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都市言情 -> 状元是我儿砸

第98章安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https://ww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是娘子缺钱,还是死当为妙,死当三百两,活当只能拿到一百两,这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我家当铺更能给得起高价的地方了。”

    掌柜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仿佛是在施舍黎清似得。

    黎清见掌柜这般态度,当下决定换下一家了。她迅速从掌柜手中抽出盒子,用布裹了抱在怀里,一句话没留,转身就走。

    “诶诶诶……唉呀!”掌柜在原地气的跺脚,这什么女人嘛!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黎清才不管之前的掌柜怎么样呢,她现在找到了另一家当铺。这家当铺看起来1有些寒颤,在她之前有一人正在当衣裳。

    “实话说,你这衣裳只值十个铜币,再不能多了。”当铺掌柜挑了挑那人手上的衣裳,似乎在看衣裳的完整性。

    “掌柜,再多给点吧,就多给点,我娘子她需要钱,大夫已经给了最后的期限了,求求你了,掌柜爷。”那人祈求道。

    掌柜的把眉心一皱,想了想说道:“行吧,行吧,再涨五枚。”

    “谢谢掌柜的,好人有好报,掌柜一定会富贵平安一辈子的。”

    那人拿了钱,给掌柜做了个揖,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店门。

    掌柜这才回头看到了黎清。

    ……

    “这竟然是琴绝大师的真迹。”掌柜看了看黎清,觉得她也不像是缺钱之人,怎么连这样的宝贝都给当掉?

    掌柜叹了口气问道:“娘子选择活当还是死当?”

    黎清道:“活当,他日定来赎回,还请掌柜小心保管。”

    “琴绝大师可是制作首饰的高手,曾经是宫廷匠人,后来眼睛不好才被放逐出来,可他制作的首饰依旧令人趋之若鹜,娘子这件若是被那些喜欢收藏之人得知,定会卖个更好的价钱。”

    “我并不打算卖,若非家中遭逢乱事,我也不会当掉它,掌柜开个价吧。”黎清道。

    “如果娘子死当,我倒是可以给到千两白银,可若选择活当,就得折半了。”

    掌柜的看上去是个实诚人,黎清道:“活当,我还会赎回来。”

    “既选择那便签下这份契子。”掌柜推出来一张纸。

    黎清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最终她拿起笔,写下典当赎回日期为一年之后,签上了自己的大名,随后按下手印。

    一年后黎清将携带千两白银来赎回这套首饰。

    当铺怎么可能会有好人的存在,方才是黎清想多了,掌柜看似纯善的背后,装的是商人的无利不往。由此黎清断定这套首饰的价值远高于千两白银。不同的是,这个掌柜对宝物持着欣赏的态度。

    掌柜将首饰放进盒子里,拿出五百两银票递给黎清。

    “这是天齐通用银票,凭借此票可在任何钱庄提钱。”

    黎清顺手接过道:“多谢,一年后我会赎回我的东西。”掌柜点点头。黎清在上京城里逛了逛。

    这里的繁茂是无法想象的,房屋建筑高大上,门前摊贩林立,屋舍铺子串联,水边船只拥挤。挑担的,推车的,背篓的……多不胜数。

    这里让黎清看到了一种乐旭县从未有过的人的活跃气息,还有文化和古韵。

    黎清什么也没买,她走了好久才出了城,城里实在是太多人了,她找不到机会瞬移。

    回到十里塘之后,黎清去县衙,买了几十亩地,花了差不多一半的银子。

    朝廷抑制土地兼并,黎清差点儿就被定义为土地兼并者了,要是像上次买房一样交税,她得吐血。

    “这里是二百两,城西的荒地我买了一部分下来,带着你的人去那里造屋住下来,先种一季的粮食。”黎清对梁山显说道。

    这些人大多都是佃农,被天灾冲毁了家园,无法交付收益给地主而破产,现在有地给他们种了,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梁山显震惊极了,几天前都拿不出钱来,几天后就能拿出几百两,这钱不会是抢来的吧?这女人做土匪的资质颇高啊。

    最终丈量了土地,规划好了房屋建设基地。这些人是日后黎清的劳动力啊,黎清的如意小算盘打的响响的。

    得想个法子把这片荒地都买下来,之前天灾这片地死过很多人,所以几年来都没有富人敢触碰,这倒是便宜了黎清。

    到了荒地,这把那号人才真正的看到了他们的恩人长什么样。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愿意给他们土地种,不过还是有质疑之声,生怕黎清把他们变成奴隶。

    但是有地种毕竟要付出代价,契约一定是会签的,就是不知道签是哪一种。

    “这片地离河水也不远,灌溉起来应该不难,明年就开始种植棉花,今年来不及了。”黎清站在大石头上,望着大片的土地,这都是她的了。

    咱现在也是有地一族,名副其实的地主了。

    美滋滋。

    黎清回去之后便将计划形成文字,交给梁山显。他身边有个文钦,如果将梁山显比作将军冲锋陷阵,那么文钦绝对是个合格的军师。

    有这两个人在,黎清能省很多事。

    一月之期将至,苏徐宁早在半月之前就已经收到了请愿书。

    为了完成和黎清的约定,他一直压着此事,就等月末和黎清来个里应外合,彻底解决民怨。

    梁山显被单独押往县衙,苏徐宁装模作样的进行了审问,让民众看到梁山显被打入大牢。

    实际上黎清已经让他改头换面。

    三浪子的名号从这世上彻底消失,只留下梁山显之名。

    这天下同名同姓之人颇多,也不在乎百姓能够联想到什么。黎清让梁山显和文钦两人带上信任的人,组成一个商队,用黎清卖掉话本以及铺子里赚来的钱,进行各地访查,等一年之后棉花收成再回来。

    之前那个黑头痣已经被梁山显驱逐出去,交给他表哥看管。一个楞头青而已,无足轻重。

    黎清的铺子和田地都步入正轨之后,她也就闲下来了。

    大多时间都在十里塘陪伴着孩子,顺便和柳二爷研究研究纺纱机和织布机。

    黎清势必要让它们适用于棉花的纺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