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其他类型 -> 茶隐出世

第四十五章 家族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修文得给教授一个台阶,想了半天,觉得还是说实话比较简单。

    找到教授,也不避讳其他人,修文在手机里调出了文婷的果照,说大家都知道这张照片是在祖屋后山照的,也都猜到是我帮拍的,甚至,有人也看到了网上的传闻。

    修文说着看了眼大家,接着说,不过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她就是咱们这个项目的投资者。

    大家一惊,立刻猜到会发生什么了,却都没吭声。

    修文扫了眼大家,说我想大家都猜到了,投资方反悔,要我们立刻还钱。不还的话,他们会以情感诈骗罪起诉我。

    教授听了也是暗自心惊,不过他也没那么多钱,只得不吭声。不过他心里倒也佩服,小小年纪,遇到这种事情居然还能如此镇定地跟大家交流。

    修文说完又等了会儿,见没人吭声,心里有数,就问教授,上次教授说想入股,现在就是个机会,不知有没有兴趣?

    教授说,肯定有兴趣,但投不了那么多,最多四百万。

    修文接着问,蒋家催得急,要一周内还钱,教授您这儿能马上到账吗?

    教授摇摇头说,一周肯定不行,半个月内最多两百万。

    修文这才说,日本茶道协会愿意投资,但前提条件是度假村的设计必须过设计师这一关。

    教授听到这,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其实,当他接过设计师名片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必须听对方的,只是在学生面前,他得要面子,所以才没当场答应。

    现在,有了修文这个台阶,他自然是求之不得。

    于是,没等修文说完,他就说既然是投资方的需求,我们执行就是。

    修文不知个中缘由,见教授答应得这么爽快,忙说谢谢教授的理解。

    刚离开,石田就打电话来问情况,修文说,爷爷还是没答应。

    石田说,你来一趟吧,既然爷爷知道了,就将装人参的盒子拿去吧。

    修文直接去了宾馆。

    石田说,这个盒子是专门位这株人参设计的,能防虫、防潮等,用它来存放,过个一、两百年都没问题。

    修文忙谢过,心想有了这个盒子,外行也能知道这株人参的贵重。

    两人坐下,石田突然问,为什么你爷爷一定要将第一杯茶给你?

    修文笑了笑,说爷爷要撂挑子,将江西陆家的事情都交给我做。

    石田哦了声便陷入了沉思,最后说,要不这样,你爷爷就去日本看病,你跟我们协会的人做三场交流,如何?

    “这倒是个办法,毕竟,去看病跟去交流完全不同。”修文有些兴奋,但很快意识到,纵使爷爷答应了,时间太长也是个麻烦事,“……”

    石田见此也不拐弯抹角,说这八百万不是我们的投资,而是你的出场费。不过出场费肯定要等你出场后才给,还要交税,而茶隐世家还有个不能牟利的规矩。

    修文一听,立刻眉头紧锁。他心想,说不定自己还没去日本,就先进监狱了。

    石田显然知道修文在想什么,继续说,所以我们决定以赞助的名誉给,就是给陆家八百万赞助款,让陆家对祖屋做修缮。关于赞助,我们国内有很成熟的经验,所以最快10天可以办好手续,将款打过来。

    修文略为松了口气,如果这样,设法拖一拖还是有可能。

    正想着,修文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电话,但是本地的。

    修文想了想还是接了,是花店老板娘打来的,问修文有没有空?

    修文问什么事?

    老板娘说,我连送了十天共990朵玫瑰,如果陆总能来一趟,我免费送你9朵,你拿到医院去,凑成999朵,如何?顺便你也可以看看我家玫瑰的质量,到现在为止都没凋谢。

    修文说,还真是应该去看看,只是我正在接待日本客人,脱不开身,你好事做到底,帮忙拍几张照片给我,先谢谢了!

    老板娘也是有心,先好好帮雨瑶拍了几张照片,发给修文后,又特意多拍了几张离雨瑶比较远的照片发到网上,瞬间从宜丰红遍全国。

    修文看了发过来的照片后就打电话给老板娘,让送99朵玫瑰到家里去,就说是陆校长送给夫人的。

    挂断电话,修文觉得冷落了石田,于是将刚收到的照片给石田看。

    石田问,你们孙书记的女儿?

