,到了地方见周向铁将灵石丢进鼎中山后他才放心。

    这时戚炼辰忽然问:“周宗主,我能不能不要升级客卿,用之前的功劳和你们换些灵石备用?”

    鲁直横就来神了:“看吧,我就晓得这小子没打什么好主意,上次都把我吸出来了。”

    你特么!

    周向铁皱起眉头瞪了这个憨货师弟一眼,对满脸膈应的戚炼辰道:“你是想靠灵石升级快些?”

    “是。荒野大泽情况复杂,我想多点准备。”戚炼辰如实道。

    鲁直横在边上痛心疾首:“你小子傻不傻,能成为行省客卿以后买东西得省多少钱,再说你才多大,你都已经这个境地了你急啥。”

    戚炼辰正色起来:“鲁大师,周宗主,晚辈的账不能这么算。”

    “那如何算?”鲁直横问。

    戚炼辰认真的道:“晚辈以为,以后是以后当下是当下,我如果舍不得损失,因为实力不够死在荒野大泽的话,就算我成为器宗总部的客卿,买东西都白给又能如何呢?”

    “尤其李连璧对你必有算计,也许当你的情况散播出去后,麻烦还要更多,是不是?”周向铁问他。

    戚炼辰点点头:“是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