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都市言情 -> 权少独宠:容少,领证吧!

第616章 同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616章 同门

    “其实路易斯这人吧,变态、花心、浪荡,但是专门挑最人伤口撒盐却很少……”也不知道爱丽丝跟他之间发生过什么,这让徐子荞忍不住好奇,视线也就忍不住就朝着摔得摊开在地上的速写本投了过去。

    呃,怎么说呢……设计图其实画得很好。

    执笔的人对色彩的把握非常独到,配色热烈而不喧闹,视觉冲击非常强烈,服装的线条也都是最符合设计法则的剪裁。

    “看起来挺好的。”徐子荞中肯地评价,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虽然看起来死气沉沉的,但左右比我画得好多了。”

    想当初,对他的缪斯,路易斯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华国内的娱乐圈跟时尚圈还泾渭分明,更别说国际上,还想过要好好雕琢雕琢她,不仅送她进学校系统的基础学习,更是亲自上阵,手把手地教。但是可惜的是,徐子荞应该是在这方面缺少了九分的天赋,剩下那一分还得看运气,通俗点讲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几次三番气得路易斯怀疑人生,甚至扬言要封笔……咳咳,路易斯这个爱服装设计胜过生命的人肯定只是气急了说说而已,但总之,她的确是他带过最差的一个了。

    不过,好歹是鬼才设计师亲自带过的学生,虽然这辈子也别想出师了,但怎么着也还有些眼光。

    “呵呵呵,挺好的?”路易斯白了徐子荞一眼,忍了忍,胸口一口浊气始终咽不下去,恨铁不成钢地说,“教出你们两人这种学生,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一个学生志不在此,不仅没半点天分,更是对他这个(强制推销的)“授业恩师”避之唯恐不及。

    另一个学生呢?虽然天赋异禀,可就是缺了点东西,有型而没有神韵,更重要的是还橡皮糖一样缠着他,怎么甩都甩不掉!

    还有谁比他更悲惨?!

    “你可别搞错了,是你撒泼打滚非要教我的。”说完,徐子荞的目光忍住不飘到另一个人身上——爱丽丝竟然是路易斯的学生?

    徐子荞惊讶之后,转向路易斯的目光就谴责得更加露骨:“路易斯你果然是个没有底线的色狼,竟然连自己的学生都不放过!”

    “你瞪什么瞪!”

    “我瞪你了吗?我分明是在用眼神提醒你,一个学生不成材,可能是天资的问题,但是学生都不成器,分明是老师的问题。要么是老师眼光差不会挑学生,要么是老师自己没本事,不会教学生。”仗着容寂在这里,有人撑腰,徐子荞不仅歪理一堆,还非常之理直气壮,“你是哪种?”

    爱丽丝蹲在地上捡拾自己手稿,闻言动作顿了顿,抱着自己画满了设计稿的速写本一言不发,表情落寞……但因她蹲着,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没有发现。

    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是路易斯亲自教导的学生,徐子荞不知道她的存在,但她却一直都直到徐子荞,更知道她们之间的不同。

    徐子荞是一个演员,她无心服装设计,路易斯就威胁利诱坑蒙拐骗用尽手段收她当弟子。

    他对自己的作品视若珍宝,但是徐子荞要借,他从不拒绝。

    每次徐子荞出现,路易斯都会排开所有的日程,专心陪她——即使是因为作为创作灵感的来源,她每一年能排给路易斯的时间也非常有限……

    一桩桩一件件,徐子荞跟她太不一样。

    所以,即使未曾见过面,但她讨厌徐子荞。

    只是她没想到,上帝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喜欢恶作剧。一直讨厌的人,就一面而已,无法继续讨厌了。

    但,心里那些因为路易斯的区别而产生的羡慕嫉妒却并没有丝毫减少。

    另一边,路易斯已经被徐子荞气得粗喘了几口气。当初他是被什么玩意儿糊住了眼睛,非要收她当学生?

    路易斯指着爱丽丝,对徐子荞吼道:“你今天胆子很肥,翅膀也很硬嘛!给我说,她的这堆东西哪里不好?要是说不出来,哼,荞,即使你低声下气地求我,我也不会再把我的孩子借给你!”

    徐子荞暗自吐舌,往容寂身后缩了缩。完了,又一时嘴快,这不,惹火烧身了。

    “咳,路易斯啊,你瞧瞧,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呢?我这不是跟你开开玩笑吗?来华国这么久了,就没有热情的大妈大婶们给你科普养生之道吗?保持心情愉悦,要大度,别动不动就生气……”小声对容寂道,“容先生,你快靠近我一点,一定要保住我的小命。”

    容寂依言退了一小步,直到感觉徐子荞几乎半贴在自己身后。

    这个距离让徐子荞很有安全感,戳了戳容寂的侧腰,见前方宽阔的背影微微僵硬——这是她无意间发现的,刀枪不入的容少将,怕痒。

    容寂反手捏住徐子荞的右手,阻止她继续作乱。

    眼珠滴溜溜地转,徐子荞坏笑着伸出左手……哪知,还没碰到衣角,左手也被捉拿归案了。

    这下,不得不老实了。

    双手都被钳制住,徐子荞却并不在意,反而顺势直接靠在容寂的背上,小声说:“容先生,要不然咱们砸开库房的大门,抢了就跑,怎么样?”

    捏着她的大手紧了紧,像是在警告她。

    “不要在我面前跟你的男朋友嘀嘀咕咕!”路易斯吼道。

    容寂淡淡抬眼。

    那冰刃一样的目光让路易斯怔了一下,飞快地又朝徐子荞喊道:“快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声音却比刚刚小了不少。

    见路易斯脸色铁青,徐子荞状似无奈地说:“哎,行行行,说设计图说设计图……”

    爱丽丝仰头望着徐子荞,双手把速写本朝徐子荞的方向递过去,湛蓝色的双眼中又有期待又怕受伤害。

    徐子荞说:“咳,爱丽丝的设计嘛,颜色浓烈,碰撞感强烈,线条设计也是中规中矩……”

    路易斯看样子是忍无可忍了,指了指门口,打断她:“你可以滚了。”

    “诶诶,听我把话说完呗。你瞧瞧你,这性子真得养养了,一大把岁数了,着什么急啊。”

    路易斯额头上的青筋蹦了蹦,“我只比你大十三岁。”

    “一轮了大叔,”徐子荞毫不留情地吐槽,然后满怀歉疚地看了一眼爱丽丝,“言归正传,这个设计,虽然没有错处,但是也没有灵气。就像照着尺子画出来的,所以颜色浓烈却没有活力,碰撞感强烈却尖锐,冲突大于融合,线条规矩却死板……”

    这些评价都很中肯,但是对一个热爱设计的人来说,这种“中肯”比天生的偏见更有杀伤力。徐子荞一直关注着爱丽丝,自然也看到了她捏着速写本边缘,用力得泛白的手指。

    哎,这……

    还让她怎么说得下去?

    徐子荞暗骂了一声路易斯这个借刀杀人的混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