    修文说是。

    石田摇摇头说,其实你应该选文婷,漂亮、大方、家庭富裕还有政治人脉。听说她生病住院期间还要上海市要员前去探望。

    修文没搭话,不过当石田说起有市要员前去探望时,他突然想起那天见到的人,心想应该看看上海电视台,说不定就知道那人是谁了。

    正想着,石田突然问修文,你确定那是你的孩子吗?

    修文奇怪,按理石田没必要关心这个问题,于是问,你想说什么?

    石田看了看修文说,我只是对上海市要员前去探望感到奇怪。

    修文立刻明白石田意思,但石田是日本人,如果他利用此来要挟那位要员,就成了两国间的问题了。

    想到这,修文说,纯粹从她到我家和做人流的时间上来看,还是有可能的。

    石田笑了笑说,如果我告诉你,她在做人流的前一个月就预约了这台手术,你还觉得这是你的孩子吗?

    修文顿时傻了,不过他还是说,我要问问我妈才知道。

    石田继续说,我听说蒋小姐动手术后,分离出来的东西立刻被扔到浓硫酸里了。

    见修文没反应,石田问,你没听过用dna做亲子鉴定吗?

    修文暗自吃惊,没想到日本人做情报工作会如此仔细,他都有些害怕石田了。

    石田看出来了,说别担心,工作细致是我们国家的传统,我只是在想,如果蒋家以情感诈骗的名义起诉你,而你却能证明那孩子不是你的,那可能就不会输。

    修文听了又惊又喜,喜的是他应该能熬过蒋家的官司了,惊的是石田太可怕,居然什么都知道。

    修文突然想,如果石田什么都知道,去日本一事算不算趁火打劫?不过转念一想,干嘛要那么心理阴暗,就不可以说人家是雪中送炭吗?

    原本打算晚上陪石田喝酒的修文,到底找借口说要去跟爷爷商量,走了。

    修文一进门就看见了饭桌上放着的人参和阿胶。

    他也没在意,将石田给的盒子也放在饭桌上,然后小心打开人参旧包装,将人参装到新盒子里。

    在场的人都不傻,在修文一打开这只精美的盒子时,大家都知道,这只盒子才是专门为这株人参设计的。

    果然,随着修文将每一根分支都恰到好处地放入凹槽时,陆母先叫了起来,天呐,我看这盒子都值几十万,这株人参起码也得一、两百万吧?

    修文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合上盒子并扣好,提着上楼去了。

    下楼后见大家还傻站在那,修文对陆母说,妈,你把饭桌上的阿胶也收了吧,我肚子饿了,要吃饭。

    大家坐下,修文对陆父说,爸,菜这么丰盛,喝点酒吧?

    这个家里,除了修文也就陆父知道要还钱的事,所以干脆直接起身去拿酒了。

    奶奶看了修文一眼,显然在埋怨修文不懂规矩,怎么能要父亲都帮忙拿酒呢。

    修文的确很累,就当没看见。

    陆父劝陆爷爷也喝点,陆爷爷还在生气,没理他。

    陆父也就不管了,陪着修文一杯接一杯,把修文都有点喝傻了。

    修文玩笑说,这当校长了,其它本事如何不知道,酒量却是见长了。

    陆父笑,说的确,当官的本事没学会,情商也没提高,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这酒量见长,所以,我也就只能陪你喝酒了。

    正说着,门铃响了。

    修文猜是花店老板娘来了,就对陆母说,妈,我喝多了,你去开门吧。

    陆母毫不犹豫地起身开门去了,修文连忙对陆父说,你给妈订的花到了。

    陆父愣了愣,刚要问,就听陆母在门口尖叫起来:“天呐,好漂亮的玫瑰花!”

    老板娘说:“这是陆校长送给夫人的,我是花店老板,来送花的。”

    陆母连忙说:“快进来吧,进来坐坐。”

    老板娘一看室内装修也有些呆了,不过她还是先跟爷爷奶奶问好,然后跟陆父问好,最后看修文的眼神就有点火辣辣的了:“陆总好!”

