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都市言情 -> 农村的星空

正文 第六十四章 黑暗前的黎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代愈修因为职务原因,工作变得很忙,再也不能像代注恒小时候那样和代注恒时时在一起沟通思想,一定程度上,他对儿子的了解不如邓益蓉。

    当邓益蓉提出问题时,代愈修是真的不知道答案,也是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学什么?”

    “他从高中开始就很有目的的学习文史哲,他不是按照高考重要性来进行学习的,他的学习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至少是他认为有用的东西他才学,否则你逼死他他也不会学。以他的记忆能力和思维能力,怎么可能英语这么差?他的作文能拿满分,数学能拿高分,历史、政治能拿高分,为什么英语总是班上最后两名,因为他不觉得自己需要英语,因为他觉得英语不是他实现人生价值的重要条件。”

    “是吗?我们的小恒成了这样的人?”

    “他一定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人,但很可能不合时宜。”代母其实也有一丝忧虑。

    “我们一定要他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人吗?我们从小就望子成龙吗?”

    “我们似乎并没有渴望他一定要出人头地,只希望他能够好好的过日子,平凡的人也有很多快乐。可是似乎一切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但愿他能够一路走得踏踏实实稳稳当当,他以后光宗耀祖是我们的儿子,以后平淡无奇仍然是我们的儿子啊。”

    “其实很多人的一生都不是在自己的计算当中,也不是自己或者父母能够安排的。冥冥中总有一些我们无法解释无法认知的力量。有多少坏人是希望自己走上那条路的,有多少失败者是完全没有努力的?”代父想起了自己的几十年人生经历,唏嘘不已。作为XXXXX子弟,如何才能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工作,经历了太多的磨难。

    “好了好了,不是又把几十年的磨难和艰辛都想起了吧。睡了睡了。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好小子,不愧我代愈修的儿子,有志气,不枉我们一番培养。哎,就算我们给他安排了每一分钟每一天的生活,也未必就一定最合适,而且变数也非常大。算了算了,让他自己去选择吧,不然恐怕一辈子也长不大,一辈子都不甘心。”

    代注恒父母的卧室里的床头小灯熄灭了,一切归于宁静。

    代注恒回到自己的卧室,可怎么也睡不着了,心中汹涌澎湃起来,自己是母亲说的那种将尽自己毕生的努力去实现家族的复兴的人吗?自己是那种骨子里就因为优良的基因和血统而有强大自信的人吗?

    无论是代愈修还是代注恒,他们实在也没有想到,两者取其一,其实不一定是中庸,很可能是重大错误。

    比如说姚明2米26,在他和潘长江之间取一个平均值,并不是中国正常人普通人的平均身高。

    代愈修老了老了,非常后悔,后悔如果自己让代注恒自己选择,不加干涉,结局很可能不同。同时也后悔,如果自己非要坚持让代注恒一定要走自己给他安排的道路,结果很可能也不会差到现实无法挽回的地步,至少他们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第二天早上,代注恒的父母明显因为昨晚的交流而改变了一些对代注恒的态度。原本代注恒一直认为父亲比较开明,母亲比较死板,听过夜谈之后,才知道母亲其实可能比父亲更知道自己,更明白自己。平时母亲说的话做的事可能都在一定程度上维护父亲的权威,不让儿子和一家之主因为代沟和观念之差而失和。

    下午,周末不上班的代愈修找代注恒谈话,简单的说明了自己的意思,首先是相信儿子一定能够权衡各种因素做出明智选择,其次是相信儿子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最后是表达了父母对儿子的支持和理解。

    代注恒清楚,疯狂的事情就是放弃找“工作”,放弃进入体制内的机会。

    虽然代愈修一定程度上向儿子妥协了,但还是处于关心和爱护偷偷的关照了自己的一些老朋友和有人情在的单位领导,为儿子提供一个最后的保障。

    时间就这样匆匆过去,很多事情被人创造,很多事情被人遗忘。

    代注恒不急不躁,天天在家看书,在看书疲倦之后就出去跑跑练练。美其名曰:劳逸结合、脑体双修。

    经历过高中时代对足球运动的了解和热爱,代注恒再也不是那个小时候只会读书不愿意运动的书呆子了,他在大学里就把身体练的棒棒的,老实说,等闲两三个壮硕的男生都未必打得过他。

