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手机阅读

笔落阁 -> 历史军事 -> 我带偏了平行世界

第二十五章 八十八岁老将申请出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北地荒原。

    驯龙岗!

    如今正值开春时节,天气尚有些微寒料峭。

    北地三郡联军大营中,总领三军的北地太守皇甫嵩正襟危坐于营中大帐内,表情严肃异常。

    “粮官何在?”皇甫嵩开口问道。

    帐下一头戴高冠的文士走了出来,恭敬道:“禀太守大人,下官在此。”

    皇甫嵩看着他道:“此次进京勤王,我大军粮草尚能支持多久?”

    那文士对答道:“陇西乃苦寒之地,我三郡存粮本就不多,再加上此次急行军三百余里,押送粮草的队伍现才走过半数路程。”

    “紧靠我部现有的粮草,只够维系一周不到。”

    “一周?”皇甫嵩闻言皱了皱眉头,“看来五日内便得拿下函谷关了,否则我等将面临进退维谷的处境啊!”

    他话音刚落,便有一身披重甲的黑面大汉走了出来,拱手道:“太守大人,我军细作已传来消息,这函谷关中驻有贼军共计万余人马,他们人多势众,若是再依靠坚城险隘据守不战,我军怕是短时间内难以攻克函谷关啊!”

    “呵呵,”此时又有一披着白色披风的将领走了出来,他嘴角生有一颗黑痣,长得一言难尽,让人一看便心生厌恶。“彭将军现在可是越来越胆小了,贼军虽说人数超过我等,但大都是些土里刨食的泥腿子,只会几手三脚猫功夫!再加上这些贼军兵器、铠甲都不如我军精良,不知彭将军何畏之有啊?”

    “老彭,不是我说你,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黑面大汉顿时被激怒了,大吼道:“苏渤,你……”

    那苏渤嗤笑了一声,却是看也不看他,转而向皇甫嵩道:“大人,末将只需三千人马,便可将躲藏在函谷关中的众贼军击溃!”

    皇甫嵩沉思了片刻,缓缓道:“既然如此,苏将军,我便给你三千兵马,你明日率军前去函谷关叫阵,我等后军伏于坡下引为后手,若是那城中贼军出城应战,就正好落于我等下怀,若是据守不出,我们也可以趁机一探关内虚实!”

    苏渤闻言拱手道:“末将领命!”

    ……

    ……

    雄关要塞,古道幽深。

    函谷关。

    城门楼此时此刻已经站满了柳云集特意挑选出来的“老弱残兵”,有些军士甚至一脸病容,扛着旌旗一副随时都要迎风摔倒的样子。

    柳云集视察了一遍城门守卫之后,不由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这会不会有些太假了?万一被皇甫嵩看穿了可就不好了!”

    其身后的典韦也嘿嘿傻笑道:“主公派这些人来守卫城关,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远处地平线处已是出现了一支轻骑,只见这支兵马中将旗随风飘扬,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苏”字!

    柳云集皱了皱眉,转身问道:“姓苏的大将,这是何人?”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函谷关渠帅——杨奉闻言想了片刻,缓缓道:“苏姓,这应该是北地太守皇甫嵩帐下破虏将军苏渤了,传闻此人性情善妒,极为自私,但一身武艺不俗,堪称皇甫嵩帐下第一大将!”

    “哦?”柳云集眨了眨眼睛,对着典韦道:“听到没?”

    典韦冷笑道:“末将却正要会会这个劳什子“第一大将”,看他是否敌得过某手中这两杆“狂歌戟”?”

    话音刚落,函谷关渠帅杨奉身后有一人朗声道:“杀鸡焉用牛刀?一个小小的破虏将军,何须典将军亲自出战?不如让末将代劳吧!”

    柳云集闻言定睛望去,只见方才说话这人肤色黝黑,面容坚毅,厚实的下巴上蓄有短髯,初望之下,便有一股英武之气扑面袭来!

    “这是何人?”柳云集开口问道。

    杨奉回头瞥了一眼,拱手道:“回禀大医,此人乃是我账下骑都尉“徐晃”,月初我奉大医将令自河东引军前往函谷关之时,将他也一并带上了。”

    “函谷关破城一战时,徐公明身先士卒,骁勇善战,斩获敌首五十余颗,末将正欲向大医为他请功呢!”