    见陆母去找花瓶,修文问:“雨瑶还好吗?”

    这一问直接浇灭了老板娘眼中的火花,连忙说孙小姐挺好的,已经出院了,花还要继续送吗?

    修文说,她家不好进,你就别去了,谢谢!

    老板娘立刻知趣地告退。

    等陆母将花插好,修文这才玩笑说,爸,你刚才还说情商没提高呢,你瞧妈都年轻20岁了。

    陆父笑着没吭声。

    陆母也顾不得许多,在陆父脸上亲了口。

    修文见此突然玩笑说,爸,你不会给其他女孩子也送吧?

    说得陆父母都一愣,陆母立刻说,老实交代。

    陆父忙说,现在管得那么严,谁敢呀?再说,我跟你没法比,纵使想送,也没人要呀。

    说笑着,两人又喝了好几杯。

    陆母一高兴,也拿出杯子跟爷俩各碰了一杯。

    唯独爷爷不肯喝,弄得奶奶也没法端杯。

    修文见爷爷死活不肯喝,无奈之下只好一本正经开场:“祖屋项目是我个人借了文婷八百万开始实施的,目前项目进展良好,款项也已经付了四百多万,还有多少要付不大清楚。当然,如果项目停止,要赔偿多少也不清楚。”

    在场的,除了陆父,都有些目瞪口呆,不知修文演的是哪一出?

    修文扫了眼大家,这才继续说:“是我欠考虑,当时没写欠条,也没书面说明,这八百万用来干嘛。

    现在蒋小姐做人流并栽赃给我,还逼我跟她成婚。我不答应,所以蒋家要我立刻归还八百万。

    蒋家律师说了,如果不赶紧还,蒋家将以情感诈骗的罪名起诉我,因为数额巨大,我肯定要坐牢。

    所以,必须还钱!

    我查过账了,目前我的存款能凑齐四百万,勉强够已付部分,但后面肯定还有款要付,这就得砸锅卖铁了。

    我们家唯一值钱的,就是这套房子。所以,将房子卖掉,大概能保我不坐牢。

    这样一来,不仅项目彻底完了,我们也得住回那套两居室去。”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再回到从前?能回去吗?

    修文表情有些沮丧:“我想过很多办法,违法的、不违法的,都想过,但行不通。

    石田是日本茶道协会的会长,他得到消息后决定帮咱们,投八百万。前提是爷爷去一趟日本,跟他们作一次交流。”

    “你想都别想。”陆爷爷很决定地否决。

    “我刚才又跟石田商量过了,充分考虑到爷爷的感受,所以我们决定只让爷爷去日本看病,交流的事由我完成。”修文道。

    “你要去呢,我拦不住你,但别扯上我。”陆爷爷显然不吃这一套。

    “但问题是,日本老一辈的就只认爷爷,不认我。”修文说。

    “我还没追究你骗我的事呢,你倒是得寸进尺了!”陆爷爷提高了声音。

    “这不是没办法吗?人家石田只要你去看病就给八百万,真的是很帮咱们。”修文尽量放低声音,“就当我求你了。”

    “是帮你赚钱还是讨钱?当时生病我宁可死都不去赚钱,现在倒好,去向日本人讨钱?”陆爷爷说着站了起来,“我困了,要去睡觉。”

    “爷爷,请你坐下!”修文也是脸色铁青,咬牙说。

    陆爷爷显然不吃这一套,继续往房间走。

    “我以陆家隐主的名义!”修文没起身,只是加重了语气盯着陆爷爷。

    陆爷爷愣了下,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修文。

    奶奶见此连忙过去拉陆爷爷坐了回来。

    见爷爷别别扭扭的坐在那不吭声,修文知道必须刺激他一下,否则事情真的很难办。

    “你说,我们陆家到底哪辈子欠你什么了?”修文盯着陆爷爷说,“让你投胎到我们陆家来祸害人。”

    房里一片寂静。

    修文说:“早年间你祸害你兄弟,后来你祸害你儿子,现在,你又祸害你孙子!”

