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武侠修真 -> 越王剑之天下第一剑

正文 第八十六章 谈昊坠崖,貂红玉身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没办法了,只能用这招。’

    祝贺从自己破烂的衣衫里摸索了一遍,拿出一个脏布包裹,打开包裹是根红彤彤的萝卜。

    祝贺下骡子找了根枯树枝,再从自己的乞丐服上撕下来一条布,布上套了根红萝卜。

    挑着萝卜,骡子咯噔咯噔的向前走。

    骡子呲着两板门牙,舌头一个劲的舔红萝卜,身子驮着两人,也不知疲惫了,反而走的更有力。

    无量崖那边斗得难分难解,强悍的罡气将山上的迎客松吹得摇曳不定。

    驳兽本来白色的身子浮现了黑紫色,这是中了毒怀针的毒针。然而,驳兽双眼变成紫色,原本中毒的身体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再次咆哮,嘴中吐出紫色火焰。

    火焰打在山上的战团当中,谈昊与仝阵拉开距离,将火焰躲开,紫火打在青草上燃烧出雄雄紫火。

    驳兽如发狂般发肆吼叫,趔趄的冲向斗争的几人。

    仝阵一斧子将谈昊劈退,倒飞而出。

    ‘孽畜,怎么又发起狂来。’

    仝阵站稳身型,稚嫩的说道。

    由于驳兽回光一般的发狂,正魔两派的争斗暂且休止。

    毒怀针单手捂住受伤的臂膀,鲜血淋淋的流到草地上。祁天留吐了一口血,脸上浮现了一层黑气。

    ‘遭了,中毒了。’

    祁天留嘴中喃喃的说道!

    暴躁的驳兽发疯般的攻击,嘴中不断吐出紫火,正魔两派暂且收手,一同对付这驳兽。

    驳兽如虎牙一般爪牙拍向魔教中人,狼曋被爪牙击中,倒飞而出。

    又是一口紫火喷出,紫火打在丁郁欢的双钺上,双钺顿时被紫火湮灭,化成灰烬。

    另只爪子拍向正派人士,飞虹子横剑抵挡,犹如道彩虹般飞射而出。

    这时骑骡子的祝贺与慧行已经到了,慧行立在地上,看着发狂的驳兽。

    ‘阿弥陀福!灵兽狂颠,无可救药。’

    ‘快,我们快去帮忙!’

    祝贺骑着骡子往前走了几步,飞身跃起,接下飞出的飞虹子。

    飞虹子吐出口血,祝贺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飞虹子用袖子擦了擦血渍,说:‘没事,驳兽吐出的火焰一定要小心,被火焰集中,便会灰飞烟灭。’

    ‘嗯,我知道了。’祝贺说,‘和尚,我先行一步。’

    祝贺踏着凌乱的轻功,手持玄木拐杖打向驳兽。

    祝贺所练内功为《向丐乞重功》,所使用的棍法是《神玄凤羽棍》。

    运转神功,身上包裹一层褐色,祝贺腾飞而起。

    ‘神玄凤凰棍。’

    数个祝贺的身影凭空出现,玄木拐杖上出现一只赤焰凤凰,凤凰发出凤鸣,打在驳兽白色鳞甲之上,驳兽踉跄后退。

    驳兽发出低沉的鼓声雷鸣,狂暴的从嘴中吐出紫色火焰。

    祝贺快如闪电,数个幻影同时出现,驳兽伸出粗大的右掌,也不知拍向那个。

    鼓声雷鸣响彻天际,驳兽灵活矫健的身躯往前一扑,看似是在捉祝贺。

    实则去抓沈怡、貂红玉两人。

    腥臭之气扑面而来,驳兽张开虎牙大嘴,一下子将貂红玉咬住。

    驳兽锋利的虎牙将原本护在貂红玉身上的白色罡气咬破,殷红的血液从貂红玉身上流出,貂红玉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

    谈昊与沈怡见状忙得飞身营救,驳兽吐着厚重的鼻息,撕咬着貂红玉。

    甩头将其扔出了无量山,貂红玉掉入无量渊下,谈昊欲想救之,却被驳兽掌爪拍中,掉入无量山下。

    祝贺见驳兽暴怒,实力增强,忙得将沈怡拦下。

    ‘红玉!谈昊!’

    沈怡在嘴里呐喊到。

    接着就是股恶丑传来,沈怡忙得推开祝贺,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尼姑,不要冲动,我们不是它的对手。’

    毒怀针一臂已伤,又见驳兽暴怒,知不可再战下去,血莲不可得,因而下令撤退。

    众魔派弟子见盟主受伤,驳兽暴怒实力倍增,不可再战,跟着毒怀针撤离而去。

    祁天留捂着胸口摇摇欲坠,退到一旁,花眼的看着暴怒的驳兽。

    见貂红玉与谈昊掉下无量渊,也不好救,只得呆呆的看着。

    抚着晕晕眩眩得头,模糊中见到一位金光熠熠和尚,和尚右手持棍,左手束掌,嘴里喃喃不停。

    念得乃是金刚经里的一段。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念完这句,慧行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色福禄,福禄上写着晦涩难懂的佛语,慧行飞身而起,将福禄拍入驳兽身体当中。

    站稳身型,如意莲花座盘坐在草地上,身上散发出道道金光。

    嘴中不停的默念金刚经,驳兽额头上发出丝丝金光,戾气渐渐散去,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驳兽发出一声长鸣,而后奔逃而去。

    慧行和尚依旧盘坐在地上念着金刚经,驳兽的离去装作浑然不知。

    沈怡与受伤的飞虹子来到崖边,看掉下无量渊的貂红玉与谈昊两人。

    ‘貂红玉!谈昊!’

    只听见回响,却未见有人回应。

    ‘师兄!咳咳咳!’

    飞虹子对着无量渊喊道,但只喊了一声就吐出口鲜血来。

    ‘别喊了,你受伤了。’邱处机说,‘无量渊深不见底,怕是已经死了。’

    ‘师兄!师兄!大师兄!’飞虹子不管不顾,又朝着无量渊底喊了几声。

    ‘盟主呢?盟主的灰雕可以下去看看。’泰守站在一旁说道。

    沈怡这才扭头去寻祁天留,祁天留撑着绿藤蔑咳着血,近乎晕倒。

    ‘盟主!’沈怡叫道。

    祁天留支撑不住歪倒在地,众人吃了一惊,都围过去看祁天留。

    祝贺将祁天留扶起来,摸了摸颈脉,又把了把手脉,封住膻中穴与鸠尾穴。

    ‘盟主中了毒怀针的针毒,昏迷不醒,我封住了他两处穴道,防止毒性漫沿。’祝贺说。

    ‘盟主功力深厚,想必不会有事,毒解掉就行。’司徒茜说。

    沈怡:‘我师妹与谈昊两人掉入无量渊怕是凶多吉少,本想借盟主神雕一用,这可如何是好?’

    ‘无量渊深不见底,摔下去必然粉身碎骨,不如下山去寻尸首好些。’泰守说。

    沈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找到我师妹。’

    此章完,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