    听到“徐晃”这二字,柳云集眼皮子顿时微微一抖,暗道:“怎么是这号猛人?”

    也不怪他反应太大,实在是这“徐晃”在正史上名气太大了!

    此人乃曹魏“五子良将”之首,勤奋好学,治军严整,能征惯战,曾被曹操称赞道:“有周亚夫之风!”

    三国志曾记载过一件事。

    太祖令曰:“贼围堑鹿角十重,将军致战全胜,遂陷贼围,多斩首虏。吾用兵三十馀年,及所闻古之善用兵者,未有长驱径入敌围者也。且樊、襄阳之在围,过於莒、即墨,将军之功,逾孙武、穰苴。”

    什么意思呢?

    是说徐晃引军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解樊城之围,杀败贼军,他曹操用兵三十多年,都没见过徐晃这么牛逼的人!

    “长驱直入”这个成语就是由此衍生而来的。

    另外提一句,在樊城之战中,徐晃击败的“贼将”,叫“关羽”!

    由此可见徐晃之能!

    柳云集略微思虑了片刻,便抚掌道:“我太平道向来是赏罚分明,徐骑都尉杀贼五十余人,论军功当官升二级!”

    “来人啊,传我将令,升徐晃为牙门将,统五千人,授将旗,一岁得谷五百斛!”

    从事主薄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徐晃闻言大喜,他也没想到柳云集这么快便将他升到了牙门将职位。

    “末将谢大医大恩大德!”

    柳云集笑呵呵的托起了他,道:“起来吧,将军在军中哪有跪着说话的?”

    “诺!”徐晃起身,请命道:“大医,末将新逢右迁,正是立功之时,不如便让末将引五千兵马出城迎敌吧!末将愿立军令状,不斩杀敌方贼将绝不回城!”

    “好好好,既然徐将军主动请命,那我只好成全你了,”柳云集面色一正,道:“徐晃听令!”

    “在!”

    “吾命你引左军五百,出城迎战,记住,此战只许败,不许胜,违令者军法处事!”

    “额……”徐晃不由得怔住了,“许败不许胜?这……”

    柳云集看了他一眼,责问道:“徐将军为何还不动身?是想抗命不尊吗?”

    “末将不敢!”徐晃连连解释道,“末将这便出城去了。”

    ……

    ……

    函谷关下!

    如今已是晌午时分,烈日当头,但好在只是初春时节,并不是特别炎热。

    北地太守皇甫嵩帐下破虏将军苏渤正引军驻马与城下,军伍之间暗结战阵。

    “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太平贼,当朝陛下仁厚敦实,勤政爱民,天下苍生深蒙圣恩,无不感激涕零,只有你们这些该当被剥皮食肉的畜生,才敢对一位如此仁德的圣君下手!”

    “贼子,尔等有种就出城与我苏渤一战,看我不打爆你们的狗头!若是没种,还是缩回家呆着吧,也别学人家搞什么“农民起义”了!”

    他正骂的欢快,妄图以这种方式激怒城中的太平军出城与他死战,谁料喊了半天城中也没个什么动静,气得他脸色涨红。

    就在此时,函谷关下两扇厚实的西城门竟是缓缓打开了。

    一位骑着黑色健马的壮硕武将一马当先,马蹄声急促,自城里奔了出来。

    “贼将勿狂,河东徐公明在此!吃我一斧!”

    徐晃马快,只一瞬间便逼近到了苏渤身边,挥舞着手中大斧向他迎头劈去。

    斧影重重,闪烁着寒光,苏渤大惊!匆忙之间只来得及横刀抵挡。

    刚接下徐晃这一斧之后,徐晃迅速变招,斧面一记横扫!

    “砰”!

    这苏渤的实力与徐晃实在是差太远了,反应不及直接被徐晃从马背上击飞了出去。

    两方对阵的军士们都愣住了,徐晃也愣住了。

    柳云集的将令是“许败不许胜”,他记得清清楚楚,他也正是打算这么做的。

    徐晃本想与这苏渤交手上一个回合再佯装不低败退,这样一来给敌人造成的迷惑效果也比较真实。

    可是徐晃万万没想到,这苏渤竟然如此之菜!连他两招都接不下来。

    这实在是太出乎徐晃的意料了。

    不是说好的什么“帐下第一大将”吗?