    在家呆着的时间里,代注恒因为改变了通信地址,所以和很多笔友的交往都停止了下来。只有少数在毕业前告知了对方电话联系方式的笔友网友才保持了联系,其中和他保持联系最多的还是他的干妹妹——孙晓春。

    孙晓春是一个很可爱很有心的女孩,她每次给代注恒寄来的书信都是经过一番打理之后才发出的,用信纸做成青蛙、千纸鹤、蜻蜓、老虎等等手工艺品。

    代注恒通过3次电台播放自己的交友要求和收听了13期别人的交友要求后交了很多的笔友。有的笔友仅仅只通了一封信就再也没有联系。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双方对对方特别不满意造成的。

    代注恒记得有个笔友,第一封信就只有半页信纸,信纸中提出了十几个问题。

    “1、你真的叫代注恒吗?2、你真的是男生吗?3、你真的是在嘉溪师大读书的大学生吗?4、你身高多少?5、你体重多少斤?6、你帅不帅?7、你家是干什么的?8、你爸爸是老板还是当官的?9、你家在昌德吗?10、你家有几个人?11、你妈妈有工作吗?12、你大学毕业以后会到昌德去工作吗?13、你大学以后家里给你安排好了工作吗?14、你家的房子多大?15、你家有车没有?16、你谈过网恋没有?17、你交笔友是为了耍朋友吗?18、你会为你女朋友买3万块钱的衣服吗?19、有没有兄弟姊妹?”

    这种情况的笔友或者类似的笔友代注恒遇到过十来个。其中还有3个第一封信就把照片寄来了,照片看女孩子还挺漂亮的。代注恒出于礼节还是会回信的。比如他对上面这个笔友的回信就是这样的。

    “1是2是3是4、一米到两米之间5一百到两百之间6时帅时不帅7没干什么8当老板的官9不10没有人11很多工作12不!13继承家族企业14周长1公里15三副象棋六个车16有没有17是不是18我家的狗都穿5万的衣服19可能有!”并且出于礼貌,代注恒把自己画的一个自画像寄给了这个笔友,自画像是他在练习基本素描技能的时候画的,不过经过了加工,画像根本就是毕加索风格的抽象画。

    代注恒还遇到过笔友来嘉溪找他的情况,这种情况下,他一般都不会和人家见面,委托岳博天出面去摆平。

    甚至有一个笔友就是嘉溪一所高中读高三的女生,这个女生甚至还在看过视频之后对代注恒产生了一些好感,“骗”代注恒去了她的出租屋,差点就把代注恒给困在里面了。好在岳博天早就和代注恒约定好了,十分钟没出来就赶紧来敲门。

    这个故事曾经让寝室里大伙儿笑了一个月。这个女孩并不丑,她就是失恋以后想找个男生来报复一下她前男友。代注恒并不愿意去做打手,当然就算他愿意做打手也不愿意去和一个才见面两次的女高中生怎样。他去出租屋是为女孩补习数学的,只是他多了个心眼儿,提前要求岳博天在合适的时候来敲门,然后借机脱身。

    笔友多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比如说渝阳小美女常芸,这个小女孩还在读初三,和家里闹了矛盾,就偷偷借了钱来嘉溪找笔友代注恒哥哥。

    女孩长相一般,但身材很好,要是大上七八岁,说不定代注恒还不会拒绝和人家谈谈恋爱,可惜女孩子太小,太幼稚,代注恒根本不是牛大开和杨柳那种来者不拒的人,做不出来者不拒的事情。

    小女孩在嘉溪被代注恒安排在宾馆中,等待女孩的父母来接她回去。代注恒问心无愧,到长途汽车站接人、去公园玩、吃火锅甚至开房间都有岳博天在一起陪着,甚至吃火锅时还喊上了易雍和牛大开。

    女孩的父母和一个舅舅赶来接走了女孩,女孩从此没有再和代注恒联系,代注恒希望她不会恨自己。为了不惹麻烦,他用的是外面的磁卡电话给女孩的父母联系的。他根本无法知道女孩最后是否原谅自己,也不知道女孩父母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那个长相不错的笔友汪青青曾经约代注恒去她那里玩,代注恒拒绝了两次,于是后来两人之间也就没有了联系。

    也许真是代注恒拒绝了太多诱惑,所有真到了孤家寡人、孤独无助的时候,他连诱惑都没有机会去拒绝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