    “你……”陆爷爷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修文的手直颤抖。

    修文不管不顾地说:“不是吗?早年间你为了自己的面子,高价拍下云南马家的茶,害得家中经济拮据。

    你生病,让爸妈一辈子的存款都花光了,还倒欠几十万,结果你一句不治了,那些钱能回来吗?

    现在眼睁睁看着我全部的积蓄即将化为泡影,居然还好意思说不帮我讨钱!

    你还是个男人吗?我借的钱都在干嘛,你不知道吗?

    陆家祖屋,陆家祖屋!

    在坐的,从陆家祖屋唯一受益的只有你,享受过祖屋的辉煌。

    对于父亲,陆家祖屋等于地主成分,让他憋屈一辈子。

    对于我,在陆家祖屋你们现在居住的长工屋里玩耍等于低人一等!

    你说,修建陆家祖屋为了谁?”

    陆父已满脸泪水,他恳求道:“修文,别说了,是爸没本事。”

    修文忙说:“爸,你别老自责了,据我所知,你对这家已经很尽责了。

    据我所知,人民公社时,爷爷赚的工分跟奶奶一样多,别人家的孩子只放一头牛,为贴补家用,你却放6头牛。

    在村里,你们这一辈中,你是唯一一个大学生。

    等大学毕业,这个家就靠爸妈的工资养活。

    这让我摆脱了长工屋,至少是城里的两居室。

    如果不是爷爷生病,你们自己也早买房了。”

    说得陆母差点哭出声来。

    陆父不希望修文再说下去,于是说:“雨瑶爸不是说可以帮忙吗?”

    修文看了看陆父,苦笑了一下说:“如果真借了,那就应了网上那句话,我陆修文就真的是吃软饭的了,前面依靠文婷,后面依靠雨瑶!”

    陆父一听就反应过来,看来这句话雨瑶说过,否则修文不会一直不去看雨瑶。

    没想到如此浪漫的999朵玫瑰背后,居然是这样一个故事。

    陆父意识到,修文也不可能接受雨瑶家的帮助,看来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修文决意将话说完:“原来我以为,得第一是件很辛苦的事。

    但遇到茶癫后我才知道,拿第一更多的是靠祖宗遗传的作用,眼、嘴和鼻敏感而已。

    大家想想,茶癫学了一辈子的茶,我学了三年,可他照样输给我!

    另外,陆家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茶经秘要》。

    我看过宋末元初时期隐主留下的笔记,战乱导致他们流离失所,可他却在逃荒过程中详细考察了茶叶栽培过程中南北方对地理要求的差异,并图文并茂地给出了南北方茶树种植的最佳地形和山势。

    再说元末明初,同样是战乱,当时的隐主却对各家炒茶及发酵方法做了深入探讨。

    那可是战乱,生死攸关!

    所以我想,文革再怎么乱,也乱不过战乱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这回,轮到陆爷爷崩溃了。

    修文清了清嗓子后说“过去爸爸老说爷爷是寄生虫,我还觉得爸爸不该这么说,现在想想,绝对没说错。”

    话一出口,大家的表情顿时丰富起来。

    陆父正要开口,却被陆母悄悄拉了一把,奶奶很平静,表明她在一定程度上认可修文的说法,爷爷则是更加愤怒和绝望了。

    修文平静地看着陆爷爷,继续说:“我其实只想问一句,除了享受陆家荣耀,如寄生虫般祸害陆家三代人外,作为一代隐主,你为陆家做过什么?”

    爷爷气得站了起来,指着修文说,你…你…,可你了半天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幸好,一个上海的电话打断了修文的谈话。修文猜是蒋家律师,就开了免提,对方说是蒋家的法律顾问,要跟你谈一下还款的事。我现在已经在火车上了,明天到,希望见一面。

    修文也想通了,说好吧,你到宜丰后给我打电话,咱们约个地点见面。

    挂断电话,修文这才说我困了,睡觉去。另外,爷爷明天将你的决定告诉我,我好跟蒋家的律师谈。

    修文说着,也懒得管其他人的感受,径自上楼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