    其实徐晃能如此快的致胜,不仅得益于他武艺高超,也与他的马快脱不开关系。

    苏渤第一招没能反应过来仓促去接已然落了下乘,第二招再想接住确实是有些难为他了。

    “这……”

    眼见苏渤被打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激起尘土飞扬,徐晃带领的这些老弱残军们顿时你望着我,我望着他,窃窃私语了起来。

    “对面这领兵大将也太弱了吧,什么东西啊这是?”

    “这败的也太快了吧?要是统兵大将都如同此人一般,那我觉得我也能做将军!”

    “李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上你也行?”

    “徐将军,对面这贼将刀马疏松,一身武艺破绽百出,根本不配当将军的对手,不如让在下替您出战吧!”

    “将军,还是让在下来吧,八十八岁老将申请出战!”

    听着敌兵你一言我一语的,这些嘲讽的话语,苏渤的脸色顿时被气的一阵青一阵红,他就地打了个滚蹦了起来,强辩道:“小子,你不过是占了马快的便宜,若我苏渤有所准备,你岂会是我的对手?”

    徐晃正愁怎么输给他,好不违背柳云集的将令,如今见他不服,顿时喜笑颜开,和颜悦色道:“没事没事,你若是不服,就快些上马,我们再来比过就是!我等你!”

    “哼!”苏渤冷哼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来人,扶我上马!”

    一亲兵快步跑到了苏渤身边,捡起了他的兵器,小声问道:“将军,要不我们还是先退兵吧,这城中虚实我们都已摸索的差不多了,再战下去也是徒劳无功!”

    苏渤正要找回场子,那肯这般轻易撤军,怒吼道:“别废话,快扶我上马,我还能再战!”

    “……”

    这次上马之后,苏渤倒是正常发挥了一把,再加上徐晃刻意放水,两人倒也是斗的有来有回,一个回合下来,徐晃渐渐有些“气力不支”了,虚晃一招之后策马便走,仓皇逃进了城内。

    见他匆忙逃窜,苏渤也不追赶,而是跳降下来,横刀立马哈哈大笑道:“小子,知道你苏爷爷的厉害了吧?你能与我过上这么多招,已是你的殊荣了,哈哈哈!”

    “走,撤军!”

    ……

    ……

    函关古道。

    道路尽头山坡之下,皇甫嵩正引一路兵马伏于道旁,提防着函谷关中守军追杀出来。

    这时忽然有马蹄声响起,探马来报,却是苏渤撤军到了此地。

    皇甫嵩见状大松了一口气,迎上前去,问道:“苏将军,如何?”

    苏渤大手一挥,不屑道:“禀报太守大人,我于城下观测打量许久,那函谷关内布防空虚,守城军士皆为老弱之辈,实在不堪一击!今日末将前去叫阵,从关内杀出一黑脸将军,也是武艺平平,不出一个回合便被末将杀的逃回了城中,再也不敢出来了。”

    “哦?”皇甫嵩闻言眼睛一亮,“我听闻这函谷关守将名为“杨奉”,一杆银枪使得出神入化,罕有人能与他力敌!此人原是太平贼镇守河东的渠帅,月前才被调任到了函谷关,与你交战者可是此人?”

    苏渤摇了摇头,否认道:“那杨奉的画像末将还是见过的,与我交手者并非此人,不过那厮自称“将军”,想来应是杨奉手下一员贼将了!”

    “嗯,”皇甫嵩仔细的思量了片刻,道:“既然守城贼军势弱,我等不若挑选城关布防薄弱处,夜袭攻城。对函谷关的城防地势,吾早已烂熟于心,回去我们便可召人商议攻城事宜。”

    苏渤闻言,顿时抱拳道:“末将便请为先锋,攻进城池,为我军扫平前往洛阳的通道。”

    皇甫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此事还须多做筹谋,先回营再说吧。”

    “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